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讓我來吧!”

突然的,一隻溫暖的手搭在了沈嵐肩膀上,聲音平靜,傳了出來。

沈嵐嬌柔的身軀,猛地一顫,彷彿想到了什麼,立刻回頭,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孔。

“是你!啊……蘇辰,真的是你!”

沈嵐渾身一震,臉上充滿了驚喜之色,冇來由地,目中淚水,奪眶而出。

“嗯,是我,我來了!”

蘇辰聲音很輕,可傳出時,卻讓人有一種很莫名的心安,

“我爹,我爹他……”

沈嵐聲音哽咽,臉上的喜色,刹那消失,又露出濃濃傷悲。

“冇事,有我!”

蘇辰輕輕拍了拍沈嵐肩膀,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小兄弟,你來了。”

沈淵緩緩睜開眼,看到蘇辰後,臉上露出一抹驚喜之色。

“沈統領,您放心吧,我回來了!”

蘇辰淡笑一聲。

“回來了就好,我……我還擔心你會不會被那人給……”

沈淵聲音虛弱無比,斷斷續續的,似乎準備交代後事。

“蘇辰,我想拜托你……如果我走了,嵐兒就冇人照顧了,我希望你可以……”

“爹……您說什麼呢,您一定會冇事的。”

沈嵐忍不住哭了出來,花容失色,心慌無比。

這一哭,外麵那些護衛隊的人,全都被驚動了,紛紛跑了進來。

“小姐,發生什麼事了?”

這些人目光一閃,掃過沈嵐之後,看向沈淵,臉上頓時充滿了著急。

“統領大人!”

“統領大人,您……您要快點好起來啊!”

“統領,我們離不開您。”

眾人淚眼朦朧,臉色悲傷。

“行……行了,生死各有天命,我走之後,你們就宣佈……與我沈家,斷絕關係,知道嗎?”

沈淵臉色蒼白,聲音虛弱,目中充滿了無奈,說道。

眾人聞言,心神一顫,臉上的悲傷之色更濃。

他們知道,沈淵說的斷絕關係,其實是為了避免他們受到牽連。

“蘇辰,你……你能答應我嗎?替我……好好照顧嵐兒!”

沈淵嘴唇發紫,說到最後,聲音弱得如蚊子般。

可他依舊掙紮著,伸出手,要去把蘇辰與沈嵐的手,拉到一起。

“不……爹,您會冇事的,您一定會冇事的。”

沈嵐聲音著急,眼中的淚水,嘩嘩地落。

“是的,統領大人,嵐兒姑娘說得對,您會冇事的。”

蘇辰臉色平淡,目中閃過一抹自信,剛想替沈淵把脈的時候,眉頭突然一皺。

“哼……異種元力入體,就要腐蝕他的心脈了,大羅金仙來了,也救不回他!”

這個時候,虛無一震,赫然走出一個身穿黑袍的尼姑。

這尼姑,一臉圓正,臉色冰冷,目中充滿倨傲,彷彿視人命如草芥。

“你……你怎麼又來了?”

沈嵐臉色一震,轉過身看向這黑袍尼姑,道。

“跟我迴天心庵吧!好好修煉,日後可以為你父親報仇。”

黑袍尼姑板著臉,沉聲道。

“不,我纔不要去你說的什麼天心庵,我要陪在父親身邊。”

沈嵐臉色執著,堅定道。

“修道之人,當斷親情,絕友情,一生無慾無求,你父親生死在天,你又何必執著。”

黑袍尼姑聲音清冷,淡聲道。

“何況,你乃是萬古以來,從未出現過的‘七竅藥神體’,將來必定能踏上那無敵至尊之境,你的親人、你的朋友,根本不可能陪你走到那個地步。”

“不,我不知道你說的‘七竅藥神體’是什麼,我隻想救回我父親!”

沈嵐嬌軀一震,說道。

“想要救回你父親,也很簡單,隻要你跟我迴天心庵,好好修煉,進入嬰境之後,你就可以用你‘七竅藥神體’的心頭之血,救回你父親。”

黑袍尼姑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狡黠之茫,說道。

“真的嗎?”

沈嵐聞言,臉上露出一抹欣喜之色。

隻要能夠救回沈淵,讓她做什麼,她都願意。

“假的!”

蘇辰實在看不下去了,出聲道。

七竅藥神體,雖然強大,可也冇有達到那種,一滴精血能治療百病的地步。

“哪裡來的鄉野小子,我跟我師妹說話,你插什麼嘴?”

黑袍尼姑臉上閃過一抹不悅之色,哼道。

“她是誰?什麼時候成你師姐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看向沈嵐。

“她叫‘魔夢’,來自一個叫‘天心庵’的宗門。”

沈嵐臉色一震,解釋道。

“我七歲那年,一個人在妖獸森林玩耍,不小心被妖獸追殺,生死關頭,一個老尼姑救了我。”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回憶之色,緩聲道。

“後來,那老尼姑說要收我為弟子,我冇答應,她就說,讓我好好考慮,等我找到之後,還會派人來找我。”

“冇錯,那個救你的人就是我師父!”

魔夢臉色依舊冰冷,不屑的掃了蘇辰一眼,目光重新落到沈嵐身上。

“我師父神通蓋世,你能拜入她的門下,那也是你的福氣。”

“天心庵,原來是那個宗門……”

蘇辰眉頭一挑,輕喃道。

這個宗門,絕對非同一般,比起中州大地的那些宗門,都要強大。

隻是,蘇辰對於眼前這人的身份,持有懷疑態度。

因為,天心庵的人,向來很少入世纔對。

“哼……跟你這隻井底之蛙說了,你也不多,蠻夷之人,又怎知世界之大。”

魔夢掃了蘇辰一眼,嗤笑一聲,不屑道。

“還有,我告訴你,我師妹乃是七竅藥神體,未來成就不可限量,你就不要跟那個什麼‘娶妾狂魔’一樣,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了。”

“你……你彆這麼說,蘇辰對我很好!”

沈嵐俏臉一紅,立刻站了出來,幫著蘇辰道。

“咳……”

這個時候,沈淵突然胸口一悶,彷彿被什麼東西給拽緊了,連續咳了五六聲。

可還是冇緩過氣來,臉色漲紅,痛苦至極。

“爹……”

沈嵐臉上充滿了慌亂之色,喊道。

“他這是異種元力侵入心脈了,如果冇人救治的話,不用半個時辰就會死去。”

魔夢目光一掃,冷聲道。

“那你快救救我父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