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56章

這一切,剛剛開始

蘇辰稍微思考一下,便是點頭道:“行,我們就去這斷魂淵。”

既然斷魂淵這麼危險,深淵一族的強者,縱使知道他們就在斷魂淵內,也不敢輕舉妄動。

而蘇辰他們一行人,進入深淵大世界,主要是為了尋找人皇下落,而現在,既然有線索表明,人皇可能是在斷魂淵失蹤的,那他們更要前去一探究竟了。

“這……”

天武王一群人看到蘇辰他們,真的要前往斷魂淵,麵上露出濃濃的忌憚。

非是他們不願。

而是這斷魂淵真的可怕。

他怕,眼前這位氣運之子過於自大,不知深淺,冒然闖入斷魂淵,拉著大夥一起走向毀滅。

那纔是真的冤死。

冇有戰死疆場,而是被豬一樣的隊友給坑死。

這纔是最令人痛苦的。

蘇辰眼神微微一聲,頓時知道天武王在擔心什麼,隨口說道:“你放心,我們的命比你寶貴得多,不會無端去送死的。”

“這一次,我們進入斷魂淵,就先在外圍探查一下,稍有不對,立馬撤離出來。”

蘇辰很快就下了決定。

天武王也不敢再說什麼,大家都立馬行動起來。

而這個時候,布布哢手腳迅速,將他們在此地停留過的痕跡都清除乾淨,同時,還把那座能隱藏自身氣息的大陣給拆走了。

冇錯!

他就是一塊材料一顆螺絲釘都不放過的把大陣給拆走了。

天武王臉色有些難受,幾次想開口,讓蘇辰把他身上的封印給解開了。

但是,話到了嘴邊,還冇說出來,就感受到一陣陰冷的氣息籠罩而來,頓時讓他心中一寒,話都不敢說了。

他知道,這絕對是蘇辰故意的。

這群人擺明瞭不放心自己。

“算了……”

天武王心頭髮出一聲歎息。

他也知道,眼前這尊人道之子,來曆不簡單,手段更不簡單,自己也不要再去折騰了,就這樣跟著人家混吧。

隻要彆傻傻的一頭紮進斷魂淵深處就好。

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了,稍有一點風吹草動,見勢不妙,就拔腿快跑。

至於自己那個傻缺一樣的孫子,怕是鞭長莫及了,隻能希望他可以機靈一點,跟在這些人身邊,能保持清醒,不要被當做玩偶一樣,各種擺補還不知情,甚至,讓那個布布哢給賣了,還在幫著人家數錢。

“哼……時光靈族,都是一群牆頭草,冇一個好貨色。”

天武王心底重重哼了一聲。

可是,他才罵完,就看到自己孫子,在給布布哢端茶倒水,各種服務,一下子氣得他嘴都歪了。

伺候個屁啊!

都冇見你這麼伺候你爺爺我!

天武王心底一陣罵罵咧咧,很想上去,甩幾個瓜嘴子。

但最湖,他還是忍住了。

有外人在,咱得注意一點形象。

“我記得,人族在深淵大世界中,還有幾尊人王,那纔是真正的大人物,嘿嘿……到時候,這位人道之子,跟那幾尊人王對上,怕是會有好戲咯。”

他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人王,那可是道主層次,真正引道入體的絕世至尊。

而自己雖然也封王了,但是,在這些人王麵前,完全不夠看啊!

其實,之前,有人王曾拉攏過他的,隻是,他實在看不慣那位人王做事的態度,最好鬨崩了。

那位人王更是發出命令,不準任何人族勢力,支援他天武,這才導致他舉步維艱,日子越過越難。

而他天武王也是塊硬骨頭,心底裡一直憋著一口氣,知道大家都在等著看自己笑話,他也是硬氣得很,死都不願低頭。

寧願戰死沙場,也不願跟那些在看自己笑話的人王低頭。

其實,他自己也想不明白,為什麼脊梁骨硬如鋼鐵的自己,竟然會願意對一個從諸天萬界進來的小年輕低頭。

換作以前,他是寧願戰死,也不會在蘇辰麵前服軟。

可現在,或許是因為自己老了,又或許是因為蘇辰身上掌握的人皇印,讓他看到了人皇的影子,這纔有了他的低頭臣服。

蘇辰一群人,趕往斷魂淵的時候。

君一笑一夥人,此刻,卻是陷入到了無儘麻煩之中。

深淵大世界,天涯海域。

黃昏的餘暉,灑落下來,將天地照得通紅。

甚至,也把君一笑、顧恒、薛鼎臉上的表情都映照得非常清晰。

而在他們四周,密密麻麻的,整個海域上,都是一尊尊血色妖獸席捲而來,如同一片巨浪,翻滾間,吞噬了黃昏。

同時,也籠罩住了君一笑三人。

他們的衣袍都染血了,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怎麼回事?這些深淵怪物為何能精準鎖定我們的位置?”

薛鼎咬了咬牙,凝聲道。

大家都知道,眼前這些怪物,雖然可怕,但卻還無法對自己造成致命威脅。

他們真正害怕的是,這些怪物背後的主子。

一定……

一定是有人躲在暗處,操控這些怪物。

否則,怎麼會有這麼多深淵海妖暴走,發瘋一樣,追著自己不放。

這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真正的麻煩纔剛剛開始……”

君一笑眼睛微眯,喃聲道。

這些進攻的海妖,隻是一些馬前卒而已,不過是被敵人用來消耗自己力量的第一波軍團。

“如果我要是冇了錯的話,我們應該是被坑了,在空無石林的時候,我們很可能泄露了氣息,讓那些深淵怪物以為是我們救走了天武王。”

顧恒麵色平靜,分析道。

“一定是蘇辰,那個混蛋,肯定是在現場動了手腳,害得我們被這群深淵怪物給盯上。”

薛鼎眼神幽怨,咬著牙。

“不用管那麼多,既然這些深淵怪物要來送死,那殺掉便是。”

君一笑滿臉無所謂,淡聲道。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力量,正在壯大,特彆是伴隨著他殺死的深淵怪物越來越多,體內的天意,變得越來越濃鬱。

就像一團燃燒的火焰,加入了大量柴火,燒得越來越通紅。

轟!

突然,一聲巨響炸開。

四麵八方,一頭頭海妖殺了過來。

天涯海域,都是屍體,海妖大爆炸,血腥瀰漫,一地狼藉。

而這一切,纔是剛剛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