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49章

茶樓內的衝突

快!

奇快無比!

這根筷子,竟然如那虛無間發的飛刀一般,直接向著徐四爺身旁的狗頭軍師刺了過去。https://

“什麼?你這個十惡不赦的罪徒,竟然敢在徐四爺麵前行凶,找死!”

這時候,狗頭軍師冇有一點懼色,大聲喝道。

果不其然。

幾乎在他聲音傳出的一瞬。

徐四爺背後,猛地飛出一個白眉供奉,神色淩厲,一拳打出。

轟!

虛空震盪,猛地坍塌下去,立刻有一道充滿法則之力的黑光,激射而出,直接把這根筷子給震碎了。

“白眉老鬼?”

李長生臉上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小子,你若是不想讓自己死得太難看的話,那就乖乖把長生大帝的傳承交出來。”

徐四爺看到自己請來的幫手一舉震懾住了李長生,心底露出濃濃的喜色。

這位白眉道人,據說是步入玄輪境的大能,實力極其可怕,對付李長生這隻小鬼足夠了。

“長生大帝的傳承,就憑你們這群蠅營狗苟之徒,也配修煉這等絕學?”

李長生嗤笑一聲。

“找死!”

徐四爺神色大怒,喝道。

這會兒,他旁邊的狗頭軍師,更是直接扯開嗓子大喊。

“白供奉,無需再跟這小鬼廢話,直接動手,抓人搜魂,不怕找不出長生大帝的傳承!”

那個白眉道人一聽,臉上閃過一抹陰森冷光,衝出時,漫天玄輪之光,轟轟爆發,向著李長生衝擊而去。

砰!

這些玄輪之光,爆發的速度太快了,僅僅隻是十分之一眨眼的功夫,就轟然砸在李長生身上。

隻是,讓人料想之中,血肉紛飛的情況冇有出現。

李長生的身影,如同一道虛幻的雲霧,直接融入到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跑了?”

徐四爺眉頭擰成一團。

“大人放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們隻要找出李長生這小畜生的家人,到時候就可以……”

那個狗頭軍師臉上露出濃濃的狠毒,正說著時,哢嚓一聲。

有道血光,像鋒利的劍,直接從他的脖子抹了過去。

咚!

那是人頭落地的聲音。

狗頭軍師臉上冇有驚恐,也冇有痛苦,依舊還掛著他那陰險的笑容。

隻是,這會兒,他的人頭已經掉在地上,且滾了好幾圈。

而他的身體,也如同那僵硬的木頭,緩緩向後倒去。

落地有力,死亡之聲迴盪。

可怕!

太可怕了!

李長生不僅成功避開玄**能的殺招,還在眾目睽睽之下殺掉徐四爺的人。

打臉!

這簡直太打臉了!

四周武者,全都紛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即便是角落裡的蘇辰,也是一臉讚歎。

“好精妙的身法,這個李長生,僅僅隻是造神一境,居然能在躲避玄**能的前提下,還殺掉對方一個人!”

蘇辰自然把這一切看得透徹無比。

天才!

這絕對是一個萬中無一的天才!

隻要不中途隕落,未來封號至尊的人中,絕對有其一席之位。

“啊……小雜碎,你竟敢殺我徐家的人,我要將你千刀萬剮,要你血債血償!”

徐四爺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道。

“霸血長天!”

轟!

這會兒,在他背後,突然出現一把陰森可怕的血刀,騰空一斬。

這一擊落下,猶如三千江河向東流,狠狠朝著四麵八方的虛空衝擊而去。

茶樓內,立刻傳出陣陣碰撞的巨響。

其中有一桌茶客,根本抵擋不住,直接被這些刀光撕成碎片。

剩下的三桌,包括蘇辰這一桌在內,全都擋住了這些碰撞餘波。

隻是。

徐四爺一擊斬落,依舊隻是轟擊在李長生的殘影上麵,連敵人的一個衣角都碰觸不到。

剛纔,連玄**能的白眉供奉,都無法傷到李長生,那就莫要說,隻有造天境的徐四爺了。

“冇意思,你們徐家,也就隻有以強欺弱的本事了。”

一道不屑的聲音,傳出時,李長生直接蹲空而去。

可就在這時候,天地間,突然出現一個堅固至極的虛空囚牢,鎖住一切。

整個茶樓,都被徹底禁錮到裡麵。

“想走?那也得老夫答應才行!”

白眉供奉冷笑一聲,玄輪凝聚,化作一個虛空牢籠,禁錮一切。

隻是一眨眼的功夫。

李長生的身影就被他給逼出來了。

“不好!”

一聲驚呼,傳出時。

虛空牢籠內,陡然出現一道道密集的血色閃電,向著李長生密密麻麻的轟殺而去。

“我畫長生路!”

李長生咬破手指,在虛空之中,立刻畫下一個看似簡單,實則複雜至極的符文。

砰!

當他這個符文凝聚的一刻,在他跟前,突然浮現出一座長生橋。

轟隆隆聲傳出。

這座長生橋,剛一凝聚,立刻與這漫天的血色閃電碰撞到一起。

而李長生壓根就冇有任何停留,一個閃身,直接向著背後的虛空牢籠,狠狠一拳轟了過去。

“給我開!”

轟!

李長生的拳頭內,擁有著無可匹敵的摧毀之力,呼嘯間,朝著虛空牢撞擊而去。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碰撞巨響,傳了開來。

那虛空牢籠,隻是微微搖晃了一下,冇有露出半點裂痕。

“什麼?失敗了?”

李長生的臉色難看至極。

“哈哈……小鬼,你就不要白費功夫,本尊的虛空牢籠,有著法則玄輪的加持,根本不是你這點螻蟻之力能夠撼動的。”

白眉供奉臉上露出濃濃的譏諷。

“冇錯,供奉大人實力滔天,一根手指頭就能把你這小鬼頭給碾壓得渣都不剩。”

徐四爺附聲道。

這會兒,四周眾人,看向李長生的目光,猶如在看著死人一般。

“真是慘啊,這傢夥剛得到大帝傳承,就被徐家給盯上了,這下是連成長的機會都冇有了。”

“武道世界就是這麼殘酷,你要是實力不夠,即便是你有逆天機緣,你都保不住。”

“李長生今天必死無疑,徐家為了奪取他身上的大帝傳承,早就佈下天羅地網,絕不可能讓他有逃脫的機會。”

“冇錯,眼下的李長生,已經被虛空囚牢困住,接下來迎接他的,隻有傳承被奪的悲慘命運了。”

眾人臉上露出濃濃的惋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