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砰!

許元駒瘋狂燃燒自己體內的力量,準備與蘇辰來個玉石俱焚。

隻可惜,蘇辰如今星力入體,豈是許元駒所能撼動的。

“死!”

蘇辰一拳轟出,爆發出的拳芒,化作一片虛海,朝著許元駒狠狠拍去。

“啊……鬼氣枯陽。”

許元駒發出生命之中的最後一聲嘶吼。

整個人,所有力量,完全爆發開來,化作一輪枯陽,照耀八方。

拳芒之海,轟隆隆落下,與許元駒化身的枯陽碰撞到一起。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巨響傳了出來。

無儘風暴,宣泄開來,橫掃八方,摧毀所有。

整個虛空漩渦,變得搖搖欲墜。

外界,眾人雙眼睜得老大,看向虛空漩渦之時,隱約間,可以看到。

那裡麵有一隻恐怖拳頭,與一輪枯陽,碰撞到了一起。

轟!

那隻恐怖巨拳,強橫至極,轉眼間,便是擊潰了那輪枯陽。

“到底誰贏了?”

眾人紛紛睜大了眼,道。

隻見,那漩渦深處,到最後,隻剩下一道年輕身影,傲然而立。

而且,這道年輕身影旁邊,還有兩隻靈寵環繞。

“蘇辰贏了!”

人群中,猛地發出一道驚呼聲。

漩渦內,蘇辰踏步淩空,一拳擊潰了枯陽之後,摧枯拉朽,轟在許元駒胸口上麵。

砰!

許元駒雙眼睜得老大,目露驚駭,低下頭,死死盯著自己胸口。

那裡,赫然出現了一個巨大血洞。

鮮血,咕咕外流。

生機,開始消散。

慢慢地,許元駒閉上了眼。

一代至強,隕落。

蘇辰麵無表情,揮手間,收走了許元駒身上的儲物法寶。

“咦……鬼道王體,這可是好東西啊!”

小火凰雙眼發光,飛了過來,張嘴一吸,立刻將許元駒屍體給收走了。

“丫的,你這頭破鳳凰,有戀屍癖啊!”

禿毛鸚掃了小火凰一眼,嗤笑道。

“閉嘴,你這頭破鳥,連主人都保護不了!”

小火凰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怒道。

“誰說我保護不了的,你這頭破鳳凰,知道啥?”

禿毛鸚一臉不善道。

“知道你是個渣渣!”

小火凰反擊道。

“誰說我是渣渣?”

“反正你就是渣渣!”

小火凰扯了扯翅膀,大聲道。

“哼……老子今天一定要教訓你這口無遮攔的丫頭!”

禿毛鸚氣炸了,渾身五根羽毛,全都豎起來了。

“不好!”

蘇辰看到這一幕,臉色猛變,剛要阻止,可已經晚了。

轟!

禿毛鸚跟小火凰對轟到了一起。

刹那間,巨大聲響爆發開來。

虛空顫抖,整個漩渦,坍塌了。

無儘亂流,席捲而來,立刻將蘇辰給吞噬了。

“你們這兩個混蛋……”

蘇辰暗罵一聲,激發體內剩餘不多的星力,化作層層防禦。

而後,一個轉身,衝進了虛空通道內。

“小子,不要拋下本神鳥哇,”

“啊……主人,等等我!”

禿毛鸚與小火凰立刻停手了,齊齊飛出,朝著蘇辰消失的方向追去。

砰!

到最後,一道驚天巨響傳了出來。

整個虛空通道,消失了。

外界,眾人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消失了?虛空漩渦不見了?”

眾人腦海嗡鳴,一片不解。

“糟糕!”

上官路臉色猛變,快步間,來到之前虛空漩渦出現的地方。

可不論他如何查探,都無法發現絲毫端倪。

“府主,到底發生了什麼?”

青竹快步衝出,來到上官路跟前,急聲道。

“應該是發生了虛空坍塌。”

上官路眉頭一皺,沉聲道。

“什麼?虛空坍塌?”

眾人聞言,一個個渾身發顫,驚駭不已。

一旦發生虛空坍塌,不論是誰,都會被那狂暴的亂流給滅殺。

這在大家看來,蘇辰怕是必死無疑了。

“哈哈……虛空坍塌,好!真好!蘇辰死定了!”

無鋒心中懸著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了。

“不,不,蘇辰不會有事的!”

徐蕊目中有淚水在打轉,不停搖頭。

“冇錯,蘇辰不會有事的!”

上官路掃了眾人一眼,朗聲道。

特彆是,最後他的目光落在無鋒身上,使得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走吧,我們先回去,我會馬上安排人手,查詢蘇辰下落。”

上官路看了青竹丹師一眼,道。

不管如何,蘇辰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上官路自然不會不聞不問。

“也隻能這樣了!”

青竹沉默片刻,點了點頭。

很快,上官路就帶著青竹等人離開了。

其餘武者,也是紛紛離開。

隨著這些人的離去,關於蘇辰的故事,肯定會像風暴一般,席捲出去。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想到,堂堂西北三大家族之一的許家,最終會隕落在這麼一個年輕人手中。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絕對不會相信,這會是真的。

大秦帝國,北陽天府,雲峰山。

一座偏僻的峽穀內。

突然,天空炸開,露出一個巨大的漩渦。

其內無儘的空間之力,席捲四方,混亂至極,狂暴無比。

下一瞬,一道狼狽的身影,從裡麵竄了出來,渾身是血。

蘇辰臉色慘白,氣息混亂,落地後,直接躺在山坡上,大口出氣。

砰!砰!

緊接著,又有兩道身影狼狽至極的跌落下來。

那赫然是一頭鸚鵡,一隻小火雞。

兩頭靈寵,皆是虛弱至極,身上羽毛色澤黯淡,體內靈氣枯竭。

雖然如此,可它們還是大眼瞪小眼,互相看彼此不爽。

“你們這倆混蛋,把你主人我坑慘了!”

蘇辰十分不善的哼了一聲。

若非是這倆個傢夥在虛空漩渦內乾架,也不至於引發亂流。

致使自己,差點死在虛空通道內。

要不是自己皮糙肉厚,還真不一定能扛得住那些虛空風暴。

眼下,蘇辰體內靈氣紊亂,力量十不存一,連抬眼皮的力量都冇有。

“主人,都怪這頭破鸚鵡,太不是東西了!”

小火凰喘著氣,怒聲道。

“丫的,你給我閉嘴,還不是你的火焰亂噴,會引發虛空坍塌嗎?”

禿毛鸚看了看自己身上,僅剩的三根羽毛,露出心疼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