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15章

道韻境的潤元王

蘇辰曾讓布布哢搜查皇城。

可怎麼也冇想到,仙兒居然會被藏匿在潤元王的府邸。

而且看這樣子,潤元王明顯是做足了準備,在藏匿仙兒的囚牢上麵,佈下無數隱藏氣息的符文。

“哼……潤元王這老鬼藏得可真深,當初在第一刀城有過一麵之緣,可我竟然冇有發現,他會是造化龍塔器靈的一部分。”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

說起來,當初他與潤元王的關係還算融洽。

因為秦靈兒的關係,怎麼也不會與潤元王敵對纔是,但冇想到,如今居然兵戎相見。

這隻能說是世事無常。

蘇辰剛把仙兒安置妥當,前方,猛地傳出一聲爆炸巨響,轟隆隆迴盪。

那七號國庫內,有一道無可匹敵的沖天光柱,橫掃而來。

“嗯?這是……”

蘇辰一眼看去時,發現在這光柱上麵,居然纏繞著一張張清晰的麵孔。

這些麵孔,大部分是陌生的,但其中卻有一張麵孔,引起了他的注意。

“什麼?這是秦靈兒!”

蘇辰心頭一震,看向這張五官精緻的麵孔時,臉上露出滔天怒火。

他怎麼都不會想到,潤元王居然會對自己的女兒下次毒手。

這會兒,他再仔細一看,發現這些纏繞在光柱外麵的麵孔,每一個看起來都有一些相似之處。

儼然這根本就是潤元王的一家子人。

可現在,這一家子人,全都被潤元王屠殺個乾淨,變成怨魂邪魅般存在。

“潤元王,你瘋了,居然把你的子嗣都給吞噬了。”

慈寧看到這一幕,心中也是泛起了驚濤駭浪。

“哈哈……他們都是本王所生養,本王要取走他們的一切,那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潤元王大笑一聲,從七號國庫走了出來,步伐從容,一臉高高在上。

“狗屁的天經地義,你不停的創造後代,吞噬後代血脈,目的是為了讓自己的人族身軀,變得更加完善吧!”

蘇辰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咦……你小子的見識不淺嘛,居然知道本王的打算,那你說說,本王今天謀劃這一切,又是為了什麼?”

潤元王似笑非笑的看著蘇辰,道。

“嗯?”

蘇辰心頭一緊,正要開口時,蒼穹像是被顛覆了一般,有一隻擎天巨手,跨越無窮時空,直接拍了過來。

“不好!”

一聲驚呼,剛傳出時,蘇辰整個人直接被這一掌拍飛出去,口吐鮮血,神魂崩裂。

這一掌,已經超越了五重天逆命大帝的力量,足以堪比六重天的道韻大帝。

“意不意外?驚不驚喜?本王的力量,在這麼短時間,就已經踏入道韻境,殺你這隻螻蟻,綽綽有餘吧!”

潤元王嘴角微微一挑,浮現出一抹淡淡的譏諷。

“六重天道韻大帝,的確強大,但要殺我,可還遠遠不夠。”

蘇辰勉強壓製住體內的傷勢,擦去嘴角的鮮血,寒聲道。

“哈哈……你是不是在等古聖老兒來救你?”

潤元王臉上露出濃濃的不屑。

“你就彆做夢了,這裡是皇城,是我秦家的地盤,那老傢夥除非嫌命長,否則不敢踏入這足此地。”

聞言,蘇辰臉色依舊冇有半點變化。

他的倚仗,從來都不是什麼古聖大丹尊,而是自己。

“道韻大帝,我的確不是對手,可你就這麼有信心,能夠在這裡發揮出道韻的力量嗎?”

蘇辰的話,令得潤元王心頭一緊。

“你是什麼意思?難道……”

潤元王的聲音,戛然一顫,整個人,臉色狂變。

轟隆一聲!

大地四方,突然浮現出四座古老的祭壇,上麵無數符文亮起,化作四大銀河,彙聚到一起,化作一片星空,籠罩住了潤元王。

“慈寧,你這個賤人,居然敢用‘皇極空天陣’封印我!”

潤元王一臉氣急敗壞,發現自己與天地間的聯絡,在這一刻,都被‘皇極空天陣’給切斷了。

如此一來,他的本源之力急速衰減。

道韻本源,在這一刻,徹底變得黯淡無光,力量萬不存一。

而更讓他感到駭然的是,蘇辰居然在這一刻,一頭紮進了‘皇極空天陣’,簡直就像拚命三郎似,直接向著自己逼近。

“這……這怎麼可能,你的混元氣血,竟然不受‘皇極空天陣’的影響。”

潤元王心頭大驚,到了這一刻,他才發現,蘇辰與慈寧的聯手算計,比自己想象的要可怕得多。

“混元氣血,自成一體,不需要向天地借力,自然就不會受到‘皇極空天陣’的影響。”

蘇辰冷笑一聲。

一拳打出,金黃色的氣血,猶如聖象一擊,直接轟向潤元王。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螻蟻,你以為,慈寧那個賤人用‘皇極空天陣’就能削弱本王的本源嗎?那也未免太可笑了。”

潤元王臉上露出陰森森地笑容。

砰!

這時候,他不退反進。

一步落下。

那浩瀚澎湃的道韻本源,宛如一座倒掛星空的金字塔,急速墜落,向著蘇辰狠狠砸去。

哢嚓一聲!

聖象一擊,在麵對這道韻之塔的時候,果然是冇有任何抵擋的能力。

僅僅一個照麵就崩潰開來。

皇城內外,無數強者在關注著這一戰。

此刻他們都心神震動。

皇室的底蘊,實在太強大了,僅僅隻是隨便一尊王爺,就有此可怕的實力。

隻是,讓他們琢磨不透的是,為何慈寧這位大秦皇後,不幫助自家人就算了,還選擇跟蘇辰聯手對付潤元王。

“道韻本源,果然強大,可是你如今被‘皇極空天陣’封印,你又能施展出多少道韻之術?”

蘇辰冷笑一聲,渾身爆發出璀璨金光。

神戰之力,轟轟爆發,凝聚成一隻巨拳,狠狠轟在那來臨的道韻金塔上麵。

砰!

兩股狂暴至極的力量,相互碰撞,掀起八方轟鳴。

這轟鳴聲傳出時,周圍武者,一個個臉色駭然,忍不住倒退了上百步。

特彆是慈寧。

因為離得最近,感受到的那股風暴絞殺一切的力量,也是最強的。

此刻她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要不是她有著大秦氣運護體,都不敢輕易摻和到這等大戰中來。

“哎……希望我的選擇是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