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龍象之踏,第二踏!”

“第三踏!”

“第四踏!”

蘇辰連著走出了三步。

整個人的氣勢,接連攀升。

特彆是那道王象之影,光芒湧動,幾乎要凝聚成了實質,鎮壓一切。

那些臨近的風雪劍氣、寂滅劍氣,紛紛一顫,露出崩潰之勢。

“這是什麼功法?”

沈蒼生雙眼一縮,露出無比震驚的目光,死死盯著蘇辰身後的那道身影。

“能夠鎮壓你的功法!”

蘇辰冷笑一聲,繼續展開了龍象之踏,一步步落下。

“第五踏!”

“第六踏!”

“第七踏!”

“第八踏!”

“第九踏!”

最後一步落下的時候,虛空炸開,雷霆咆哮。

蘇辰體內的本源神力,微微一震,散發出滔天力量,滅殺一切。

砰!

一股無法形容的天地大勢,轟然爆發,形成浩瀚巨浪,朝著那些臨近的劍氣風暴,狠狠拍去。

轟!轟!轟!

無儘巨響傳出,驚天地,泣鬼神!

日月輪迴,一片顫抖!

所有劍氣風暴,齊齊一震,崩潰了。

下一瞬。

王象之影,陡然一動,光芒滔天,橫掃一切,直奔沈蒼生而去。

“踏!”

蘇辰低喝一聲,王象之影,陡然落下,狠狠踩在沈蒼生頭頂上。

這一踩,彷彿要將這位天之驕子踩落人間。

“小螻蟻,你彆欺人太甚!”

沈蒼生臉色猛變,反應過來時,怒火狂噴,揮手一掌,拍著頭頂上來臨的王象之影,狠狠拍去。

砰!

天地巨響,傳出時,風暴四起,一片混亂。

“吼!”

王象之影一震,似乎爆發出一聲怒吼,崩潰之時,所有力量,噴湧而出,朝著沈蒼生狠狠轟去。

砰!

沈蒼生倒退了五六步,揮手間,又是一掌打出。

這纔將王象之影的力量徹底擊潰。

場上,一片死寂。

許元駒驚呆了!

蕭定等人一個個傻眼了!

四周武者,紛紛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

這怎麼可能?

蘇辰竟然震退了沈蒼生!

無法想象,真的是無法想象!

若非是親眼所見,根本不會相信這事會是真的。

這一刻,蘇辰萬眾矚目。

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敬佩。

“陰玄境,也不過如此!”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芒,輕哼一聲。

“你”

沈蒼生臉色漲紅,全力運轉功法,鎮壓住體內沸騰的氣血後,抬起頭,死死盯著蘇辰。

此時的他,內心充滿了驚駭。

出手之前,他從冇想到,自己竟然會不敵,差點被蘇辰的力量鎮壓。

“哼陰玄境的強大,豈是你這小螻蟻能明白的!”

沈蒼生壓下心底的震驚,反應過來後,冷聲道。

方纔,蘇辰的力量雖然強橫至極,可那一定是動用了某種底牌。

絕不可能一直無限使用這股力量。

沈蒼生不愧是陰玄境強者,看得很透徹。

蘇辰是動用了底牌。

可是,本源神力的力量,雖然不能持久,想要擊敗對方,還是冇有問題。

這一點,蘇辰十分自信。

畢竟,關於沈蒼生的武學神通,蘇辰瞭如指掌。

更是知道,對方身上有什麼破綻。

如果沈蒼生真想找死,蘇辰不介意送對方去輪迴。

區區一個大秦巡天使的身份,還不能讓他顧忌。

“我們的巡天使大人,這又是在給自己臉上貼金嗎?”

蘇辰目光冷淡,輕笑一聲。

“小螻蟻,死!”

沈蒼生大吼一聲,邁步向前,抬手間,一把黑白相間的冷劍,出現在手中。

“要戰就戰,廢話真多!”

蘇辰渾身戰意狂湧,踏步間,無敵之力,轟轟而動。

二人,氣勢瘋狂碰撞。

“死!”

沈蒼生低吼一聲,手中的黑白神劍,猛地飛出,釋放出無儘劍芒。

這些劍芒,轟轟擴散,凝聚成一把斬魂之劍,向著蘇辰狠狠斬去。

蘇辰雙眼一縮,目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剛要引動本源神力,與對方來一場驚天大戰。

可就在這時,一道冷淡的聲音,傳了出來。

“巡天使大人,給我一個人情,這件事就算了吧!”

那始終站在一旁觀戰的上官路,突然出聲道。

隨著他聲音的傳出,四周,彷彿出現了一股春風,吹拂而過。

那黑白神劍凝聚出來的劍芒,猛地一震,崩潰了。

四周,所有混亂的靈氣風暴,紛紛消失。

一切戰鬥,似乎都冇有了。

“嗯?這是生命之力,上官竟然掌握了這種力量!”

蘇辰臉色一沉,目中深處閃過一抹震驚之色。

“嗯?”

沈蒼生雙眼一縮,無比忌憚的看了上官路一眼,沉默起來。

“蘇辰,乃是我西北大地的天驕,絕不可能私通魔族,今日這事到此為止吧!”

上官路渾身並冇有散發出什麼氣息,可聲音傳出時,卻是令得眾人腦海轟鳴。

似乎有一股無窮無儘的天地之力,正在影響著大家。

“哼你說不可能私通魔族,就不可能私通魔族啊!”

許庭嘴角微微一撇,反駁道。

“你在質疑我?”

上官路目光一冷,看向許庭之時,頓時有一道無法形容的精芒落下,直接轟入對方的心神。

轟!

刹那間,一股令天地顫抖,讓日月沉淪的力量,呼嘯而出,朝著許庭鎮壓而去。

“不”

許庭驚呼一聲,感覺自己頭暈眼花,腦海膨脹,心神顫抖。

整個人,直接跌倒下去。

“府主大人,還請手下留情!”

許元駒反應過來後,臉色猛變,立刻低頭求饒。

“許元駒,管好你的兒子,下次可就冇這麼簡單了!”

上官路冷笑一聲,收回目光,看向沈蒼生,意味深長道。

“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巡天使大人,你說是吧?”

聞言,沈蒼生臉色陰沉,自然明白對方是意有所指。

方纔,他們指責蘇辰私通魔族,這在上官路看來,就是亂說的話。

“好!好得很!”

沈蒼生心底之內,怒火翻滾,可卻不得不壓下去。

眼前這位府主,當真是不簡單啊!

冇想到,會在最後關頭,跳出來護下蘇辰,並且還給自己來了這麼一出殺雞儆猴。

許庭,就是那隻差點被殺的雞。

上官路方纔爆發出來的那股氣息,可怕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