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古之時,有一龍象,吞日月之精華、吸五行之靈氣、曉天地之變化、孕肉身之神力……”

蘇辰體內,一股玄妙之力,忽然孕育而出,遊走在他的肉身之中。

轟!

銅象之體,以靈氣燃血肉,煆筋骨,開辟人體秘境!

蘇辰這一修煉起來,體內那些隱秘的武脈,頓時浮現出來。

“什麼,這‘太古龍象訣’可以激發我體內的武脈?”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喜色,驚呼道。

‘太古龍象訣’乃是蘇辰踏入戰帝之境後才創造出來的,所以,他根本不知道這門功法竟然可以啟用武脈。

如今,機會就在眼前,他怎麼可能放棄!

“肉身之力,給我爆發!”

蘇辰低喝一聲,運轉功法,體內氣血沸騰,轟轟爆發,朝著新出現的武脈發起衝擊。

轟!

第一百零九道武脈,開!

第一百三十八道武脈,開!

第一百五十五道武脈,開!

……

幾乎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蘇辰便藉助體內的龍象氣血,開辟了八十道武脈。

再加上原先開辟的一百零八道武脈,此刻,他體內已經打通了一百八十八道武脈。

吼!

虛無八方,彷彿有一道龍象之聲響起,貫穿天地!

一股恐怖神威,從蘇辰身上爆發開來!

轟!

伴隨著神威瀰漫開來的,還有一道道靈火,正在焚燒蘇辰的身軀。

“好痛!”

蘇辰眉頭緊皺,感受著體內傳來的陣陣撕裂感,差點要暈倒過去。

靈火焚身!

彷彿血液在燃燒,骨髓在蒸發,經脈在扭曲。

一股無法形容的痛楚,瀰漫全身!

若是換做一般人,早就昏迷過去了。

可蘇辰,隻是臉色微白,雙眼之內閃著明亮之芒。

蘇辰能感受到,自己的肉身正在被一點點的改變。

那原本充滿了雜質的肉身,慢慢地,變得晶瑩剔透起來,猶如靈玉!

特彆是他體內的經脈,更是粗壯如龍,宛如琉璃,純淨無暇。

到最後,蘇辰整個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氣質變得更加出塵、縹緲!

轟!

蘇辰猛地站了起來,抬手之時,虛無中,發出陣陣爆鳴聲。

“終於凝聚出一象之力!”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精芒,輕喃道。

太古龍象之體,分八重境界,分彆是——

銅象之體、銀象之體、金象之體、王象之體!

皇象之體、帝象之體、聖象之體、龍象之體!

如今,蘇辰凝聚出了一象之力,意味著他的銅象之體達到了入門階段。

太古龍象訣,來源於昔日的‘蒼龍戰尊’,蘇辰獨創,逆天至極。

一旦修煉成功,肉身之力將會暴漲!

特彆是配合‘龍象神拳’,還有‘龍象九踏’,更能爆發出驚天動地之威。

“如今我已經是煉體入門,那麼,紫元雷沙可以拿出來用了!”

蘇辰目光一閃,想到自己之前從白水宗弟子那裡得到的一堆紫沙,頓時一喜。

紫元雷沙,可是煉體至寶。

正可以快速提升自己的氣血之力!

蘇辰抬手一揮,半間屋子多的紫元雷沙落下,濃鬱的雷霆之力,擴散開來。

“太古龍象訣,給我煉化!”

蘇辰低喝一聲。

周身之間,凝聚出一個漩渦,轟轟轉動。

開始吸收紫元雷沙的力量!

砰!砰!砰!

無數紫元雷沙碎裂開來,化作電弧,遊走在蘇辰身體上麵。

嗤!嗤!嗤!

蘇辰體內的血肉,似發出一聲愉悅的歡呼,貪婪吸收著這些紫色電弧。

紫元雷沙,所蘊含的雷霆之力,十分溫和。

蘇辰吸收起來冇有任何困難。

雷霆煉體,使得蘇辰體內的氣血,正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提升!

一象之力!

兩象之力!

三象之力!

……

隨著雷霆之力的煉化,蘇辰的力量也越來越強悍!

洞內,寂靜無聲。

蘇辰盤膝而坐,冇有散發出任何一點氣息。

洞外,禿毛鸚已經恢複了過來,正慵懶的躺在樹上,緩緩伸開翅膀,曬著陽光,好不愜意。

“還是這日子好啊,有靈藥、有寶貝、有……咦!”

禿毛鸚正在吃著靈藥,目光一閃,突然停下手中的動作,臉上露出驚奇之色。

隻見,它死死盯著眼前的洞穴。

“紫元雷沙……丫的,竟然是這等寶物!”

禿毛鸚驚呼一聲,拍打著翅膀,直奔洞口而去。

可惜,蘇辰在洞口外佈置了陣法,直接把它給攔住了。

“混蛋,怎麼把本神鳥也擋住了。”

禿毛鸚破口大罵,伸出爪子,不停亂抓。

可惜,蘇辰佈下的防禦陣法,何等強悍,它一時半會也破不開。

……

距離蘇辰修煉的山洞百裡之外。

有一大群武者,正聚集在一起。

七長老臉色陰沉得幾乎可以滴出水來,大吼一聲。

“混賬東西,這麼久了,還冇找到那個小子的下落。”

四周眾人,一個個噤若寒蟬。

“長老,你說那個小畜生會不會已經跑了?”

其中一名白水宗弟子,小心翼翼道。

“絕不可能!”

七長老冇有任何猶豫,搖頭道。

“整片區域已經被老夫封死了,那小畜生絕不可能悄無聲息逃出去。”

眾人聞言,紛紛點頭應是。

“哼……不管是那個小畜生,還是那頭禿毛鸚,老夫定要將你們挫骨揚灰!”

七長老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猙獰。

話音一落,四周溫度頓時下降了不少。

眾人身子紛紛一顫,不敢多說什麼。

“長老!”

突然,遠處出現一道黑衣身影,速度極快,刹那臨近。

七長老抬起頭,朝著來人掃了一眼。

一時間,寒光閃爍。

那黑衣弟子渾身一顫,腦門發冷,立刻跪了下去,不敢與七長老的目光對視。

“說!”

七長老冷哼一聲。

“長老,我們在南麵千裡之外的密林內,發現了那頭禿毛鸚的蹤跡!”

那黑衣弟子不敢有絲毫遲疑,迅速道。

聞言,七長老陰沉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好!很好!那隻雜毛鳥敢偷老夫的東西,老夫定要弄死它!”

七長老目光冷咧,掃了眾人一眼,狠聲道。

“還愣著乾什麼,馬上出發!”

話音一落,眾人齊齊一動。

如同風捲殘雲一般,直奔南麵千裡之外的密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