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嗬嗬孟家算什麼東西,你又算什麼東西?”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哼道。

“小子,你找死!”

孟亮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芒,道。

“哪裡來不開眼的東西,膽敢侮辱我們孟家,簡直是在自尋死路!”

“少爺!動手吧,將這小子殺了!”

“區區一個半步丹境的螻蟻,也敢挑釁我們孟家,不知死活。”

“哈哈小子,能死在這斷龍山脈之內,也算是你的福氣了。”

二十幾名黑衣人,一個個臉上充滿了猙獰,冷笑道。

蘇辰臉色,漸漸陰沉下來。

“小子,這群傢夥想搶我們的妖龍草,還想殺我們,怎麼辦?”

禿毛鸚似察覺到了蘇辰心底的殺氣,立刻出聲道。

“殺了便是。”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立刻有一道淩厲殺機擴散。

“小子,你還敢對我們起殺心了,簡直就是在找死。”

人群中,有個刀疤臉男子,衝了出來,直接出手。

其他幾人見狀,也紛紛出手。

砰!砰!砰!

虛無四周,陡然飛出九道身影,鐵拳凝聚,橫擊蒼穹,覆滅強敵。

一道道融丹境強者的威壓,擴散開來,朝著蘇辰狠狠鎮壓而去。

這出手的九人,赫然都是丹境初期的武者,一身修為,渾厚無比。

“滅元拳!”

九人齊齊低喝一聲,彼此從不同的方向出拳,欲要將蘇辰絕殺。

他們相信,就算是真正的丹境武者,麵對他們九人的聯手,也得隕落。

蘇辰臉色依舊冷淡,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哈哈小子,這是本公子的黑靈九大護法,殺人無數,你能死在他們手中,也是你的榮幸!”

孟亮神色囂張,獰笑道。

中年人站在一旁,雖然冇有出手,可也一直留意著戰場上的形勢變化。

當他看到蘇辰的臉色,始終很是冷淡,冇有絲毫變化的時候,心底猛地生出一抹不安,剛想出手阻止的時候,已經晚了。

隻見,那九名黑衣人衝過去之時,一個個目中閃過猙獰,冷笑道。

“小子,給我死吧!”

滅元拳,滔天而動,朝著蘇辰腦袋砸去。

砰!

可惜,他們原本意料中的腦袋開花,並冇有出現。

甚至他們臉上的笑容,也在這一刻凝固了。

想笑,卻再也笑不出來!

因為,這個時候,蘇辰輕輕抬起了右手,朝著虛無一點。

刹那間,五行封鎮之力擴散,定住虛無,封印一切。

包括那寒光閃爍的滅元拳,也停在了半空之中。

九大丹境強者,渾身一顫,彷彿有種陷入冰窖的感覺,無法動彈。

下一刻。

那虛無之內,陡然掀起一層漣漪,從他們身上掃過。

如同利刃一般,直接將他們的屍體切割成碎片。

轟!

九大強者的身體,齊齊炸開,化作一陣血霧,染紅了叢林。

四周,一片死寂。

所有人,睜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幕,臉上充滿了駭然與不可思議。

孟亮呆呆的看著這一幕,甚至是忘記了呼吸,忘記了逃跑。

等到他反應過來之後,第一個念頭,不是逃跑,而是大吼一聲。

“懷叔,給我出手,殺了他!殺了他!”

孟亮大聲吼道。

那中年男子臉色一沉,踏步間,出現在蘇辰跟前,目光冰冷,氣勢轟鳴。

“小子,你走吧,雖然你很強,可如果我拚儘全力,還是能夠將你擊殺!”

中年男子目光一閃,冷聲道。

“嗬嗬真不知是誰給你的自信,殺我,憑你這種貨色嗎?”

蘇辰目露殺機,冷笑一聲。

“小子,你是在找死!”

中年男子大吼一聲,怒火滔天,自己竟然讓一個半步丹境武者給小瞧了,實在不能忍了,踏步衝出。

轟!

火紅色靈氣,噴湧開來,形成一隻百丈大小的巨掌,轟轟而動。

可笑,他以為蘇辰隻是稍微有點實力的半步丹境武者。

而他,則是老牌的丹境後期強者,滅殺蘇辰,輕輕鬆鬆。

轟!

蘇辰體內氣血轟鳴,神戰之力,凝聚之時,化作驚天一拳,朝著中年男子轟去。

中年男子雖然實力不弱,可麵對蘇辰的這一拳,根本無法躲閃。

彷彿被冥冥之中一股力量給鎖定住了。

但是,他自己也冇想過要躲閃。

不知者無畏!

中年男子臉上依舊充滿了自信,一拳轟出。

砰!

一道驚天巨響傳出。

蘇辰的一拳,碰觸到那火紅巨掌,立刻爆發出恐怖的毀滅之力,摧枯拉朽,碎滅所有阻攔。

轟!

那神戰之拳,光芒湧動,轟轟前行,直奔中年男子而去。

“這怎麼可能?”

中年男子睜大了雙眼,露出一抹不可思議之色。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時,蘇辰的神戰拳,轟鳴落下,直接打在中年男子胸口上麵。

砰的一聲!

巨響傳出,中年男子冇有任何抵抗之力,整個人,炸開了來,化作漫天血雨。

寂靜!

場上,猶如死亡之神降臨一般寂靜。

孟亮,傻眼了!

其他人,全都驚呆了!

死了。

場上唯一一位融丹境後期強者,就這麼死了。

這可是他們少主的護道者,曾經,就算與半步嬰期強者過招都不敗的存在。

可現在,竟然連蘇辰隨手一拳都擋不住。

許久之後,有人反應過來,驚呼一聲。

“難道,他他是嬰境強者?”

那些黑衣人臉上紛紛露出驚駭之色。

“不這不可能!”

孟亮看著這一幕,渾身發顫,臉上充滿了恐懼,轉頭就跑。

“出言挑釁本尊,欲要搶奪妖龍草,還想這麼一走了之?”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嘲諷之色,探手一抓,直接掐住孟亮的脖子,拽了過來。

“大大人,我我不敢了,饒過我!”

孟亮臉色漲紅,聲音斷斷續續,道。

“哼”

蘇辰冷冷掃了紅衣青年一眼,右手就要用力一捏,滅殺對方。

可這個時候,前方虛無,猛地出現一片轟鳴聲。

“這位公子,還請手下留情,這是老夫的過錯,冇能教育好犬子,讓他衝撞了你!”

遠處,猛地出現一道灰色人影,疾馳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