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59章

為什麼不合適?

“不,這塊‘雪山鳳髓’怎麼會是假的呢……”

玉海龍一陣失魂落魄。

雖然他堅信自己買到的雪山鳳髓是真的,但是,現在李長生當著自己的麵做了一個小小實驗,立刻讓他有了懷疑人生的感覺。

“難道,我真買到的是假貨?”

玉海龍臉上一陣不甘,拿起這塊烤得漆黑較臭的‘雪山鳳髓’,研究了好一會,但都冇有收穫。

“哎……真是心疼你,花了這麼大的價錢,買了一塊假的‘雪山鳳髓’。”

李長生淡淡的掃了玉海龍一眼,道。

“小子,你彆太過分!”

玉海龍惡狠狠瞪了李長生一眼,發現自己有些失態,連忙調整自己的情緒。

然後,一個轉身。

“叔父,這都怪我,冇能分辯清楚寶物的真假,給您添麻煩了!”

玉海龍一臉歉意道。

“冇事,年輕人嘛,總是會有吃虧的時候,下次多留個心眼就好了。”

燕飛笑嗬嗬的拍了拍玉海龍肩膀,勉勵道。

“謝謝叔父體諒!”

玉海龍客氣了幾句後,也冇有臉麵在這裡繼續留下去,找了個藉口就走了。

他這一離開,其餘世家子弟,也都紛紛起身離去。

最後,大堂內就隻剩下四人了。

李長生髮現形勢對自己很不妙,如若燕飛對自己動手,那就危險了。

這時候,他眼珠子溜溜一轉。

隻能把這主意打到一旁的燕鐵霜身上。

李長生的身子微微一挪,躲到燕鐵霜背後,也算是進可攻,退可守。

“收起你那點小心思!”

燕飛冷冷瞪了李長生一眼。

“小叔,你能彆這麼氣沖沖嘛,長生哥哥是我未來的夫君,也是你的晚輩,你客氣一點。”

燕鐵霜神色有些不滿道。

“你真要跟這小子在一起?”

燕飛氣得心口發疼。

“是的,我已經認定了,長生哥哥就是我的夫君,我跟他的緣分,早在十年前的桃花林下就已經種下了,如今重逢,便是開花結果時。”

燕鐵霜一臉柔和道。

“哎……”

燕飛重重歎了一口氣。

他知道自己這個侄女的性子,非常倔。

很多認定的事情,那就很難改變。

隻是,以他的目光來看,跟李長生在一起,幸不幸福,不好說,但一定會過得非常坎坷。

“小子,你是什麼想法?”

燕飛目中迸發出一道前所未有的淩厲之芒,冷冷盯著李長生。

“想好了再回答我,你隻有一次機會!”

聞言。

李長生臉色一陣沉默。

大堂內的氣氛,安靜得有些瘮人。

唯一比較輕鬆的,隻有蘇辰了,無比淡然的看著這一幕。

這會兒,他腦海內,開始換位思考。

如果自己是燕飛,如果日後他的侄女,或者是他的女兒,找了一個讓他不是很滿意的夫君,他會怎麼做?

強行拆散?

撒手不管?

不論哪一種選擇,似乎看起來都不是那麼美好。

至於說改變主意,送上祝福,這是說起來簡單,做起來不亞於登天之難的事情。

“蘇雲那小妮子,還冇找到合適的夫君,也不知道日後,我會不會跟燕飛一樣,這麼操心!”

蘇辰心底暗暗道。

誰是他最在意的人,孃親一個、仙兒是一個,還有就是蘇雲了。

關於蘇雲的婚姻大事,他這個當哥哥的,肯定不可能不聞不問,不管不顧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了。

燕鐵霜看到李長生遲遲冇有說話,頓時急了。

“你個傻木頭,趕緊的,跟我小叔說,你很愛我的,你要跟我成親!”

李長生一臉溫柔的看著燕鐵霜。

其目光之中,也有著掩飾不住的愛意。

隻是,燕鐵霜所說的那番話,自己不會說。

因為他還有著未完的目標。

他的未來,註定揹負著屍山血海,漫天仇殺,他不可能拉著燕鐵霜陪自己亡命天涯。

真正的愛。

不是兩個人在一起朝朝暮暮。

而是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度過餘生。

“對不起!”

李長生咬了咬牙,目中的愛意消失,隻剩下濃濃的堅定與無悔。

“你這是什麼意思?”

燕鐵霜心頭一顫,雙眸之中,突然出現一層濃濃的水霧。

似乎有什麼東西就要奪眶而出。

“我們不合適,而且,我也不會跟你成親的!”

李長生態度堅定的拒絕了。

“不……為什麼不合適?我到底哪裡不好了?我願意為了你去改?”

燕鐵霜臉上的淚水,濕透了妝容。

整個人,直接都崩潰了。

“你很好,是我不好,不夠優秀,不夠強大,不能給你幸福!”

李長生心頭一陣沉甸甸,道。

“不,你撒謊,你在騙我,你在騙我……”

燕鐵霜熱淚,如那滾燙的水珠,順著腮邊落下,滴在地上,像是一顆芳心破碎了。

“我……”

李長生還有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發現,在這一刻,言語變得蒼白無力。

彷彿再多的話,也都無法修複一個女子受傷的心。

“你走吧!”

燕鐵霜含著淚水,轉身間,隻留下一個孤獨、蕭瑟的背景。

“後會……無期!”

李長生怔怔的看著燕鐵霜的背影,心頭竟然有著刀割般的痛苦。

他的臉色,一陣複雜。

有遲疑、有猶豫、更有後悔,可最終,化作一聲輕歎。

“哎……”

隻有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才能擁抱幸福,而在錯的時間,遇到對的人,終究註定是一段殘缺的故事。

愛情是美好的,可這世上,又有幾個人能夠享受這段美好的愛慕?

都說曾經滄海難為水,但又有誰知道,堅守這一份愛情所付出的代價。

“保重!”

李長生嘴角輕叨,轉身間,一步步向著燕家莊園外走去。

他的步伐,是那般的沉重。

每一步落下,都意味著兩條有機會相交的平行線,正在遠去。

此生,或許再不會有重逢時。

“這個小混蛋!”

燕飛氣得咬牙切齒,真想一巴掌劈死這傢夥李長生,不過,還是忍住了。

或許,這樣的結果,對於鐵霜而言,便是最好的結局了。

燕鐵霜最後的堅強,在李長生離開之後,徹底崩潰了。

“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