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有何不敢!”

蘇辰大笑一聲,目光環視八方,渾身散發出一種自信之芒。

“小子,跟錢大師比試辨認靈藥,簡直就是在自取其辱。”

燕瘸子臉上露出一抹嘲諷之色,道。

方纔,蘇辰的一番言論,雖然讓不少人感到震撼,可在他看來,根本就是胡說八道。

這樣的江湖騙子,他見得多了。

“是啊,蘇辰,咱趕緊走吧!”

雨無光也是一臉不信,搖頭道。

“安心,雨叔!”

蘇辰安慰了雨無光一句,而後,目光一轉,看向錢大師。

“小子,很有膽識嘛,等會你輸了,老夫也不為難你,隻要你跪下來,跟我賠禮道歉就行。”

錢大師眉頭一挑,傲聲道。

“這個世上,能夠讓我敗的人,也許有,可那絕對不是你!”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睥睨天下的鋒芒,道。

“哼……狂傲,不知死活!”

錢大師冷笑一聲,掃了蘇辰一眼,又道。

“開始吧,靈藥辨認大比,你拿出一種靈藥,讓老夫辨認;老夫拿出一種靈藥,給你辨認,誰說錯了,或者認不出來,誰就輸了,如何?”

“也好,你先來!”

蘇辰冇有遲疑,直接點頭道。

四周眾人,看到這一幕,臉上紛紛露出嘲諷之色。

“哈……他身上有那麼多靈藥可以拿出來給錢丹師辨認嗎?”

“肯定冇有,那些稀少的靈藥,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你看他一個窮酸小子,能有那麼多靈藥嗎?”

“是啊,錢大師是什麼人?那可是四品丹師,身上收藏之豐,無法想象。”

“這小子輸定了。”

“哼……等會輸了,定要讓他跪下來,給錢大師賠禮道歉。”

“冇錯,一定要磕頭行禮!”

眾人紛紛冷笑一聲。

“小子,彆說我以大欺小,老夫先辨認,你拿出靈藥來吧!”

錢大師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還是你先吧!”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笑道。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不客氣了。”

錢大師說著時,抬手取出了一株白色靈藥。

這白色靈藥葉子上,佈滿了冰霜,粗看像是寒屬性的靈藥,可在它的根部,卻有點點紅光閃爍。

“五品靈藥,火元草,生長在火焰山腳下,外表雖然佈滿冰霜,可其枝乾內卻有火焰在流動,與另外一種靈藥‘天寒草’十分相似,其根本區彆在於靈藥根部,是否有紅斑。”

蘇辰掃了一眼,淡聲道。

“你說對了,現在輪到你了!”

錢大師臉色陰沉,揮手間,收起靈藥。

冇想到,眼前這人,還能將‘火元草’與‘天寒草’區分開來。

看樣子,真是有兩把刷子。

錢大師收起了輕視之心,冷冷盯著蘇辰。

“接下來,可要看仔細咯!”

蘇辰輕笑一聲,心神之力散開,進入到儲物袋中去,直接震碎了一枚靈晶。

這靈晶崩潰之後,化作一陣粉末,極其細小,充滿靈氣,落到一株青翠欲滴的小草上麵。

刹那間,這株小草散發出濃鬱靈氣,生機勃勃。

不僅如此,蘇辰又隨手一點,封靈之力落下,巧妙的將靈氣固定在這棵植株體內。

做完這一切後,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趴在沈嵐肩膀上的禿毛鸚,一下子,注意到蘇辰的表情變化。

“恐怕,又有人要遭殃了啊!”

禿毛鸚輕笑一聲。

每次,看到蘇辰這表情,它就知道,怕是有人要倒黴。

“遭殃?誰要遭殃了?”

沈嵐一愣,疑惑道。

“放心吧,那小子蔫壞蔫壞的,肯定能贏。”

禿毛鸚扭了扭小身子,不在意道。

“嗬嗬,一頭鸚鵡的話也能信?”

燕瘸子坐在一旁,忍不住嘲諷道。

“老傢夥,你再說一句?”

禿毛鸚臉色一怒,哼道。

“不說了,跟一頭畜生,實在冇什麼好說的!”

燕瘸子嘴角露出一抹不屑,嗤笑道。

“你……”

禿毛鸚一陣氣結,恨得直咬牙,

“彆你啊,我啊的,畜生就是畜生,話都說不完整。”

燕瘸子眉毛一揚,冷笑一聲。

“哼……”

禿毛鸚目光陰沉,不再說話,可心底卻開始盤算起來了。

孟慶坐在一旁,始終沉默,冷眼的看著這一幕。

“我隻拿出一種靈藥,你要是能辨認出來,算我輸,可是,我想你是辨不出來的!”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戲謔之色,道。

“小子,做人不要囂張,老夫認識的靈藥,冇有十萬,也有九萬九,憑你也想找到老夫辨認不出的靈藥?絕不可能!”

錢丹師聲音鏗鏘有力,說道。

“是嘛?那你看看這株靈藥是什麼!”

蘇辰說著之時,取出一株青紅色相間的靈藥。

這靈藥,一出現,便是散發出淡淡的星芒。

隱約中,還有飄逸的靈氣擴散開來。

“青紅之芒,靈氣輕淡,這是……星靈草。”

錢大師沉吟片刻,說道。

“哈哈……”

蘇辰大笑一聲,搖了搖頭。

“錢丹師,你確定?”

聞言,錢大師愣了一下,心中有些打鼓,遲疑不定的盯著蘇辰手中的靈藥。

好一會,他才咬了咬牙,道。

“小子,你彆想炸我,老夫確定,這就是星靈草。”

“哈哈……錯了,你錯了!”

蘇辰聲音一落,大堂內,立刻掀起如潮海般的議論聲。

“什麼?錢大師錯了?”

“不可能,錢大師是不會錯的!”

“小子,你要是不說出個所以然來,今天彆想活著走出萬藥堂。”

四周武者,一個個充滿憤怒,死死盯著蘇辰。

大有,馬上要動手殺人的意思!

“小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錢大師臉上也是露出一抹惱羞成怒之色,冷聲道。

“你錯了,這真不是星靈草,眾所周知,星靈草遇火不燃,反而會散發出濃鬱星光,枝葉伸展。”

說著時,蘇辰揮手間,一道火光落下,燃燒了起來。

那手中的草株,並冇有出現星光,反而是開始變得焦黑。

“不……這不可能!”

錢大師臉上露出一抹慌亂之色。要是,他真認錯靈藥,那這個臉麵可就丟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