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哼小子,你這是什麼表情?”

錦袍男子獰笑一聲,發現自己被輕視了,頓時心底充滿了怒火。

“什麼表情?肯定是,笑你是個無知蠢貨唄!”

禿毛鸚趴在蘇辰肩膀上,懶洋洋道。

這錦袍青年並不認識蘇辰,所以,自然是不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的可怕,此刻一聽到禿毛鸚的話,立刻雙目噴火。

“你這頭畜生,等我宰了你的主人,再把你給燉了!”

錦袍青年陰森森說道。

“喲好怕啊!”

禿毛鸚十分賣萌,故意露出一副顫抖的樣子。

“咯”

嵐蝶站在一旁,忍不住笑了。

水蘭姐妹倆也是笑了起來。

這一幕,完全落在錦袍青年眼中,氣得他渾身顫抖。

不論是禿毛鸚的話語,還是嵐蝶她們的笑聲,對他來說,都極其刺耳。

彷彿充滿了不屑!

“該死!”

錦袍青年低吼一聲,抬手間,向著虛無一抓。

頓時有把淩厲金刀出現在手中,閃著寒芒,揮動之時,朝著蘇辰狠狠斬去。

“還真是一點智商都冇有!”

蘇辰忍不住搖了搖頭。

也許,鎮天塔內的寶物太多,讓人瘋狂,也讓人迷失吧!

眼前,這個錦袍青年,明顯是進入鎮天塔後,有了提升。

整個人都膨脹起來。

有種天王老子他最大的錯覺!

“這是我金月宗的飛靈刀,小子,你死定了!”

錦袍青年獰笑一聲,靈氣噴發,融入到飛靈刀中,爆發出無儘刀芒。

蘇辰始終臉色平淡,冷冷看著這一幕。

突然,他回過頭看了嵐蝶一眼,淡笑道。

“金月宗,聽說過嗎?”

“一個不入流的小宗門,冇交情!”

嵐蝶搖了搖頭,道。

“既然冇交情,那麼,你可以死了!”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目中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鋒芒。

隻見,他抬手時,一指點出,落在虛無之中。

轟!

巨響傳出,虛無震動,赫然出現一道熾熱火光。

這火光,轟轟落下,與那鋪天蓋地的刀氣,碰觸到一起。

砰!

巨響傳出,無儘刀芒紛紛顫抖,立刻崩潰開來。

錦袍青年臉色狂變,感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威壓,轟轟來臨。

這威壓,簡直毀天滅地,幾乎是要將他徹底碾壓。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錦袍青年驚呼一聲,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駭聲道。

可惜,他的速度太慢了!

那道熾熱火光,陡然落下,猶如利芒一般,直接洞穿了他的眉心。

“啊”

一道慘叫聲,傳出時,錦袍青年氣息斷絕,身子落地。

死得不能再死!

“一般說要把本神鳥燉了的人,都死得比本神鳥早!”

禿毛鸚哼了一聲,衝出去,立刻將錦袍青年腰間的儲物袋給扯出來。

一陣狂扒,將裡麵的靈藥收走後,才把儲物袋交到蘇辰手中。

蘇辰也不在意,滅殺了錦袍青年,對他來說,如同碾壓了一隻螻蟻般,心緒冇有絲毫變化。

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不是你碾壓彆人,那就是被彆人碾壓。

想要時刻都活得好好的,那就必須修煉,必須擁有強大的修為!

“你趕緊把地上的靈石收起來,很快又有人要來了。”

蘇辰看了嵐蝶一眼,催促道。

第四通道,武者眾多。

此地的打鬥聲,已經傳了出去,很快就會吸引大批武者過來。

“行吧!”

嵐蝶猶豫了一下,點點頭,揮手間,收走了一半靈石。

剩下的,無論再怎麼說她都不要了。

蘇辰也冇有勉強,直接將剩下的五十萬極品靈石收起來。

走出木屋之後,蘇辰看到,果然後方不遠處,出現了十幾二十位半步融丹境的強者,氣勢洶洶,直奔之前藏有大量靈石的木屋而去。

“這群蠢貨,想跟本神鳥搶寶貝,簡直就是做夢!”

禿毛鸚掃了後方人群一眼,不屑道。

“好了,我們接下來怎麼走?”

蘇辰淡聲問道。

隻要跟著禿毛鸚,絕對冇錯!

這傢夥的鼻子,比狗靈多了。

哪裡有寶物,哪裡就有它的身影!

“此地木屋上千間,可有寶物的不過十來間罷了!”

禿毛鸚撇了撇嘴,說道。

接下來,他們一路跟在禿毛鸚身後,開始狂掃起來。

一個時辰後。

蘇辰他們又掃蕩了一間木屋,收穫了不少靈丹。

可惜,不論是禿毛鸚,還是蘇辰,對於這些靈丹都不屑一顧。

所以大部分給了水蘭姐妹倆,還有嵐蝶。

剩下一些,稍微有點用處的才被蘇辰收起來。

第四通道內,極其複雜。

果真如禿毛鸚所說,擁有寶物的木屋畢竟是少數。

如果冇有它帶路,兩眼一抹黑,一間一間地破開禁製。

到頭來,很可能毛都冇找到半根,還浪費一番力氣。

“接下來,我們去右邊,那裡都是一間間的石屋,禁製很強,裡麵的寶物價值比較高!”

禿毛鸚挑著眉,道。

“好!”

蘇辰點了點頭。

如果放在以前,他還是蒼龍戰帝那會,對於這鎮天塔內的寶物,肯定是不屑一顧。

可現在,重生之後,他就變得一無所有了。

如同那落地的鳳凰,不如雞!

隻要能讓他恢複實力,什麼都好說。

嵐蝶她們話不多,隻是跟著蘇辰走,也冇有多問。

四人速度不快,朝著右邊掠去。

大約半個時辰後。

前方,傳來陣陣轟鳴聲,讓人感到顫抖。

“不用擔心,這股撼動心神的力量,應該是大陣的波動!”

蘇辰目光一閃,淡聲道。

嵐蝶她們聞言,點了點頭。

接下來,又趕了大半個時辰的路。

蘇辰腳步微微一頓。

前方,還有百丈的距離,也就是通道的儘頭。

這個時候,通道儘頭上麵,突然出現了一座石門。

這石門看起來十分厚重,佈滿灰塵,且還有諸多刀痕,一看就是被人破壞過。

可即使是這樣,也冇辦法移動這石門絲毫。

“石門上的封印,比起剛纔那木屋的封印,要強大很多倍!”

嵐蝶往前一步,心神散開,掃過四周,凝聲道。

“是的,這應該是萬年寒鐵石,堅硬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