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啊小畜生,你你殺了武垣,啊我要你死!”

武鴻臉色憤怒,一身嬰境之力,轟隆隆擴散,引得四周風雲激盪。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自己弟弟武垣會死在這個年輕人手中。

難怪,他剛纔傳音給武垣,卻得不到任何回覆,原來是已經遭遇了不測。

武鴻怒火狂噴,死死盯著蘇辰,那目光,猶如噬人凶獸,恐怖至極。

“那是他自找死路,怪不得誰!”

蘇辰冷笑一聲。

“哈哈好一個自找死路,我看你現在就是在自找死路!”

武鴻怒極反笑,渾身氣勢轟鳴,刹那爆發,掀起滔天風暴。

轟!

武鴻踏步衝出,腳底下,有陣陣冷風擴散,如同遊龍,靈活無比,殺向蘇辰。

蘇辰速度一點也不慢,渾身光芒萬丈,衝出時,與對方激戰到了一起。

武鴻的實力,比起武垣要強大不少,二人齊齊出手,拳芒滔天,擊潰蒼穹,貫穿日月。

幾番碰撞之後,二人,齊齊分開,竟然不相上下。

“死!”

武鴻獰笑一聲,抬手一抓,浩瀚靈氣,轟轟凝聚,化作一輪血陽,朝著蘇辰砸去。

“大木神掌!”

蘇辰低喝一聲,體內靈氣,轟轟爆發,化作一隻巨大神掌,呼嘯而出。

砰!

大木神掌飛出時,與那來臨的血陽,碰撞到了一起,掀起一個又一個的風暴。

砰!砰!砰!

一連串的碰撞巨響傳出,蘇辰倒退了一步,而武鴻卻是連著退了十幾步。

“混元煉體之修!”

武鴻身子穩住之時,雙眼一縮,目中深處,閃過一抹駭然。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會是那少之又少的混元煉體武者,且境界還不低。

“小子,就算你再妖孽又如何,今天,依舊要死!”

武鴻臉上閃過一抹冷冽殺機,怒吼一聲。

轟!

隻見,他抬手一揮,陡然間出現了一片血雲。

這血雲,速度極快,飛出時,赫然形成一道利箭,鑽破蒼穹。

二人之間的激烈戰鬥,很快,引來不少武者的關注。

此番神陽宗之亂,出手的,不僅僅是風煞宗,還有不少想打秋風的武者。

“太可怕了,冇想到,那個年輕人竟然能跟武鴻交手!”

“那個年輕人?你知道他是誰嗎?那是蘇辰!龍血鎮的蘇辰!”

“什麼?他就是蘇辰,那個斬了日炎老人一臂的天驕?”

“對,就是他!”

“這傢夥可是個超級狠人,就在不久前,還在六陽穀內,將風煞宗的另一位太上長老擊殺了!”

“啊風煞宗的太上長老,那可是嬰境後期的強者?難道,蘇辰已經擁有了滅殺嬰境後期的戰力?”

四周,不少圍觀的武者,紛紛露出心驚之色。

這一場戰鬥,堪稱是王對王的決戰!

最終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轟!

又是一道碰撞巨響傳出。

隻是,這巨響剛傳開時,武鴻目光一冷,揮手間,血箭落下。

“碎!”

蘇辰目光微冷,彈指一點,古元冰火飛出,焚燒一切,立刻將那來臨的血雲之箭給擊潰了。

“小子,給我死!”

武鴻眼看情況不對,踏步間,一把血劍,陡然飛出。

“吟!”

一道劍嘯之聲,傳出時,九天驚,虛無震。

“斬!”

武鴻手中的血劍,陡然一震,散發出無邊劍氣,轟轟擴散,凝聚成一個個劍影。

劍影之內,赫然藏有一道虛幻身影。

每一個,都拿著一把血劍,擺出不同的招式。

隨後,這無數劍影,齊齊一動,所有招式,刹那爆發。

“天血一劍!”

武鴻低吼一聲,虛無震盪,所有劍影,衝出時,齊齊一斬。

這一斬,驚天地,泣鬼神。

日月輪迴,一陣變幻。

眾人紛紛倒退,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凝重。

“天血劍!天階上品法寶!”

“冇想到,武鴻竟然是得到了上古劍宗的傳承。”

“天血劍,應該有六式,不知道武鴻是否全都修煉成功,如果是,蘇辰就危險了。”

“天血六式,這可是上古劍宗的絕世武學,恐怖無比。”

周圍武者,紛紛睜大了雙眼,看著戰場上掀起的無儘風暴。

“有點意思!”

蘇辰臉色淡淡,麵對這驚天一劍,隻是伸手,輕輕一掃。

“煞神天輪!”

這一掃落下,頓時有無儘煞氣,轟轟擴散,化作一道天輪。

這道天輪,彷彿出現在每個人心神間,讓眾人腦海轟鳴,心底發顫。

武鴻雙眼一縮,臉上露出一抹駭然,來不及倒退,便見到那煞神天輪,直接擊碎了天血一斬,朝著他轟來。

“天血二劍!”

“天血三劍!”

“天血四劍!”

“天血五劍!”

武鴻臉上露出一抹寒光,揮手之時,四劍齊發。

天地轟鳴,無儘劍氣,散開至八方,演化出一道道光幕。

這些光幕之內,彷彿存在著一座座血海。

突然,血海一震,齊齊崩潰開來,化作滔天一劍,朝著來臨的煞神天輪斬去。

煞神天輪上麵凝聚而出的煞氣,雖然濃鬱,可與這血海之劍比起來,卻是顯得微不足道。

砰!

煞神天輪崩潰,虛無震盪。

血海之劍,轟轟向前,掀起陣陣漣漪,朝著蘇辰斬去。

“王象之影。”

蘇辰低喝一聲,虛無之內,陡然傳出一陣波動。

刹那間,一道紫色光芒落下,擴散開來,化作一頭無敵王象,鎮壓一切。

踏!

這道王象之影,陡然向前,直接一踏。

虛無間,頓時出現一隻紫色巨腳,朝著那來臨的血海一劍,狠狠踩去。

砰的一聲!

天地轟鳴,那血海一劍,陡然顫動,幾乎堅持不到一息的時間,便崩潰開來。

可在碎裂之時,這些血海,紛紛回到了那天血劍幕中去。

“小子,你確實夠強,能夠逼我施展出這一招,你可以自傲了。”

武鴻嘴角溢位一絲鮮血,狠聲道。

話音傳出之際,他手中的天血劍,赫然飛出,融入到血幕中去。

“天血六劍,寂滅。”

武鴻聲音冰冷無比。

傳開之時,那天血光幕,陡然一震,化作一把萬丈之大的寂滅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