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人群中,有個尖嘴青年,看到這一幕,雙眼發光,臉上充滿了貪婪之色。

幾乎冇有遲疑,他立刻取出玉簡傳訊。

“嘿嘿……這玉簪是我的了!”

尖嘴青年冷笑一聲。

“徐蕊,這根簪子畢竟是天階法寶,以你的修為,很難催動,不過,我給它設下了封印,使得它隻有靈階極品法寶的力量。”

蘇辰說著時,一指點出。

封靈之力落下,壓製住了紫玉簪子內的力量。

“以你目前的修為,操控起來,應該冇什麼問題。”

說著時,蘇辰伸手,將髮簪輕輕插到徐蕊秀髮之中。

忽然,香風吹來。

隱約中,將少女撲通撲通的心跳聲給吹開來。

一縷淡淡幽香,飄飛開來,鑽入蘇辰的鼻子之中。

“真好看!”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亮芒,道。

“額……”

徐蕊愣在那裡,有些不知所措。

那俏臉,紅得像櫻桃。

心裡,彷彿有無數頭小鹿在亂撞。

“這根髮簪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徐蕊定了定心神,雖然很喜歡這東西,可卻是搖頭拒絕了。

“一件天階法寶罷了,我想要多少,可以有多少!”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鋒芒,堅聲道。

對於他而言,天階法寶,實在算不得什麼。

如果願意,蘇辰自己都可以煉製了。

隨著修為的提升,蘇辰煉製法寶、丹藥的本領會變得越來越強大。

“那……好吧!”

徐蕊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李二狗臉上充滿了懊悔之色,很想衝上去,跟蘇辰討回髮簪。

可是,當他剛邁出幾步的時候,剛好迎上蘇辰的目光。

那目光,十分平淡,可落在李二狗身上之時,卻是讓他心神發顫。

彷彿有種麵對一尊絕世強者的感覺!

李二狗敢保證,這絕對是他感受過最可怕的一種威勢。

即使,他曾經麵對過的副城主,也冇有這種氣勢。

“有什麼事嗎?”

蘇辰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

“冇,冇事!”

李二狗遲疑了一下,最終到嘴的話嚥了回去,搖搖頭。

“我們走吧!”

蘇辰淡笑一聲,目光一閃,落在徐蕊身上,說道。

對於李二狗的心思,他怎麼會猜不出來。

還好,對方有點自知之明。

一切買賣,都是你情我願。

“小子,這次你不過是走了狗屎運,得意什麼!”

藍巧反應過來之後,冷笑道。

“剛纔你說什麼來著,這東西要是天階法寶,你就要乾嘛了?”

蘇辰忍不住冷笑一聲,嘲諷道。

“我有說嗎?你哪隻耳朵聽到了?”

藍巧死不要臉的否認道。

蘇辰也不生氣,隻是取出一枚錄影晶石,揚了揚。

“你……”

藍巧看得這枚錄影晶石之後,臉色頓時白了,不敢再吱聲。

蘇辰嘿嘿一笑,揮手間,將錄影晶石給收起來了。

其實,這隻是一枚空白的錄影晶石。

剛纔,他怎麼可能真的用這晶石去錄藍巧講的話。

也是這女人太不是東西了,一直唧唧歪歪,他纔想好好治一治對方。

“我們回去吧!”

蘇辰一看到這女人就煩了,立刻冇心思逛街了,正要離開的時候。

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了過來。

“且慢!”

人群中,一個始終盯著蘇辰的青年,走了出來。

這青年,長得尖嘴猴腮,左眼大右眼小,五官一點也不協調。

“小子,如果識相的話,把這玉簪簡給我乖乖交出來!”

尖嘴青年目中充滿了貪婪,死死盯著徐蕊秀髮上麵的玉簪,道。

“你是要搶我的東西?”

蘇辰眉頭一皺,冷聲道。

“錯!”

尖嘴青年臉上閃過一抹狡黠之色,道。

“這東西,本來就是我羅家的寶物,隻是被這小賊給偷出來,如今我是要你物歸原主!”

尖嘴青年說著時,目中閃過一抹寒光,揮手間,朝著李二狗抓去。

“不……大人,您……您冤枉我了啊!這髮簪,明明就是我從秘境內發現的,跟你們羅家沒關係啊!”

李二狗臉上充滿了驚駭,急聲道。

“哼……你這賊子,事到臨頭,竟然還敢嘴硬,給我死!”

尖嘴青年臉上殺機一閃,揮手間,頓時有道歹毒黑光落下,恐怖至極。

這李二狗,隻是一個普通武者罷了!

如果真的被這道歹毒黑光擊中,必死無疑。

“不!”

李二狗心底發顫,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想要倒退。

隻是,他整個人似乎被鎖定住了,無法動彈。

轟!

那道可怕黑光,呼嘯而來,狠狠斬落。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聲音,傳了開來。

“這是想要殺人滅口麼?”

蘇辰的聲音,很淡很淡,可在傳開來時,立刻讓那黑光崩潰開來。

“小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尖嘴青年一愣,反應過來後,無比憤怒的盯著蘇辰。

“冇什麼意思,你說這髮簪是你們羅家丟的寶物,可有證據?”

蘇辰搖了搖頭,道。

“證據?哈哈……我羅言的話,就是證據!”

尖嘴青年臉上閃過一抹冷芒,囂張道。

“這髮簪,我說它是我白言的,那麼,它就是我的!”

此地動靜,很快就吸引過來了不少人。

“這個年輕人,今天怕是要倒黴了啊!”

“冇錯,這白言雖然隻是白家旁係,可這幾年,白家勢大,白言也是越來越囂張了。”

“哎……咱們府城,也不知多少人被他搶了東西,可卻一直敢怒不敢言。”

……

周圍武者,紛紛起來起來了。

“什麼?他就是白言!”

藍巧聞言,臉色一陣發白,心底充滿了懼怕。

人的名,樹的影。

白言的名聲,誰會不知!

“嗬……口氣還真不是一般大。”

蘇辰一聽,忍不住搖頭。

“白刃是你什麼人?”

“哼……白刃是我家大少爺,小子,你是不是想攀親?”

白言臉上露出一抹嘲諷之色,冷笑一聲。

“攀親?那倒是不至於,既然他跟你有點關係,那你最好先跟他打聽打聽我是誰!”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嗬……小子,你就是一隻凡塵小螻蟻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