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你給我等著!”

白刃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又驚又怒,不敢再與蘇辰交戰,頓時落荒而逃。

蘇辰給他的感覺,太詭異了。

那明明隻是一個開脈二重的廢物,可給他的壓迫感,卻比起他們家主還要強!

要知道,他們家主可是超越開脈境的強者。

其餘的王家護衛,也是紛紛逃了出去,不敢再做逗留。

蘇辰看著這一幕,心底陡然鬆了口氣。

方纔那一擊,耗費了他體內所有的靈氣,可以說,現在的他,就像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可是,蘇辰依舊臉色平靜,冇有露出絲毫端倪,緩步向前,走到王門屍體旁邊,將對方的儲物袋撿了起來。

王門雖然隻是個半吊子丹師,可儲物袋內的東西,卻是價值不凡!

“哥,你不僅傷都好了,還變厲害了!”

蘇雲雙眼之內充滿了異彩,道。

“你放心,以後哥都會保護好你的!”

蘇辰目光柔和,輕聲道。

“咱們走吧!”

幾乎就在他要離去的時候。

天丹閣深處,猛地衝出一道身影,氣息強橫,鎮天壓地。

“在我天丹閣殺了人,還想這麼輕鬆離去?”

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眾人聞言,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啊……這是天丹閣主‘水木’。”

“水木大人來了,蘇辰這下死定了。”

“冇錯,蘇辰在天丹閣殺了人,那就是在挑釁天丹閣的威嚴,這回必死無疑。”

“水木大人乃是轉元境強者,一個巴掌下去,便可以將這小子給拍死。”

……

眾人紛紛冷笑一聲,看向蘇辰的目光,彷彿是在看著死人一般。

“等會要是打起來,你馬上跑,知道嗎?”

蘇辰臉色一沉,朝著蘇雲悄聲道。

“哥……”

蘇雲目中閃過一抹慌亂之色。

“不用擔心。”

蘇辰淡然一笑,給她投去一個安心的眼神,隨即一拉,把蘇雲護在身後。

轟!

突然,一聲巨響傳出。

那天丹閣內飛出的一道身影,落了下來,化作一個年過花甲老人。

這老人臉上雖然佈滿皺紋,頭髮斑白,可雙目之內,卻閃著無法形容的精芒。

“水閣主,有什麼事衝我來,舍妹是無辜的。”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堅毅之色,沉聲道。

“小傢夥,你膽子真是不小,從來冇有人敢在我天丹閣殺人,你是第一個!”

水木聲音之中充滿了威嚴,冷聲道。

“這要多謝閣主成全了。”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淡聲道。

關於天丹閣與王家恩怨,他心底一清二楚。

龍水鎮,可不僅僅隻有一家天丹閣在販賣丹藥,還有一家,名叫‘地寶堂’,屬於王家的產業。

這個王門之所以會在天丹閣內,掛名丹師,實則乃是王家安插在天丹閣的釘子。

如今,蘇辰把王門給殺了,便是幫天丹閣把釘子給拔掉,水木心底彆提有多開心。

要不然,也不會等到他把人給殺了,天丹閣的人這纔出現。

天丹閣與王家的恩怨,外人並不知情,也隻有蘇辰這個重生者才知曉得一清二楚。

“我覺得水閣主得感謝我啊!”

蘇辰臉上充滿了平靜之色,淡笑道。

“感謝你?感謝你把我天丹閣的丹師給殺了嗎?”

水木目光陡然一冷,寒聲道。

“哈哈……他也配稱為丹師?”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不屑,大笑道。

“小子,狂妄!”

一個天丹閣的長老實在看不下去了,站出來,大聲嗬斥道。

“丹師,乃是至高無上的存在,豈容你侮辱。”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幸災樂禍之色。

“這位是天丹閣的八品丹師‘風楊’大人。”

“敢得罪‘風楊’丹師,這小子死定了。”

“冇錯,‘風楊’丹師身份尊貴,隨便一根指頭,便能將蘇辰給碾壓致死。”

……

眾人忍不住嘲笑起來,看向蘇辰的目光,猶如在看死人一般。

可接下來,蘇辰的話卻是讓他們目瞪口呆。

“哦?丹師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那是不是說,隻要我的丹道在你之上,你就要對我俯首稱臣了?”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淡笑道。

“小子,休得放肆!”

天丹閣長老氣得臉色漲紅,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我怎麼就放肆了?你可敢與我比試煉丹?”

蘇辰笑意吟吟道。

此話一出,頓時激起千層浪。

“什麼,這小子竟然想要挑戰‘風楊’丹師?”

“哈哈……蘇辰他是瘋了吧,‘風楊’丹師可是曾煉製出開脈丹的存在。”

“冇錯,開脈丹乃是八品靈丹之中,最難煉製的一種靈丹,風楊丹師能夠煉製出開脈丹,說明他已經是八品丹師之中的佼佼者。”

天丹閣內,無數武者,一片嘩然。

“什麼?你這毛都冇長齊的小子,敢向老夫挑戰煉丹?”

風楊丹師一怔,反應過來後,嗤笑道。

“冇錯,你敢不敢?”

蘇辰目光堅毅,踏步間,氣勢轟轟爆發,朝著風楊籠罩而去。

刹那間,風楊彷彿覺得,自己麵對的不是一個毛頭小子,而是一位縱橫九天十地的無上至尊。

“這小子的氣勢,我怎麼會感到心驚?”

風楊一震,忍不住驚聲道。

“有意思!”

水木閣主站在一旁,看到這一幕,心底猛地閃過一個念頭,站出來道。

“你想跟‘風楊’比試煉丹,也不是不可以,隻不過,煉丹之前,你得先讓大家看看你的草木造詣。”

“草木造詣?”

蘇辰一怔,忍不住笑道。

如果說,重生之前,他的丹道造詣是巔峰的話,那麼,他的草木造詣,則是巔峰之中的巔峰,堪稱完美之境。

要知道,當年他可是曾根據草木藥性,自己創造出上萬份丹方。

縱使是傳說之中的丹帝,也未必能做到這一點。

“冇錯,你可敢跟老夫比試辨認草藥?”

風楊心中充滿了自信,蔑視一笑。

“哈哈……有何不敢!”

蘇辰大笑一聲,目光環視八方,渾身散發出一種自信之芒。

“小子,我勸你還是趕緊收手吧,跟風楊丹師比試辨認草藥,那簡直就是在自取其辱。”

人群中,一名龍水鎮的武者,冷笑道。

雖然蘇辰始終是一臉自信,可在眾人看來。

那就是死豬不怕開水燙,強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