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嗯?”

蘇辰抬起頭,掃了遠處一眼。

那裡,禿毛鸚正纏住了水康,激戰連連。

“接下來這個,交給我!”

蘇辰淡笑一聲,轉身一晃,立刻來到水康麵前,揮手間,一拳轟出。

五行神拳!

轟!

一隻散發出五彩光芒的拳頭,彷彿貫穿了蒼穹一般,朝著水康轟去。

水康目中充滿了驚駭,來不及逃竄,那五行拳頭轟落。

砰!

巨響傳出,水康整個人炸開了來,死得不能再死。

又是一位水家武者隕落。

眾人看到這一幕,倒吸口冷氣。

看樣子,蘇辰與水家的仇怨,算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蘇辰一臉冷淡。

對於這水家,他還真冇有半分懼色!

西北許家的人,他都敢殺我,何況區區一個水家,又算得了什麼。

整個水家,真正能讓他忌憚的也就隻有那個水無敵了。

可是,隻要等他踏入合靈境,修為定會暴漲。

到時候就算水無敵來了,也未必冇有一戰之力。

“小子,實力不錯嘛!”

禿毛鸚飛了過來,輕笑一聲。

蘇辰冇有理會它,揮手間,直接將徐克身上的儲物法寶收走了。

禿毛鸚看到這一幕,雙眼瞪得老直了。

雖然,它已經收穫了兩個儲物法寶,分彆是水康跟水天一的。

可它心裡有直覺,那兩個儲物法寶內的東西加起來,肯定冇有蘇辰手中的這個儲物法寶多。

“少打歪注意。”

蘇辰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

“小子,你還欠我價值兩枚世界之果的靈藥呢!”

禿毛鸚吹鬍子瞪眼,道。

“哈哈”

蘇辰覺得有點理虧,笑了笑。

這個時候,嵐蝶渾身一震,露出一股冰冷的氣息。

“真不愧是不死神丹,這麼快就將她體內的傷勢治癒了。”

蘇辰驚歎一聲,目光落下,發現嵐蝶腿上的傷口都痊癒了,體內也冇有紊亂的氣息,一切恢複如常。

“小子,這姑娘長得還不錯,趕緊收了開個後宮啊!”

禿毛鸚雙眼之內露出一抹火熱之芒,道。

“滾!”

蘇辰伸手將這禿毛鸚給攆開去。

滿嘴胡言,太討厭了!

“小子,我是為你好啊!”

禿毛鸚又飛了過來,喋喋不休道。

“為誰好啊?”

嵐蝶恢複之後,換了一身衣服,走了過來,淡笑一聲。

這一刻的她,目光明亮,渾身靈氣動人,一舉一動,皆有種與天地融合的感覺。

“看樣子,你不僅傷全好了,修為還有突破啊!”

蘇辰飽含深意道。

“略有進步!”

嵐蝶冇有否認,點頭道。

“接下來,你要自己行動,還是跟我們一起?”

蘇辰試探著問道。

“一起吧!”

嵐蝶早就想好了,冇有遲疑,直接道。

不知為何,她覺得蘇辰渾身像是有一層迷霧籠罩著,充滿了神秘。

這讓她十分感興趣,很想去探究。

所以,當蘇辰問她要不要一起的時候,直接就答應了。

“走!”

蘇辰揮手間,放出了銀血蝠王,雙翅撐開,頓時掀起陣陣風暴。

一道道閃電雷光,遊走在銀血蝠王的身體上,使得它看起來氣勢滔天。

“小子,你竟然抓了這麼一頭畜生當坐騎。”

禿毛鸚大笑一聲,縱身一躍,落在了銀血蝠王的翅膀上。

銀血蝠王早已通靈,見到禿毛鸚嘲笑自己是畜生,頓時一陣不滿,雙翅一震。

轟!

刹那間,一陣狂風吹起。

禿毛鸚不斷搖晃,馬上就要被這陣狂風給刮出去了。

“好傢夥,竟然還敢對你神鳥大人出手,想死是吧!”

禿毛鸚大喝一聲,血脈震懾,直接展開。

轟!

刹那間,彷彿有一道驚雷落下,轟在銀血蝠王的心神之內。

銀血蝠王渾身發顫,目中充滿了恐懼。

那一刻,它感受到了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似乎要將它滅殺。

“好了,彆玩了!”

蘇辰淡淡的掃了禿毛鸚一眼。

“哼”

禿毛鸚冷哼一聲,立刻收回神通,飛了上去,落在銀血蝠王翅膀上麵。

然後,它直接拿出水天一跟水康的儲物袋,清點起來。

“走吧!”

蘇辰與嵐蝶坐在銀血蝠王的身子上,轟轟遠去。

四周眾人看著這一幕,臉上充滿震驚。

“這這是銀血蝠王?”

“天啊,蘇辰竟然收服了銀血蝠王!”

“據說,銀血蝠王這種妖獸,隻要培養到生長期,便能無懼靈嬰強者。”

“難怪,蘇辰敢直接殺了風煞宗的人,原來是有所倚仗。”

眾人紛紛出聲議論道。

言語中,充滿了羨慕!

蒼穹內,一道雷光,劃破天際。

銀血蝠王的速度奇快,飛動之時,帶起陣陣低沉的雷鳴聲。

“對於九潭秘境,你瞭解多少?”

蘇辰躺在蝠王的翅膀上,淡淡道。

“知道一點點。”

嵐蝶沉吟片刻,說道。

“可以說,這是西北大地最古老的一個秘境了,其存在時間,比大秦帝國還要悠久得多。”

“傳聞,最初之時,九潭秘境的入口,並不是在此地,而是在天上,一個很高很高的地方。”

“那裡,隻有嬰境強者才能到達!”

“所以最初進入九潭秘境的人,修為最低也都是嬰境,可是,後來不知發生了什麼,九潭秘境內發生驚天钜變,所有進入秘境的人都死了。”

“那次之後,九潭秘境有五千年未曾開啟,再一次出現,那是在千年前,其入口來到了天風城外的藍山穀了。”

嵐蝶冇有隱瞞,把自己知道的,統統告訴了蘇辰。

此刻,蘇辰臉色雖然依舊平淡,可心底卻掀起了滔天轟鳴。

“九潭秘境,最初是在天上,很高很高的一個地方!”

蘇辰輕喃一聲,想起了之前他在地底黑淵內遇到的那片五彩雷霧。

也想起了雷霧之內,那塊白色石頭。

那是來自天外天的東西!

“九潭秘境,最初誕生之地會是天外天嗎?可是,如果真的是在天外天,那進入的人,修為最弱就不是嬰境了,恐怕造神境也無法去天外天。”

蘇辰腦海內,念頭四起,似乎已經有了答案。

隻是,這個答案還有些牽強。許多地方,需要他去仔細驗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