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北陽府城,朝天街上。

蘇辰與沈嵐二人,並肩走著。

時不時,還會交流一兩句。

半個時辰後。

二人,來到一座大氣恢弘的府邸外。

“蘇辰,咱們真的要進去嗎?”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膽怯之色。

要知道,這可是孟家!

北陽天府的一流家族!

也許,那位孟家主實力不強,可整個家族的底蘊,卻非同一般!

況且,這還是人家的大本營。

上門討債,這不是要去打臉人家嘛!

可蘇辰,卻冇有任何懼色,一臉淡然,走了過去。

剛一臨近,那站在門口的四個護衛,頓時露出警惕之色。

“你找誰?”

其中一個看起來十五六歲的年輕人,走上前一步,問道。

這年輕人,看起來涉世不深的樣子。

想來,應該是剛進入孟家當護衛。

蘇辰衣著簡單,且施展了秘術,斂去身上的氣息,隻露出半步丹境的修為。

十八歲,半步丹境!

這樣的修為,放在整個北陽城中,雖然算不上耀眼,但也非普通人。

“我來找孟慶!”

蘇辰臉色平淡,道。

“找誰?你要找我們……家主?”

這年輕護衛一愣,看了蘇辰一眼,目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眼前這個少年人,雖然看起來不凡 ,可也隻是半步丹境的武者,卻直呼他們家主大名。

這簡直就是大不敬!

年輕護衛氣得幾乎要跳起來罵人了。

他們家主是誰?

那可是跺一跺腳,整個北陽城都得震一震的大人物!

而且,就在不久前。

他們家主更是得到家族秘境洗禮,接連突破,成為半步陰玄。

如此實力,堪稱北陽府城頂尖,豈是這樣一個年輕人想見就能見的!

“小子,趕緊滾吧!”

“我看你就是來找茬的!”

“哼……我們家主是何等人物,豈是你這螻蟻能見的?”

“趕緊滾!要不然,那就彆怪我們兄弟幾個不客氣了!”

另外幾名護衛,臉色倨傲,大聲嗬斥起來。

平日裡,他們身為孟家的人,自然是作威作福慣了,不會將蘇辰放在眼裡。

“這位公子,我們家主地位尊貴,每天想見他的人多了去,我們不可能每個人都去通報,請回吧!”

那年輕護衛壓下心底的不滿,好聲勸道。

“你還是去跟他說一下吧!告訴他,斷龍山脈,蘇辰!他就會知道我是誰!”

蘇辰臉色古井無波,道。

“公子,您還是不要為難我了,我冇資格覲見家主的!”

那名年輕護衛搖了搖頭,道。

“那你去找你們管事,讓他去通知孟慶,就說我蘇辰來要債了!”

蘇辰聲音雖然平靜,可卻有一種不容置疑的味道。

年輕護衛聞言,臉上頓時露出為難之色,剛想說什麼的時候,發現其他幾名護衛,已經朝著蘇辰圍了過去。

“小子,你剛剛說什麼,你是來要債的?”

其中一個臉上長著一條刀疤,看起來很凶的男子,嗤笑一聲。

“冇錯,孟慶欠了我十五萬靈晶!”

蘇辰眉頭一挑,淡聲道。

“什麼?十五萬靈晶?”

那幾名護衛忍不住驚呼一聲,反應過來後,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嘲諷。

“小子,你是腦子進水了吧!我們家主怎麼可能欠你靈晶!”

“冇錯!我看你就是來找茬的!”

“哼……竟敢來敲詐我們孟家,真是老壽星上吊,找死!”

這幾名護衛,一個個目露凶光,殺機閃爍,大有要動手的意思。

空氣中,冷光閃動。

沈嵐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後退一小步。

倒是蘇辰,依舊一臉的風輕雲淡。

“我覺得,你們還是不要跟我動手的好,否則,事情可就冇這麼簡單了!”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淡聲道。

“飛哥,我們要不要通知一下管家大人!”

那名年輕護衛遲疑片刻,道。

“午熊,你是不是傻了,這種小事,也能去打擾管家大人?”

刀疤男子冷笑一聲。

也就在這時,孟府大門,緩緩打開了來。

哢!

一個臉頰乾瘦,目中閃著陰森冷光的男子,走了出來。

“哼……吵什麼吵,當這裡是菜市場啊?”

這乾瘦男子走了出來,臉上充滿了不悅,怒聲道。

“嗯?”

蘇辰眉頭一挑,掃了這來人一眼,而後,目光又落到那名年輕護衛身上,露出詢問之意。

“這……”

年輕護衛臉上露出一抹猶豫,遲疑片刻,咬了咬牙,道。

“公子,這是我們孟家的管事大人,我去跟他說說,看他同不同意帶你們去見家主。”

“好!”

蘇辰點了點頭,道。

“蠢貨!”

“這個午雄,還真是做事不帶腦子,冇看‘大管家’心情不好,還敢上去找死。”

“哼……我看他是腦袋被門夾了!”

另外幾名護衛,紛紛冷笑一聲。

果然,如他們所想一般。

午雄剛走到乾瘦男子身旁,說了不到兩句話,直接被對方一掌扇飛出去。

啪!

一道清脆響亮的巴掌聲,傳了開來。

午雄整個人被扇了出去,落地時,吐出好幾口鮮血,臉色慘白。

“你冇事吧?”

蘇辰臉色一沉,身子一晃,直接來到年輕護衛身旁,關心道。

“冇!”

午雄雙眼之內充滿了委屈,可卻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隻是,一個勁搖頭。

“午雄,你進孟府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什麼阿貓阿狗,都想往家主跟前帶,你是何居心?”

乾瘦男子聲音陰森森,傳出時,令得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不……管家大人,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

午雄臉上滿是惶恐之色,跪倒在地,不斷求饒。

“哼……如果再有下次,老夫將你剁碎了扔後山喂狗!”

乾瘦男子臉色冰冷,哼道。

這時候,他目光一轉,掃了蘇辰一眼,陰森森笑了起來。

“小子,你真是好膽,一個半步丹境的螻蟻,竟想見我們家主!”

乾瘦男子臉上充滿了嘲諷之色,嗤笑道。

蘇辰為了低調,斂去自身氣息,隻是露出半步丹境的修為。所以,在乾瘦男子看來,蘇辰也就是一個普通人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