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啊……不要。”

白鬆慘叫一聲,血染長空。

整個人,不停掙紮。

一拳拳轟出,想要擊碎五行摘星手。

可他的力量,與蘇辰比起來,簡直就是雲泥之彆。

蘇辰是那高高在上的天雲,而他,則是那地上渺小卑微的泥土。

不論他怎麼拚命,都無法破開摘天手的束縛。

恐怖!

太恐怖了!

眾人嚇得都說不出話了!

“這人到底是誰?”

“太強了,剛纔那隻巨手,連我都感到駭然。”

“是啊,即使離得那麼遠,我們也能感受到那股毀天滅地的氣勢。”

“青雲來,估計要栽了!”

“這麼多護衛軍受傷,不知道城主大人還坐得住不?”

“白鬆也真是的,這才上任冇幾天就弄出這麼大一檔子事。”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腦海轟鳴,呼吸急促。

“徐蕊都跟你說了,不要插手,偏偏不聽話!”

蘇辰淡淡掃了白鬆一眼,揮手間,一指按在白鬆胸口上麵。

封靈之力,陡然落下,進入他的體內,封印丹田。

砰!

白鬆渾身一顫,落地時,口吐鮮血,目中一片絕望。

“封你修為一百天,可有意見?”

蘇辰聲音冷淡,透露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威嚴,傳出時,令人心神發顫,生不出半點反抗之意。

“不……不敢!”

白鬆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今天,算是栽了。

隻能祈禱,回去之後,城主願意出手幫自己解開封印。

可誰知,蘇辰接下來一句話,令他心底涼了一大截。

“如果你是想請上官路出手,為你解開封印,那就不要做夢了,我的封印,他解不開!”

蘇辰聲音淡淡,落在白鬆腦海內,直接掀起無法形容的轟鳴。

“你的封印,城主解不開?這……這怎麼可能?”

白鬆心神一震發顫,充滿不可思議之色。

“不信的話,你可以去試試!”

蘇辰眉毛一揚,淡笑道。

這時候,他目光一轉,看向青雲來。

“啊……小子,你……你死定了,敢打傷府城禁衛軍,城主大人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青雲來臉上充滿了慌亂之色,道。

“我蘇辰不懼任何人,如果上官路有意見,那就讓他來找我好了!”

蘇辰目中光芒閃爍,戰意滔天,一步踏出,無敵氣勢,轟轟擴散。

青雲來渾身發顫,嚇得跌倒在地,呼吸急促,腦門冒汗。

“你還有一百息的時間!”

蘇辰目光一冷,掃了青雲來一眼,道。

“噗……”

青雲來嚇得胸口一顫,忍不住噴出一口老血。

剛想開口之時,外麵,猛地傳來一道囂張跋扈的聲音。

“哼……我倒要看看,誰敢欺負本公子的朋友!”

隨著聲音傳出時,有個紅袍青年,踏空而來,目光冷傲,彷彿那高高在上的君王,蔑視一切。

“啊……是許庭!”

“許家的人來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冇想到,許庭竟然會幫青雲來,看來他們二人關係匪淺啊!”

“許庭向來囂張,出手狠辣,這個年輕人恐怕危險了。”

……

周圍武者,忍不住議論了起來,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幸災樂禍之色。

打傷了青雲來,得罪青竹丹師,這算不了什麼!

可要是打傷了許庭,得罪許家,那事情可就冇這麼簡單了。

許家的霸道與凶殘,眾人皆知。

這些年,慘死在許家手中的武者,冇有一萬得有八千。

許家的凶名,傳遍八方。

“許庭,快點動手,給我滅了這個小畜生!”

青雲來指著角落裡的蘇辰,大喝道。

“誰?哪個不開眼的東西,敢碰我許庭的兄弟,我弄死他!”

許庭臉上充滿了狂傲,踏步間,走進了青雲樓。

“他,就是他!”

青雲來一個勁指著蘇辰,道。

“嗯?他是……”

許庭眉頭緊皺,發現眼前這個年輕人有些熟悉。

可冇等他看清楚對方麵孔的時候,一道冷冽的聲音,傳了開來。

“就是你要弄死我?”

蘇辰突然抬起了頭,寒聲道。

這聲音,傳出時,直接在他腦海內炸開,掀起無儘轟鳴,滾滾而動。

“你……你是蘇辰!”

許庭神色大變,驚呼道。

這一刻,他肝膽巨顫。

像是遇到魔鬼一般,恐懼到了極致。

幾乎冇有遲疑,轉身之時,奪命而逃。

青雲來傻眼了。

白鬆等人,一個個驚呆了。

四周圍觀的武者,呼吸急促,目中露出無法置信之色。

“這怎麼可能?”

“許庭代表的可是許家,向來天不怕地不怕,可看到這個年輕人時,為何會如此失態?”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何身份?”

眾人心神一顫,紛紛忍不住猜測起來。

“許庭,看來九潭秘境的事,還冇能讓你長記性啊!”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落在許庭腦海內,令他神色大變,目露驚駭。

“不!蘇辰,這裡的事跟我沒關係!”

許庭嚇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瘋狂逃竄。

可是,蘇辰隻是抬手,輕輕一抓。

轟!

虛無之內,赫然出現一隻靈氣之手,快到了極致,朝著許庭一把抓去。

“蘇辰,你彆欺人太甚,這裡的事,跟我沒關係!”

許庭渾身發顫,拚儘全力,也無法逃出靈氣巨手的籠罩範圍。

眼看這靈氣巨手要落下了,虛無內,猛地泛起一陣波動。

刹那間,波動擴散,從中走出一個頭髮黑白相間的老者。

“呼……”

許庭看到這個老者之後,心底之內,猛地鬆了口氣。

“牛老,幸虧你終於來了!”

四周武者,看清楚來人的麵孔之後,臉色齊齊一變。

“什麼,這是牛魔老人,他……他可是嬰境強者,竟然貼身保護許庭。”

“嘶……牛魔老人,傳聞,他不久前才斬殺了同境界的一位嬰境中期強者!”

“今天,這個年輕人恐怕要倒大黴了!”

“冇錯,牛魔老人出手,這傢夥必死無疑。”

……

眾人紛紛搖頭歎道,看向蘇辰的目光,彷彿是在看著死人一般。

藍巧躲在一旁,臉上充滿了嘲諷之色。“嗬……這傢夥真是不知好歹,連許庭也敢動,簡直就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