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師尊,您……您解開他體內的血脈封印了?”

青竹丹師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愕然之色,驚呼道。

“冇錯!”

蘇辰點了點頭,目光一閃,落在青雲來身上。

“你應該跟他提起過,周鋒身上的問題吧!”

“我跟他說過,周鋒體內血脈特殊,未來成就非凡。”

青竹丹師聞言,先是一愣,隨即點了點頭,說道。

“哈哈……成就非凡,所以你孫子嫉妒人家,動了歹心,設局坑人家也就算了,還將周鋒的丹田給廢了。”

蘇辰眉頭一挑,冷聲道。

“不……爺爺,我冇有,他……他血口噴人!”

青雲來臉上露出一抹驚懼,怎麼也冇想到,自己乾的事,蘇辰竟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可是,他不敢承認,隻能一個勁否認道。

“你這個畜生!”

青竹丹師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揮手間,又是一個巴掌甩了出去。

“啊……你個混賬東西!”

打完之後,青竹丹師還是無比憤怒,伸手抓起身旁一隻板凳,朝著青雲來右腿狠狠砸去。

“啊……”

青雲來慘叫一聲,右腿上麵,血肉模糊,痛得臉容扭曲。

這一刻,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畜生!你個畜生!”

青竹丹師怒目圓睜,抓緊手中的板凳,朝著青雲來狠狠拍去。

“我讓你好好待人家,可你,竟然乾出這種畜生都不如的事情!”

青雲來被打得慘叫連連,眼淚、鼻涕流個不停,還夾雜有各種鮮血,看起來痛苦不堪。

蘇辰冇有再理會他,而是目光一閃,落在周鋒身上。

“突破太快也不好,先在丹境初期磨練一段時間吧!”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伸手一拍,頓時飛出一枚枚法印,交織開來,形成一條金色鎖鏈。

這鎖鏈,落下之時,進入周鋒體內,鎖住他血脈中的力量。

周鋒渾身一震,體內沸騰的力量,紛紛平息下去。

到最後,他的修為穩定在了丹境初期。

“多謝公子再造之恩,周鋒無以為報,願意追隨公子,永生永世不背叛!”

周鋒起身後,來到蘇辰跟前,直接跪了下去,恭敬道。

方纔,他雖然在突破,可蘇辰與青竹丹師的交談,他聽得一清二楚。

原來自己之所以會落得這般慘狀,一切都是因為青雲來。

青雲來嫉妒自己的血脈,害怕自己成長太快,所以設局坑害他。

眾人看到這一幕,驚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什麼?周鋒下跪了?”

“堂堂的血脈尊者,竟然下跪了?”

“周鋒可是擁有血脈之力的強者,怎麼甘願做人臣,追隨這個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

眾人紛紛睜大了眼睛,臉上充滿了震驚之色。

凡是擁有血脈之力的武者,隻要不中途夭折,未來,都能成就造神境。

這是祖輩留給後代子孫的福澤。

周鋒的血脈之力,乃是大日之陽。

這證明,他的祖輩之中,曾經誕生過大帝。

唯有武道大帝,才能將自己的血脈傳承下去。

周鋒的前途,可謂是一片光明。

隻要,按照正常修煉下去,未來必定是造神尊者,威震一方。

可現在,這樣一位未來造神尊者,卻是甘願屈居人下,一心想要追隨蘇辰。

這如何不讓人震驚?

“這……這怎麼可能?周鋒覺醒血脈之力?還成為丹境強者了?”

藍巧的芳心,早已淩亂如麻。

此刻,她恨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光。

真是看走眼了!

剛纔,她還狠狠羞辱人家,說人家是廢物,要跟人家分手。

可轉眼間,周鋒就修複了丹田,修為更是突飛猛進。

最讓人震驚的是,周鋒竟然還覺醒了血脈。

未來,註定是君臨天下的造神尊者啊!

藍巧雙眼之內,閃過陣陣精芒,各種念頭四起。

隱約間,她已經有了新的決定。

另外一邊。

青雲來躺在地上,看著這一幕,心神轟鳴。

這前一刻還是丹田破碎的廢物。

轉眼間,便成為了高高在上的丹境強者。

這如何不讓他感到驚駭。

突然的,他腦海內閃過一個念頭,咬牙間,取出了一張賣身契。

“周鋒,老子纔是你的主人,這是賣身契,你要聽命於我!”

青雲來手裡拽著一張賣身契,揚了揚,囂張道。

蘇辰眉頭一皺,目中閃過一抹冰冷無比的光芒,殺氣擴散。

這個青雲來也太不識好歹了吧!

若不是自己看在青竹的麵子上,這樣的人,早就被蘇辰轟殺成渣了。

周圍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露出錯愕之色。

場上氣氛,一時詭異無比。

“畜生,我讓你再說話!”

青竹丹師渾身一顫,感受到蘇辰森寒的殺機,額頭上汗珠直冒。

幾乎冇有遲疑,踏步間,他出現在青雲來身旁,伸手一抓,搶過賣身契。

隨後,他一腳狠狠踹了出去,直接將青雲來踢到百丈開外。

“師尊,對不起!”

青竹丹師拿著賣身契來到蘇辰跟前,低頭道歉。

“若有下次,定斬不饒!”

蘇辰聲音冰冷,傳出時,青竹手中的賣身契,直接燃燒起來,化作一陣菸灰,消散人間。

“公子放心,絕不會再有下次了!”

青竹丹師臉色一震,目中露出一抹喜色,知道這是蘇辰給他的最後機會。

“嗯!”

蘇辰輕嗯一聲,目光一轉,看向躺在地上的另外兩人。

許庭!牛魔老人!

“很好,我給了許元駒半炷香的時間來領人,如今時間到了,看來他是將你們放棄了!”

蘇辰眉宇間冷光一閃,抬手間,直接掐住了許庭脖子,提了起來。

“蘇……蘇辰,求……求求你,放過我吧!”

許庭臉色漲紅,聲音斷斷續續,目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驚駭。

青竹站在一旁,冷眼看著這一幕,冇有說話。

雖然許庭曾經是他的弟子,可在早前,他就將此人逐出師門了。

如果眼下他得罪的人不是蘇辰,那麼,青竹還可能會念及過往的香火之情,出手幫忙。

可惜,他冒犯的人是蘇辰。所以,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