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之前,蘇辰在天風城中,與之交惡的水家,便是水無敵的家族。

原本,蘇辰還在納悶,水無敵怎麼冇有來自己麻煩,原來是在謀劃進攻神陽宗,分不開身。

“老傢夥,交出世界之果,否則今日你必死無疑!”

古虛子目中露出一抹冷芒,大吼道。

“哈哈冇想到,我神陽子一生行事磊落,冇想到,卻養出你這麼一個白眼狼!”

神陽老祖臉色憤怒,大吼道。

“白眼狼?那有怎樣,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世界之果這等寶物,隻能是我的!”

古虛子臉上露出一抹凶殘之色,獰笑道。

“好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神陽老祖不怒反笑,死死盯著古虛子,寒聲道。

“你以為,我會把世界之果放在自己身上嗎?”

“嗯?”

聞言,古虛子臉色猛變,驚呼一聲。

“莫非,你將世界之果交給嵐蝶了?”

“哼世界之果本來就是嵐蝶帶回來的,隻不過是物歸原主罷了!”

神陽老祖冷笑一聲。

古虛子目中露出一抹著急之色,轉身間,就要去追殺嵐蝶。

可是,水無敵卻是一晃,攔住了他。

“不用急,我的人已經去搜查那娘們下落了,武鴻一定會把人帶回來!”

水無敵臉上露出一抹冷光,道。

“況且,這老傢夥的話也不能完全相信!”

“哈哈信不信由你們,水無敵,今日你進攻我神陽宗之仇,來日,我宗弟子定會殺進你們風煞宗,討一個說法!”

神陽老祖雙眼之內充滿了淩厲殺機,目光一轉,又看向古虛子。

“哼還有你,這個養不熟的白眼狼,今日。老夫就算拚掉這條命,也要將你擊殺。”

轟!

一道狂暴無比的氣勢,赫然爆發,席捲八方,直奔古虛子而去。

“老傢夥,如果是巔峰時期的你,我自然不是對手,可現在嘛,你想殺我,那是在做夢!”

古虛子冷笑一聲,揮手一拍,狂天神掌,轟轟凝聚,朝著神陽老祖轟去。

大戰,掀起了!

水無敵也是直接出手,二人,齊齊圍殺神陽老祖。

神陽老祖,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是成名天下的人物,一身修為,何等強悍。

此刻,戰鬥一爆發,便是掀起一個又一個風暴,可怕至極。

遠處,千裡之外。

半山腰上。

銀血蝠王速度慢了下來,整個神陽宗,佈置有禁空大陣,根本無法飛行。

“下去吧!”

蘇辰心神一掃,感受到虛無之內,那無所不在的禁製之力,頓時說道。

嗖!嗖!嗖!

他們三人身影落下,來到半山腰,抬頭望去,滿目瘡痍,一片狼狽。

西北大地,曾經輝煌無比的三大宗門之一神陽宗,竟然淪落至此。

這是誰也想不到的事情。

“這”

嵐蝶臉色蒼白到了極致,目光無神,看著自己的宗門,從繁華到廢墟,一陣心痛。

“風煞宗,這群王八蛋,回頭我定要讓父親出兵,將水無敵那傢夥給宰了!”

冷香目中充滿了憤怒,狠聲道。

“哎!”

蘇辰輕歎一聲,雖然,早已見慣了生生死死,可此刻看到這屍橫遍野的一幕,還是忍不住心神顫抖。

神陽宗的變故,令他想起了昨日龍血鎮的獸潮,還有蘇家的事端。

如果那個時候,不是自己擁有強大的力量,捍衛一切。

那麼,如今的蘇家,其下場,恐怖不會比眼前的神陽宗,好到哪裡去!

實力,一切終究是要實力說話。

唯有自己足夠強大,纔有守護親人,守護家族,守護生命中重要東西的資格!

三人,冇有再多說什麼,臉色凝重,紛紛一動,直奔山頂的神陽大殿而去。

隱約間,那裡還能傳來陣陣廝殺聲。

可突然的,蘇辰等人身子一頓,停了下來,抬起頭看去時。

前方,赫然衝出來一道人影,渾身是血。

“嵐蝶?”

來人臉上充滿了震驚之色。

“天舟長老?”

嵐蝶腳步一頓,停了下來,臉上充滿了陰沉。

眼前這位長老,正是神陽老祖一脈的人,跟嵐蝶關係甚好。

特彆是在嵐蝶很小的時候,她一直跟著這位長老身旁玩耍。

可以說,在她心中,天舟長老就已經是自己的親人了。

如今,親人在前,可卻渾身是血,生命垂危。

這讓嵐蝶心中一陣絞痛。

“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有,是誰傷的你?”

嵐蝶目中露出一抹憤怒,道。

這渾身是血的人影,咳嗽一聲,吐出大口的鮮血。

“嵐蝶,快走,快離開這裡,風煞宗的武鴻,正在四處尋找你的下落,想要抓住你,以此來威脅老祖。”

天舟長老聲音著急,連連說道。

“如今,老祖已經落入他們手裡,正在逼問世界之果的下落,你快走,晚了就來不及了!”

“什麼?我師父落入他們手裡了?”

嵐蝶臉色猛變,驚呼一聲。

“古虛子那白眼狼,聯合了風煞宗的水無敵,二人,正在圍殺老祖,估計要不了多久,老祖就會撐不住,所以你快走,等到古虛子騰出手來,你就再也走不掉了!”

天舟長老深吸口氣,著急道。

“蘇辰,咱們怎麼辦?我想救我師父!”

嵐蝶臉上露出一抹無助之色,看著蘇辰,道。

“那就殺上去,隻要你想,我可以為你斬儘一切仇敵!”

蘇辰渾身一震,赫然爆發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

聞言,嵐蝶心底之內,猛地出現了一道暖流。

這道暖流,一出現,立刻讓她讓千瘡百孔的心靈,修複了不少。

“蘇辰,謝謝!”

嵐蝶雙眼之內充滿了朦朧霧水,輕聲道。

冷香站在一旁,看到這一幕,心底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表姐,該不會是動情了吧!”

這個念頭,一出現,立刻讓她坐立不安了!

天舟長老並不清楚蘇辰的身份,隻是看到蘇辰隻有半步丹境的修為,可卻說出這樣的豪言壯語,忍不住搖頭。

“小子,你你彆大言不慚,趕緊離開,帶著嵐蝶離開這裡,水無敵的強大,根本不是你們能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