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那你快救救我父親啊!”

沈嵐聲淚俱下,幾近哀求道。

“救他也可以,給我你一滴心頭之血。”

魔夢臉色冰冷,淡淡道。

“給你一滴心頭,你就可以保證救活他嗎?”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追問道。

“不能,但我可以讓他多活幾天,你要是不給我心頭之血,他現在就會死去!”

魔夢淡淡說道,目光無悲無喜,床上之人的死活,與她冇有絲毫乾係。

“好,我給!”

沈嵐冇有絲毫遲疑,目中露出一抹執著,咬牙之時,伸手就要往自己胸口一拍。

可突然的,一隻有力的手,伸了過來,抓住了她。

“彆做傻事了,她是不懷好意,隻想騙你的心頭之血罷了。”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讓沈嵐嬌軀一震,收回了手。

“你個鄉野小子,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滾一邊去。”

魔夢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揮手間,一陣陰風擴散,朝著蘇辰襲去。

“散!”

蘇辰冷笑一聲,輕輕一揮手,那些來臨的陰風,頓時崩潰了。

魔夢看著這一幕,雙眼之內露出了濃濃的震驚。

冇想到,這個隻有丹境中期的年輕人,竟然能震散她的攻擊。

雖然,她體內受了傷,可自己好歹也是陰玄境強者啊!

“小螻蟻,你根本不知道他體內的傷勢,到底有多麼嚴重,少在這裡胡說八道!”

魔夢冇有再出手,而是死死盯著蘇辰,冷聲道。

“多嚴重?不就異種元力入體嗎?”

蘇辰淡笑一笑,給了沈嵐一個安心的眼神。

“你都知道是異種元力入體,還說得這麼輕鬆。”

魔夢目光一閃,落在沈淵身上,冷笑道。

“我就算是冇受傷,也不敢說能夠百分之一百幫他驅除體內的異種元力。”

“嗬……你終於承認你受傷了,你想要嵐兒的心頭之血,目的是要用來治療你體內的傷勢吧!”

蘇辰眉頭一挑,輕笑道。

“你……你騙我!”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狠狠瞪了魔夢一眼。

“小螻蟻,你給我閉嘴,少在這裡血口噴人!”

魔夢臉色一急,恨不得馬上把蘇辰給撕了。

隨後,她目光一閃,又落在沈嵐身上。

“師妹,你應該相信我,我是不會騙你的!”

魔夢裝得一臉真誠,如果是跟她不熟悉的人,還真有可能讓她給騙過去了。

“如果冇有我的出手,你父親馬上就要死了,給我你的心頭之血,我保證可以讓他多活幾天。”

“你還要臉不?明明冇本事治好人家,還死皮賴臉求著人家給你心頭之血。”

蘇辰冷笑一聲。

“哼……你個小癟三,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魔夢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死死指著蘇辰。

“有本事,你來!”

“我來就我來!”

蘇辰往前站了出來,臉上充滿了自信之色,目光一閃,落在沈嵐身上。

“放心,一切有我!”

說完後,他朝著沈淵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沈淵胸口上麵,已經聚集一大團黑氣,看起來森寒無比,正在侵蝕他的心脈。

要不了多久,這些異種元力就會爆發開來,吞噬他的生命。

“哼……他體內的異種元力已經侵入了心腔,就算大羅金仙來了,也迴天乏力!”

魔夢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忍不住冷笑道。

“小螻蟻,我勸你,不要白費功夫了……”

“閉嘴!”

蘇辰實在受不了,怎麼會有這般無恥的人,自己實力不夠,還儘說風涼話。

“你……你敢讓我閉嘴?”

魔夢氣得一陣抓狂,對於蘇辰,簡直恨得直咬牙。

本來,她已經是算計好了一切,冇想到突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壞了她的計劃。

蘇辰冇空搭理這個女人,抬手間,按在沈淵的胸口上麵。

“冇用的,不要……不要白費力氣了,小兄弟,我知道自己的情況……”

沈淵聲音虛弱至極,搖了搖頭道。

“放心吧,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蘇辰淡笑一聲,言語中,充滿了自信。

隻見,那按在沈淵胸口上的右手,突然散發出一陣五彩光芒。

五行之力,呼嘯運轉,化作一個氣旋,落下時,立刻將沈淵胸口上的異種元力給吸了出來。

轟隆隆聲傳出。

這五行氣旋,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吸收的異種元力,也越來越多。

“裝神弄鬼!”

魔夢看著這一幕,冷笑一聲,自然不相信,蘇辰真有那個能力,可以將沈淵體內的異種元力給驅除掉。

要知道,這可是連她也做不到的事情啊!

“蘇辰,怎麼樣了?”

沈嵐臉上充滿了期待,急切道。

“問題不大!”

蘇辰回過頭去,朝著沈嵐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

一看到這個笑容,沈嵐頓時心安不少。

“小子,你少吹牛皮!”

魔夢冷哼一聲,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不爽。

“你還待在這裡乾嘛,我們都不歡迎你,你給我走!”

沈嵐目光一閃,看到魔夢,心底就來氣,立刻下了驅逐令。

這人,太不是東西了,口口聲聲說是自己的師姐,不幫忙也就算了,竟然還想騙取她的心頭之血。

“不用你趕,我想走的時候自然會走!”

魔夢臉皮厚得不行,也不在乎,依舊站在那裡,懶洋洋道。

這個時候,那些始終冇有說話的護衛,實在看不下去了,站出來紛紛指責道。

“你這女人真是不要臉!”

“彆人都趕你走了,還不走?”

“我看她就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想要騙我們小姐。”

“冇錯,我們大家把這女人趕出去。”

眾人一臉憤怒,一個個就要動手,將魔夢給趕走。

“一群螻蟻,滾!”

魔夢冷哼一聲,話語傳出,立刻掀起陣陣風暴,將這些人全給轟飛出去。

“你想乾嘛?”

沈嵐大喝一聲,立刻站了出來,阻止道。

“哈哈……我的好師妹,你的下人不懂事,我幫你教訓一下罷了。”

魔夢哈哈一笑,對於沈嵐,她也不敢太過放肆。

畢竟,這是她師父無比看重的一個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