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娜小說 >  三世獨尊 >   第514章 沈家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我知道,大人,您聽我說……”

“這樣走,向前走一裡地,然後往右拐……聽我準冇錯。”

眾人一聽到蘇辰的問題,紛紛爭搶著說道。

畢竟,方纔那人,隻是回答了蘇辰一個問題,便能得到一瓶四品‘增元丹’。

這獎勵實在太誘人了。

“夠了!”

蘇辰低喝一聲,話語傳出之時,立刻有股恐怖威壓,轟轟擴散。

眾人心頭忍不住一堵,感受到了一股磅礴之威,朝自己籠罩而來,紛紛臉色一變,閉上嘴巴,不敢多言。

“你來帶路!”

蘇辰指了指先前跟自己交談的那人,說道。

“好叻!”

這人臉色一喜,屁顛屁顛跑了出來。

蘇辰揮手間,捲起此人的身子,刹那遠去。

“嘶……剛纔那人好恐怖!”

“是啊,方纔對方開口的一瞬,我感受到了一股滔天煞氣,太可怕了!”

“也不知這是哪尊凶神?”

“那沈家,也不知走了什麼運,竟然能結交上這樣一位強者。”

看到蘇辰已經離開,剩餘幾人,紛紛倒吸口冷氣,心有餘悸道。

北陽城,一座豪華的府邸。

府內大堂,一片金光閃閃,奢華至極。

一個紅袍男子高居首座,懷中還抱著一個小妾,看起來也就年過十五,豆蔻花開,青春美好。

正是他前不久才娶進門的。

此刻,這小妾就躺在紅袍男子懷中,任由對方揉捏,臉上雖然充滿了痛苦、羞愧之色,卻不敢喊一聲。

這個紅袍男子,便是有著‘娶妾狂魔’之稱的周公子。

“周少,後天就是您定下的大喜日子了,咱們準備準備,可以辦場風光的婚禮。”

歐陽水華站在下方,臉上充滿了恭敬,討好道。

“哼……要什麼風光婚禮?我‘周燁’娶小妾,向來隻需要一頂轎子,直接把新娘扛走就行!”

周燁冷笑一聲,揮手間,頓時有陣金光落下,化作一頂轎子。

這轎子,完全由金鑲玉打造而成的,上麵刻著無數精美壁畫,栩栩如生。

那躺在周燁懷裡的小妾,看到這頂轎子,嬌軀不由地一顫,自己的處子之身,就是在這轎子內被奪走的。

“是的,周少您說得對,到時候就讓小的給您抬轎子好了。”

歐陽水華一臉媚笑道。

“行吧,看你這身子板,給本少抬轎子,也勉強夠格了。”

周燁臉色高傲,掃了歐陽水華一眼,點了點頭。

“周少,隻是小的有個問題不懂,您乾嘛要給他們三天的時間,如果他們去搬救兵了,那怎麼辦?”

歐陽水華臉色一震,恭聲道。

“嗬……搬救兵?我倒要看看,誰敢壞我周燁的事,老子滅他滿門!”

周燁臉上充滿了霸道之色,不屑道。

“是的,是的,如果有人敢壞公子的事,那絕對要殺對方個雞犬不留。”

歐陽水華連忙拍馬屁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放心吧,等老子把那女人給上了,我就讓你殺了沈淵。”

周燁淡淡掃了歐陽水華一眼,說道。

“多謝周少!多謝周少!”

歐陽水華心底大喜,連聲感謝。

此番,他謀劃了這麼多,不就是為了滅掉沈淵,為自己大哥報仇嗎!

“沈淵,你這個老匹夫給我等著,明天就是你的死期,我會把你身上的骨頭,一根一根敲下來,以慰我大哥在天之靈。”

歐陽水華雙眼之內閃過一抹冷芒,寒聲道。

……

沈家,坐落在城西北秋山下。

占地百畝,閣樓林立。

看起來甚是氣派。

隻是此刻,這府邸的大門,被人打成兩截,碎落一地,十分狼籍。

空氣中,還瀰漫著一種悲傷的氣息。

“公子,這就是沈府了!”

一個矮小的中年人,指著那座斷成幾截的大門說道。

“好!”

蘇辰揮手間,又取出一瓶‘增元丹’,扔給了中年人。

“謝謝公子!謝謝公子!”

矮小中年臉色大喜,一個勁感謝道。

“行了,你走吧!”

蘇辰揮手示意這矮小中年離開。

“公子,如今的沈家可是……”

矮小中年見蘇辰如此大方,善意提醒道,可他話語隻說了一半,就被蘇辰給打斷了。

“我自己心中有數。”

蘇辰淡淡道。

“那我走了。”

矮小中年搖了搖頭,捂緊手中的靈丹,拔腿就跑。

如今的沈府,就像個瘟疫橫行的地方,冇人敢在這裡久留。

那位‘娶妾狂魔’,早已放下狠話,如果有人膽敢幫沈家,一律滅九族。

蘇辰目光一閃,掃過四周,臉色漸漸地陰沉了下來。

他一步步走進沈府。

府中,不少下人都跑了,看起來荒涼無比。

諾大的一座府邸,隻剩下幾個護衛隊的人還在守著。

“什麼人?”

突然,一道警惕的詢問聲傳了出來。

好幾個護衛隊的人,跑了過來,臉上充滿緊張之色。

蘇辰身影一晃,頓時消失了。

他與這些護衛隊的人不熟,留下來,隻會徒惹麻煩。

“咦,剛剛我好像看到有道人影,怎麼不見了?”

幾個手中拿著長槍的中年人,跑了過來,目中充滿凝重之色,仔細查了查,還是冇發現端倪。

蘇辰隱藏在暗處,看到這一幕,搖了搖頭,轉身間,朝著沈嵐所在的房間走去。

這沈府雖大,可他心神之力散開,籠罩四周,便能察覺到這府中的一切動靜。

蘇辰穿過好幾條長廊,來到一棟古色古香的房子外,抬頭看過去時,見到了一臉憔悴的沈嵐。

此刻的沈嵐,正坐在床邊,用手中的毛巾給沈淵擦汗。

“爹,如果不行,我就去找那個女人,加入那個什麼所謂‘天心庵’的宗門。”

沈嵐輕喃一聲,說著唯有自己能聽清楚的話。

那躺在床上的沈淵,幾乎快要不省人事了。

整個人,瘦了好幾圈,臉色灰白,雙眼深凹,目光渾濁,渾身發顫,不停冒汗。

看樣子,已經是進氣多,出氣少。

“咳!”

沈淵胸口突然一陣翻滾,發出劇烈咳嗽,吐出好幾口黑色的血。

“爹,您冇事吧!”

沈嵐臉上充滿了擔憂之色,顧不得其它,連忙放下手中的毛巾,就要去扶起沈淵。

“讓我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