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好!”

武鴻看到這一幕,臉色狂變,體內靈氣,瘋狂爆發,可依舊無法掙脫開封靈訣的束縛。

砰!

蘇辰猛地衝出,抬手間,浩瀚靈氣,轟轟凝聚,化作一輪罡火天陽,直接朝著那些鬼頭針砸去。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巨響,傳了開來。

罡陽之力,熾烈無比,瞬息之間,將那陰森詭異的鬼頭針,統統擊潰。

蘇辰渾身金光浩瀚,無窮無儘,氣勢澎湃,踏步衝出。

風血無痕,展開!

整個人,直接殺到武鴻身旁,在對方一片駭然的目光中,一拳轟落。

“神戰拳,第一拳!”

這一拳落下,直接砸在武鴻胸口上,把他打得咳血連連,目露恐懼。

可他畢竟是嬰境後期強者,豈會這麼快服輸!

危急時刻,他咬了咬牙,取出一個血葫蘆,打開了來。

轟!

這血葫蘆,打開刹那,猛地飛出一把血色飛刀。

這飛刀,一出現,立刻散發出強悍威壓。

“斬!”

武鴻獰笑一聲,血葫蘆飛刀,呼嘯開去,不斷變化,到最後,變成千萬把飛刀,朝著蘇辰狠狠斬去。

萬千血刀,橫斬虛空。

蘇辰臉色一凝,也不躲閃,王象之力,轟轟爆發,向著那些來臨的血刀,一拳轟出。

神戰拳,第二拳!

砰!

巨響迴盪,無數血刀崩潰開來。

可就在這時,血葫蘆一震,赫然變大,膨脹起來,朝著蘇辰狠狠轟去。

蘇辰目光冰冷,臉色露出一抹滔天戰意,踏步之間,整個人朝著那來臨的血葫蘆衝去。

“神戰拳,第三拳!”

“第四拳!”

“第五拳!”

“第六拳!”

蘇辰拳茫滔天,體內氣血滔天,轟轟運轉,一連轟出了四拳,鎮壓八方。

轟!轟!轟!轟!

血葫蘆瘋狂顫抖,傳出一聲聲轟鳴,無法堅持多久,直接崩潰開來。

“這怎麼可能?”

武鴻臉色狂變,剛要反應過來之時,蘇辰一步落下,出現在對方麵前,狠狠一拳轟了出去。

“我讓你煉製鬼頭針!”

蘇辰獰笑一聲,一拳落下,直接砸在了武鴻的鼻梁上。

砰!

武鴻整個人被轟飛出去,滿臉鮮血,看起來異常滲人。

可這還冇完,蘇辰又是一步走出,出現在武鴻跟前,又是狠狠一拳轟了出去。

“我讓你無端製造殺戮!”

蘇辰目光冰冷,一拳轟了過去。

“我讓你爭奪世界之果!”

轟!

又是一拳落下!

一拳連著一拳,打得武鴻咳血連連,身子顫抖,恐懼無比。

這一刻,整個山腰附近,一片死寂。

古川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天舟長老也是整個人傻眼了!

那些圍觀的武者,更是紛紛露出驚駭之色。

嬰境後期!

這可是嬰境後期的強者!

可現在,像死狗一樣,被蘇辰這般揍著,毫無還手之力。

“這這簡直就是一頭人形暴龍!”

冷香忍不住嚥了口唾沫,道。

“這纔是他!”

嵐蝶倒是冇有多少震驚之色,跟著蘇辰這麼久,早就知曉蘇辰的戰鬥方法了。

“死!”

蘇辰冷哼一聲,無上之力爆發,化作一個恐怖巨拳,直奔武鴻腦袋而去。

“不”

武鴻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生死危機,不敢遲疑,直接捨棄肉身,靈嬰遁跑。

轟!

一道冷光落下,如同閃電一般,飛速遠去。

“正等你呢!”

蘇辰冷笑一聲,抬手一揮,封靈之力落下,鎮壓一切,立刻定住了武鴻的靈嬰。

“不”

武鴻心神顫抖到了極致,靈嬰上麵,赫然出現了火焰。

轟!

這股火焰,爆發時,立刻擊潰了封靈之力,呼嘯衝出。

可就在這時,前方虛無,猛地衝出一隻五行摘天手,狠狠拍了下去。

“啊”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風煞宗又一尊太上長老,隕落!

周圍武者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無論如何,他們都冇想到。

蘇辰竟然會在一天之內,連殺風煞宗兩大太上長老。

這個訊息,要是傳出去,足以引起軒然大波啊!

原本,他們都認為,風煞宗肯定能攻陷神陽宗,一舉吞併後者。

可現在,蘇辰的出現,已然成為最大的變數。

風煞宗,接連隕落了兩位太上長老,戰力,一下子銳減了大半,恐怕未必會是神陽宗的對手了啊!

這場戰局,開始變得撲朔迷離!

蘇辰冇有理會眾人的目光,抬手間,抓過武鴻的儲物袋,心神一動,破開上麵封印,進入其中。

“嗯?這是隕陽之火,竟然有這麼多!”

蘇辰眉頭一挑,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驚色。

隕陽之火,乃是佈置十二天都火陣的主要材料。

十二天都火陣,屬於半步天級殺陣,恐怖至極。

如果神陽宗真的被人提前佈下這種殺陣,那麻煩,可就大了。

“我是走不開了,看來,隻能希望禿毛鸚這傢夥能破陣了。”

蘇辰心神一震,立刻將自己心裡的決定傳音給禿毛鸚,吩咐它去破陣。

做完這一切後,他目光一閃,落在古川身上。

“啊饒命啊,大人,您就饒過我吧,我隻是個小武者,這一切跟我無關啊!”

古川心神一顫,撲通一聲,直接跪了下去。

不僅如此,他還一邊求饒著,一邊跪著爬向了嵐蝶。

“嵐蝶,看在叔叔當初對你很好的份上,你就放了叔叔這一次吧!”

古川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道。

這一刻的他,可以說,為了活命,什麼風度,什麼尊嚴,統統拋到腦後去了。

“你說吧,怎麼處置?”

蘇辰眉頭一挑,看向嵐蝶,詢問道。

原本,按照他的性格,這樣的人,應該是直接殺掉。

一句廢話都不想多說!

可是,這人畢竟是嵐蝶的叔叔,以前關係非同一般,所以蘇辰要征求一下她的意見。

“嵐蝶!嵐蝶!放過我吧這一次,叔叔知道錯了!”

古川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不停求饒。

“這”

嵐蝶臉上露出一抹不忍之色,猶豫起來。

過往記憶,浮上腦海。

宗門之情,深在她心。

嵐蝶,實在下不了這個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