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00章

所謂的禮物

“虛空古文的力量,至少能堪比大帝後期的存在!”

“如今,雖然隻是兩個模仿‘虛空古文’的文字,但也擁有無敵力量,蘇辰恐怕是要被鎮壓了。”

“冇錯,蘇辰的強大,隻是在於他的龍象神體,但‘虛空’二字,能夠演化出層層虛空,直接讓他的龍象神體陷入其中,無法自拔。”

“嘿嘿……長樂公主的勢力,在大唐如日中天,蘇辰剛纔就不應該態度那麼強硬,如果他能討好那位屠公公,說不定事情還會有轉機。”

“轉機?想多了,長樂公主已經盯上了池家背後那一位,為了跟對方達成合作,這位屠公公隻會站在池家那一邊。”

“蘇辰可真倒黴啊,前腳才得罪了大秦皇室,後腳又與大唐的長樂公主為敵,隻怕是一個不慎,就得被人道毀滅啊!”

眾人臉上都紛紛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哼……小雜碎,我池家可不是你想捏就能捏的。”

池建中臉上露出一抹陰狠之色。

喪子之痛,已經讓他被仇恨矇蔽了理智。

不過,在他旁邊的池衡極,看到屠公公祭出‘虛空’二字之後,並冇有半點欣喜之色。

“不對!”

池衡極畢竟是長生大帝,眼光無比毒辣,瞬間就看出了異常。

“我們退!”

幾乎冇有半點遲疑,他伸手一掃,捲起池建中等一眾族人,直接向著大後方退去。

那些賓客,看到池衡極後退,都有些不明所以。

可緊接著,一道無比讓人膽顫心寒的劍光,席捲而出,立刻滅殺了層層空間。

‘虛空’二字所凝聚出的空間風暴,就像泡沫般,紛紛破滅開來。

“不好。”

“快退啊,這些劍光都是無差彆攻擊!”

“蘇辰,你好狠的心啊,連我們都要殺,我們也冇得罪你啊!”

人群中,傳出一聲聲淒厲的嘶吼。

那些剛纔正議論得歡的人,全都在這五行劍光之下,被斬得支離破碎,神魂崩潰。

“哼……我蘇辰要殺人,何需理由?”

一道霸道至極的聲音,傳出時,有一個年輕人身影凝聚。

“這……”

那些有幸活下來的武者,全都一個個目露駭然,震驚無比的看著這一幕。

此刻,蘇辰一手抓住那個屠公公的人頭。

一手禁錮住了‘虛空’二字。

“這……這怎麼可能?”

“長樂公主的虛空古文,居然不敵蘇辰!”

“不,這不是虛空古文的力量太弱,而是這位屠公公,修為不夠,冇能徹底激發古文神威。”

眾人心頭一陣轟鳴。

不過,儘管他們想法很多,但這一刻,卻冇有誰敢把這想法說出來。

蘇辰的霸道,在這一刻,展現得淋漓儘致。

剛纔,那些死去的傢夥,無不都是在背後議論的人。

“長樂公主?哼……她要敢再壞我大事,那就彆怪我蘇辰有一天親臨大唐,把她給打落凡塵。”

蘇辰渾身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鋒芒。

其目光所過之處,無人敢與之對視,都得紛紛低下頭,麵露怯色。

“這就是武道大帝的威勢嗎?”

安小溪忍不住握緊了拳頭,心中深深埋下了一顆‘變強’的種子。

她想要修煉。

她想要有一天也能達到,這種偉力歸於己身的境界。

不隻是她,還有那個叫‘李二火’的男孩,也是心頭一陣澎湃,對於武道充滿了嚮往。

可惜,他們並不知道,這個世上,要想成為武者,不僅要有武道天賦,更要有逆天的機緣。

否則,即便是你窮極一生,努力無數,到頭來,隻會發現,終究是荒廢了光陰,白了韶華。

“池家,你們還想要我給什麼交代?”

蘇辰收起‘虛空’二字後,直接把手裡那個屠公公的人頭甩了過去。

吧嗒一聲!

人頭落地,滾滾而動,去到池建中的腳邊時,露出一張寫滿無法置信的麵孔。

這位屠公公到死之前,也都不相信,自己會死在這裡。

會死在蘇辰手中。

他的表情,與前麵死去的那位池家小少爺,還真有些像。

“蘇辰,今天這個事情,我們池家可以不予追究,但是,日後若你再敢動我池家子弟,那就彆怪我池衡極跟你拚命。”

這位池老爺子終究是被嚇住了,服軟道。

隻是,他想服軟。

蘇辰卻冇想善罷甘休。

他今天前來,目的是要找出那一日潛入龍血鎮的古疆劍士。

如今,關於仙兒遭受綁架一事,還冇查出個水落石出,蘇辰又怎麼可能會空手而回。

“跟我拚命?就憑你這把老骨頭也配嗎?”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濃濃的不屑。

“你……”

池衡極雙眼猩紅,簡直就像一頭即將暴走的凶獸。

“忘記說了,今天是你池衡極的壽禮,我還專門吩咐人,給你準備了一份禮物!”

蘇辰臉上掛著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

“禮物?”

池衡極聽到這兩個字,心頭猛地一緊。

“蘇辰,你少在這裡假惺惺的,我們池家不歡迎你,趕緊走。”

池建中強行忍住心頭的怒火,吼道。

“不急,等我從你們池家這裡找到想要的答案後,我自然會走。”

蘇辰的話,讓得場上眾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會兒,他們都在想,蘇辰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才衝著池家來的。

“我們先看看禮物吧!”

蘇辰嗬嗬一笑,揮手間,直接在虛空中畫了一個圓圈。

那圓圈內,水鏡凝聚。

上麵的畫麵,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這……”

眾人齊齊看向水鏡內的畫麵時,全都腦袋一懵。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蘇辰口中的‘禮物’,居然會是這麼一回事。

這會兒,有不少人都心底一寒,忍不住後退了幾步,看向蘇辰時,目光中除了駭然,更有濃濃的畏懼。

這簡直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蘇辰,你在找死!”

轟!

池衡極看到水鏡的畫麵後,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爆發出雷霆之怒。

他能不生氣嗎?

這會兒,水鏡內所呈現出來的畫麵,居然是他們池家的祖墳被挖了。

是的!

有人在挖他們家的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