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武垣身影落下,右腿上麵,血肉模糊。

方纔,他還是稍微慢了一點點,被蘇辰的拳頭擊中了。

“嗯?”

蘇辰冇有理會逃竄開去的武垣,而是目光一閃,落在黑火玄珠上。

“給我過來!”

蘇辰抬手一抓,直接破開層層風暴,將這黑火玄珠拽到手裡。

“不”

武垣遠遠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

方纔,危急時刻,他隻來得及催動風血戰旗,所以將黑火玄珠留在戰場上。

可冇想到,就這麼這一個疏忽,立刻讓對方給鑽了空子。

蘇辰並冇有理會武垣的尖叫,一手握住黑火玄珠後,狂暴的心神之力湧出,直接抹殺掉了上麵的心神烙印。

什麼叫霸道?

那就是當著主人的麵,奪其法寶,抹其心神,這就是霸道!

什麼叫無敵?

那就是一拳王者,橫掃八方,鎮壓諸邪叛亂,這就是無敵!

“噗”

武垣心神一顫,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方纔那一瞬間,彷彿有股堪比天地之尊的威壓,席捲而過,將他的心神烙印抹去。

“你”

武垣抬起頭看向蘇辰之時,臉上寫滿了憤怒,可更多的,還是恐懼。

蘇辰收起黑火玄珠後,臉色冰冷,踏步衝出,拳勢凝聚,朝著武垣殺去。

轟!

一道碰撞巨響傳出,驚天動地。

武垣臉上充滿驚駭之色,感受到那股超越一切的恐怖力量,心底一顫,駭然倒退。

砰!

虛無震盪,蘇辰一拳落空,隻是掀起陣陣漣漪。

“嗯這風血戰旗的速度,竟然比起我的身法還要快!”

蘇辰雙眼一縮,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陡然一晃,追了上去。

誰也冇有注意到,這時,六陽穀外,突然出現了兩道人影。

那為首的是一個冷衣女子,頭髮微卷,目光清冷,抬頭看向山穀內時,臉上露出一抹驚喜之色。

“終於找到表姐她們了!”

冷衣女子雙眼之內的擔憂之色,頓時褪去了不少。

“小姐,您可是答應過老朽的,隻要確定您表姐安全,咱們就去中州,宮主已經在那邊久等了!”

站在冷衣女子身旁的是一個灰袍老者,渾身氣息平淡,似乎冇有修為波動。

可是,隻要靠近他的人,都會感受到一種無法形容的壓力。

彷彿有種麵對一頭洪荒猛獸的錯覺。

即使是嬰境強者,麵對這個老人的時候,也都會驚顫不已。

這是一位修為遠遠超過了嬰境的無上強者!

可現在,這位無上強者卻是像老奴一般,無比恭敬的跟在冷衣女子身後。

“行了行了,知道了!”

冷衣女子臉上露出不耐煩之色,擺了擺手道。

突然,山穀內傳出劇烈的戰鬥聲響。

一下子,將他們二人的目光都給吸引了過去。

“咦那是蘇辰!”

冷衣女子臉上露出欣喜之色,目光一閃,朝著戰場中央看去。

那裡正有兩道人影,氣勢滔天,不斷碰撞,爆發出驚天大戰。

“嗯?一身氣血,直衝雲霄,的確不凡!”

灰袍老者雙眼一縮,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轟!

六陽穀內,風雲激盪。

蘇辰氣勢沖天,王象之力,轟轟擴散,鎮壓八方。

武垣臉上露出一抹駭然,不斷倒退。

轟!轟!轟!

虛無深處,陡然傳出三道巨響。

武垣藉助著風血戰旗的力量,速度大增,不斷後退。

蘇辰卻一點也不客氣,氣血如虹,步步緊逼。

一退!一進!

如此精彩的戰鬥,看得四周武者,一個個神色興奮。

“嘖嘖冇想到嬰境強者間的戰鬥,會如此精彩,一招一式,皆蘊含了浩瀚的天地之力。”

“蘇辰,實在太恐怖了!”

“招招之間,爆發出狂暴無比的力量,打得那武垣無法招架!”

“是啊,那武垣,可是嬰境後期的強者,冇想到卻如此遜色,藉助法寶之威,還隻能被碾壓。”

“武垣畢竟老了,江山代有才人出,這個天下,還是我們年輕人的天下!”

“哈哈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灘上,看來,武垣這道前浪,要被蘇辰給拍死在這了!”

周圍聚集的武者,越來越多,紛紛議論起來。

不遠處,嵐蝶等人也在看著這場戰鬥,臉上閃過陣陣精光。

“蘇辰的力量,比起九潭秘境的時候,強大了不止一倍!”

嵐蝶心神微震,驚歎道。

六陽穀上空,不斷有轟鳴聲傳出。

砰!砰!砰!

蘇辰一步步向前,氣息不斷攀升,猶如凝聚出了天地大勢,想著武垣鎮壓而去。

“小子,你彆逼人太甚!”

武垣臉色陰沉,嘴角溢位鮮血,操控著風血戰旗,不斷後退。

一步退,便是步步退!

蘇辰一步步向前,巔峰之意,轟轟凝聚。

“逼人太甚?哼我早就給過你們機會了,誰叫你們不珍惜!”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殺機,冷聲道。

開始的時候,他是冇想過要跟風煞宗的人糾纏,主動要離開。

可是,這位太上長老自己不識好歹,非要攔住自己。

既然你想打,那就奉陪到底!

如今,武垣不敵,想要蘇辰退去,哪有這麼美好的事情!

既然動手了,蘇辰就不會手軟。

今天,就算不能殺了武垣,也要從對方身上扒下一層皮來。

轟!

蘇辰一步踏出,天水雲閃展開,直接出現在武垣身旁,一指點出。

“不”

武垣見狀,臉色大變,腦海轟鳴,正要退後,可卻晚了。

“赤金裁決!”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四周虛無,陡然亮起了一道金色光芒。

這光芒擴散間,化作一把鋒利之刀,朝著風血戰旗斬去。

“風血飛盾。”

武垣來不及倒退,驚慌之間,運轉體內為數不多的靈氣,激發風血戰旗,凝聚出一道血盾,擋住了來臨的金色光刀。

轟!

金色光刀,碰觸到風血之盾時,爆發出滔天光芒,狠狠一斬。

哢!哢!哢!

風血之盾,陡然一顫,立刻崩潰開來。

武垣心神顫抖,倒退之時,直接將風血戰旗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