-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人是誰?看起來好熟悉,莫非我上一世遇到過?”

蘇辰眉頭緊皺,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隻是,重生之後,許多上一輩子的事就像是蒙上了迷霧一般。

除非比較印象深刻的,否則許多人,自己都早已忘記了。

“奇怪了,這人氣息並不強大,可怎麼能做到屍骨不化呢?”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疑惑,心神之力散開,仔細觀察起來。

突然,這蒲團上老人嘴裡閃過一抹寶光,引起了蘇辰的注意。

“小子,那老傢夥嘴裡含著的玉珠,可是寶貝中的寶貝啊!”

禿毛鸚雙眼放光,死死盯著蒲團老人的嘴巴。

蘇辰心神一掃,頓時看到了。

那老人嘴內含著一顆玉珠。

這玉珠散發出濃鬱的光芒,不斷融入到老人的屍體中去,使得他的肉身不腐。

“千靈珠。”

蘇辰驚呼一聲。

千靈珠,天階下品法寶,擁有千靈之氣,不僅可以保持肉身萬古不化,可能夠加速修煉。

一個合靈境武者,若是修煉到融丹境,需要十年時間,可如果能得到千靈珠,那麼隻需要一年時間,便可踏入融丹境。

這就是千靈珠的強大之處!

“小子,我們趕緊撬開這老傢夥的嘴巴,將那千靈珠取出來吧!”

禿毛鸚一臉急不可待,恨不得馬上動手。

可它身子剛一動,馬上就被蘇辰給阻止了。

“算了,千靈珠雖然是至寶,可這畢竟是人家的陪葬品,動了它,這老人的屍體,必將灰飛煙滅。”

蘇辰沉吟片刻,搖了搖頭道。

雖然,他還冇弄明白此人的身份,可是蘇辰心底有種直覺。

上一世,自己應該是認識對方,並且還打過交道。

隻是,蘇辰也有些疑惑,自己重生回到少年時期,那麼,上一世有打交道的人物,現在應該也都活得好好的纔對啊!

蘇辰壓下心底的猜疑,搖了搖頭,起身要離開。

“小子,這可是寶物,真的不要啊?”

禿毛鸚雙眼冒光,說道。

“走吧,有些東西能動,有些東西不能動!”

蘇辰深深看了這老人一眼,轉身間,就要離去。

這個地方絕對不簡單!

還是,不要逗留太久好!

蘇辰剛轉身要走出茅屋,突然,身後傳出一陣波動。

那盤膝坐在蒲團上的老人,渾身燃起了一陣火光。

蘇辰猛地轉身,睜大了眼,好奇的看著這一幕。

蒲團老人身上的火光,越發濃鬱。

到最後,將他整個人給吞噬了。

四周,一片寂靜。

這火光,漸漸散去。

到最後,隻留下一個赤金色的丹爐,漂浮在半空中。

蘇辰臉色一愣,伸手時,碰觸到這丹爐。

轟的一聲。

蘇辰腦海內,彷彿有驚雷炸開,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本尊天虛子,留寶,贈予有緣人!”

蘇辰雙眼一縮,腦海內,掀起了無法形容的轟鳴。

“天虛子!天虛子!原來是他”

蘇辰輕喃一聲,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不可思議。

“不,不對!上一世,我登上蒼龍戰帝之位,乃是百年之後,那個時候天虛子也踏入了大帝之境,我還跟他論道過!”

“按理說,這個時候的天虛子,也許還未崛起,也許已經嶄露頭角,可不管是哪一種,都不應該是這個已經歸墟的老人。”

蘇辰臉色漸漸凝重起來,心底內,隱約間,他有了猜測。

隻是,這個猜測還充滿了不確定性,需要他去驗證。

“有趣,這座九潭秘境恐怕不一般啊!”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淡笑一聲。

“恐怕,這裡麵藏了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

對於接下來的行程,蘇辰更加期待了。

因為,這是未知,也是機緣!

更是自己與這個時代的天驕,爭鋒的機會!

蘇辰抬手一抓,赤金色丹爐飛來,落入手中,仔細打量。

轟!

刹那間,一道道浩瀚資訊湧入腦海內。

那是關於丹爐的簡介,還有使用方法。

“天階極品丹爐,九龍天爐。”

蘇辰輕喃一聲,目光落在這爐鼎四方,頓時看到,有九條飛龍,刻畫得栩栩如生。

“啊小子,這丹爐可是個好東西啊,比起那千靈珠,要好多了。”

禿毛鸚反應過來後,驚呼一聲。

方纔,那突如其來的一幕,也把它唬住了。

“這老傢夥,把戲還真多,死了還玩這麼多花樣。”

禿毛鸚嘀咕了一聲。

“真的死了麼?那可未必!”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輕笑,轉身時,走出了茅屋。

這件九龍丹爐雖然是至寶,可以蘇辰目前的修為,根本催動不了。

當初,柳絮在斷龍山脈內,以半步化嬰境的修為,催動一件天階法寶,結果都一臉蒼白。

如果蘇辰以他現在的修為,去催動九龍丹爐,後果隻有一個,那就是他自己直接被吸乾。

禿毛鸚雙眼冒光,四處轉悠起來,顯然是冇找到靈藥,有些不甘心。

“走吧,這裡冇什麼好東西了!”

蘇辰伸手拍了一下禿毛鸚的額頭,轉身間,走出了茅屋。

“小子,你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那老傢夥還活著?”

禿毛鸚落在蘇辰肩膀上,一臉疑惑道。

“有些人,死了並不是真的死了,武道可通神,一切皆有可能啊!”

蘇辰目光一閃,意味深長道。

“什麼嘛!”

禿毛鸚聽得直犯迷糊,不知道蘇辰在打什麼啞謎,隻得多問。

可惜,蘇辰隻是笑一笑,什麼都冇有多說。

蘇辰走出茅屋,剛踏上那白色小橋,四周白霧,頓時瘋狂湧來,在他麵前凝聚成一個白色漩渦。

漩渦轟鳴,擴散間,露出陣陣的傳送力。

“嗯?”

蘇辰疑惑的回頭看了一眼,發現那茅屋,已然不見。

“小子,發生什麼了?”

禿毛鸚沉聲問道。

“冇什麼,走吧!”

蘇辰往前一步,踏入到傳送漩渦中去。

刹那,消失。

廣袤大地,一座枯敗的石山之巔,坐落著一片黑色宮殿。

這些宮殿,占地無數,雄偉壯觀,十分不凡。

特彆是正中間那座大殿,更是高達千丈,散發出陣陣滄桑的氣息。

這個時候,殿內,有個灰袍老者,盤膝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