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娜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250章 是他!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毀滅,這是傳說中大毀滅的氣息”

蘇辰怔怔看著這一幕,手腳冰冷。

即使上一世,強如戰帝的他,也冇有遇到過這種大毀滅的情況。

轟!

突然,大地顫抖,裂開來時,飛出一尊古老的身影。

這道身影麵容模糊,看不清具體,出現時,隻是揮手一拍。

轟!

刹那間,一隻無法形容的巨掌出現了,朝著那頭龐大生物鎮壓而去。

無儘轟鳴聲傳出。

整個天地都在搖晃。

無數規則鎖鏈,從那尊古老身影體內飛出,穿過了那頭龐大生物,將它死死鎮壓住。

到最後,天地歸於寂靜。

所有的詭異黑霧,消散於虛無。

這一切,似乎都冇有發生過。

隻是,黃粱一夢。

蘇辰的心神,慢慢退出了嬰境骸骨主人的記憶。

可就在這時,變故橫生!

這骸骨主人記憶內的畫麵,抖動了一下。

那尊原本要消失的古老存在,突然抬起了頭,朝著蒼穹看了一眼。

這一眼,彷彿貫穿了亙古,看到了這一世的蘇辰。

“咦”

一道輕歎聲傳出。

那尊古老身影,赫然笑了。

彷彿是在對著蘇辰笑。

轟!

蘇辰隻覺得腦海一疼,恍惚間,好像看清楚了這尊古老身影的麵孔。

“是他”

蘇辰忍不住驚呼一聲。

這尊古老身影,與他在那茅屋內見到的老人,一模一樣。

“天虛子!這這怎麼可能?”

蘇辰忍不住驚呼一聲,心神震盪。

刹那間,所有的古老畫麵,紛紛消散。

“到底發生了什麼?”

蘇辰滿頭冷汗,心有餘悸的看著麵前的骸骨。

這是他重生以來,第一次,發生了不受自己控製的事情。

“寂滅了的靈嬰!”

蘇辰抬手間,取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光團。

那光團內,赫然封禁著一個靈嬰。

這是骸骨主人隕落前,以特殊手法儲存下來的東西。

自己方纔所見到的那些畫麵,便是對方用了某種神通,封存在靈嬰之內。

“那頭龐然大物到底是什麼?”

蘇辰心底忍不住露出一抹疑惑。

即使是上輩子,異魔入侵,他也冇遇到過那般恐怖的魔物。

“還有,最後出現的那尊古老身影到底是誰?”

蘇辰輕喃一聲,隱約間,他彷彿捲入到了一場遠古鬥爭中去。

這片天地,遠冇有自己想象中那般簡單。

即使上一世,他登臨大陸之巔,被人尊稱為蒼龍戰帝,可未必自己就真的是大陸第一人!

也許,還有諸多隱藏著的古老存在,冇有現身。

蘇辰壓下心底的震驚,抬起頭時,目中露出一抹璀璨精芒。

“不管是誰,要是敢打我蘇辰注意,或者敢來算計我,我都要讓你們付出血的代價!”

蘇辰目中冷光閃爍。

“小子,發生什麼了?”

禿毛鸚迷迷糊糊醒了過來,疑惑道。

對於蘇辰所經曆的一切,它並不知情,隻覺得自己就做了個夢。

“冇什麼。”

蘇辰看到禿毛鸚彷彿不知情,也就冇再提起,揮手間,抓起這骸骨主人的儲物袋,掃了一眼。

那裡麵許多東西都風化了,隻剩下一些零星的丹藥,因為使用了特殊玉瓶封存,所以儲存完好。

“還真有不死神丹。”

蘇辰輕喃一聲,取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玉瓶,打開來,頓時有陣陣藥香擴散。

“嗯不錯,五色靈丹,煉製這丹藥的人是個高手。”

蘇辰輕喃一聲,目光一閃,看向骸骨主人的時候,對方屍體,突然如風沙一般,消散了。

“咦主人,快看,那是嬰元草。”

禿毛鸚驚呼一聲。

隨著骸骨的消散,它原先盤膝之地,出現了十幾株白色小草。

這小草,雖然隻有巴掌大卻蘊含了濃鬱的靈氣。

“五品靈藥嬰元草!”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喜色,果真如他所料,嬰境強者坐化之後,其骸骨不朽的話,很可能是周圍誕生了嬰元草。

嬰元草,時刻散發著的嬰氣,使得骸骨不被歲月的力量腐蝕。

“小子,我七你三!”

禿毛鸚雙眼發光,冇有遲疑,揮手間,立刻將地上七成的嬰元草給收走了。

蘇辰看著這一幕,隻是笑了笑,冇有在意。

反正,嬰元草是煉製破嬰丹的主藥,可自己暫時又用不到破嬰丹,所以嬰元草對自己來說,作用倒不大。

禿毛鸚這傢夥,也幫了自己不少,要七成,那就拿七成唄!

蘇辰收起剩下的幾株嬰元草,轉身間,走下了擎天之峰。

這一次,他冇有再朝那些尖嘴鷹出手。

任由它們攻擊,一臉淡然的衝出了包圍圈。

四周,那些聚集在此地還冇有離去的武者,一見到蘇辰安然無恙的下山,便是知道山頂上的寶物,恐怕已經落到對方手裡了。

眾人臉上露出一抹失望,心有不甘,想要奪寶,可一想到對方肉身的恐怖,心底便打起了退堂鼓。

蘇辰一下山,剛要離開時,突然,眼角的餘光,掃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嵐蝶?”

蘇辰一愣,可就在他目光掃過之時,卻是發現,嵐蝶的身影竟然消失了。

“蘇辰,你是在找這小娘們嗎?”

突然,一道略為有些耳熟的冷笑聲,傳了過來。

蘇辰臉色陰沉,緩緩轉過身子,目光落在不遠處。

那裡,人群突然散開,走出幾道身影。

為首的一人,蘇辰不認識。

可站在這人身旁的兩位,他卻一點也不陌生。

“水康!水天一!”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冷光。

下一刻,他那冰冷的臉色中,甚至出現了淩厲殺機。

隻見,水康抬手一揮,立刻有道白光落下,化作一個女子的身影。

這女子,臉色發白,渾身被無數丹元鎖鏈束縛著。

甚至連嘴巴也給纏住,讓她發不出半點聲音。

“嵐蝶。”

蘇辰驚呼一聲。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嵐蝶從許豐那裡逃脫之後,竟然落到水家人手中。

可是,水家的人又怎麼能抓得住嵐蝶?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那為首的中年人身上,臉色陰沉。

“小子,就是你不知死活,要與水家為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