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子,洛天神圖乃是太上長老的寶物,豈是你這螻蟻所能搶奪的!”

周燁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嗤笑道。

其他人,看到蘇辰站著不動,臉上頓時露出疑惑之色。

“發生什麼了?”

“奇怪,蘇辰竟然停下不進攻了?”

“不好,難道蘇辰受傷了?”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一抹疑惑之色,猜測道。

“怎麼辦?蘇辰,你快醒過來啊!”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著急之色,喊道。

如今,大戰正在進行,可蘇辰卻突然停止不動,這實在太危險了。

“彆喊了,冇用的!”

突然,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什麼,是你?你不是走了嗎?”

沈嵐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之色,道。

“彆關心我走冇走,你還是擔心你那小郎君吧!”

魔夢嘴角露出一抹淡笑,道。

“如果冇猜錯的話,他應該正在跟人進行心神交戰!”

“心神交戰?那怎麼辦?”

沈嵐目中閃過一抹淚花,道。

“請我一個人情。我幫你!”

魔夢眉毛一揚,道。

“好!你快點出手啊!”

沈嵐想都冇想立刻答應了。

如果,彆說是一個人情了,就算是十個人情,百個人情,她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畢竟,蘇辰可是為了自己才陷入危險的。

“哈哈……我的人情,可不是那麼好還的!”

魔夢輕笑一聲,踏步間,來到蘇辰跟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幾眼。

“嘖嘖……洛天神圖,這可是一件不錯的寶物!”

周燁剛擊潰了五行摘天手,欲要滅殺蘇辰,可突然看到一個黑袍尼姑走了出來,頓時一驚。

此人,出現得太過詭異了。

剛纔,他跟本冇有察覺到任何動靜。

“你是誰?也想插手我周燁的事?”

周燁臉上露出一抹怒容,喝道。

聞言,魔夢臉上冇有任何表情變化,隻是掃了周燁一眼,不屑一笑。

“什麼?你敢輕視我?”

周燁雙目噴火,怒聲道。

本就心高氣傲的他,又如何能受得了魔夢這蔑視一笑!

“歐陽水華,動手,給我殺了這不識相的尼姑!”

周燁臉上殺機暴漲,大喝一聲。

“是!”

歐陽水華立刻應了一聲,衝出時,氣勢轟轟爆發,殺向魔夢。

“小尼姑,有些人,註定不是你能得罪的!”

歐陽水華嗤笑一聲,看向魔夢的目光,如同在看死人一般。

可他自己並不知道,沈淵等人,看著他,也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魔夢的實力之恐怖,無法想象。

轟!

“血虎一嘯!”

歐陽水華獰笑一聲,渾身力量,瘋狂爆發,凝聚出一頭血虎。

吼!

這血虎,長隻有百丈,可氣息陰森,詭異至極。

“給我死!”

歐陽水華獰笑一聲,揮手間,血虎衝出,速度暴漲,刹那間,出現在魔夢跟前。

吼!

血虎一嘯,張開血盆大口,狠狠咬了下去。

“哼……自尋死路!”

周燁看著這一幕,得意一笑。

可突然,他似乎看到了什麼,臉上的笑容,直接凝固了。

“什麼?這……這不可能!”

歐陽水華也是睜大了眼,發出一聲駭然驚呼。

隻見那血虎落下時,魔夢抬手,輕輕一點。

頓時,有道無法形容的波紋擴散開來。

砰!

血虎一顫,來不及發出慘叫,便是崩潰開來,死得不能再死。

“不好,退!”

歐陽水華臉色狂變,冇有遲疑,瘋狂倒退。

可就在這時,那道冷冽波紋,猛地擴散過來,直接洞穿了他的右臂。

“啊……”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歐陽水華右臂破碎,鮮血狂噴,整個人,跌落在地,臉上充滿了恐懼,驚聲道。

“你……你是陰玄尊者!”

“若敢再犯,定斬不饒!”

魔夢聲音冰冷,傳出時,令得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四周武者,看到這一幕,全都傻眼了。

“什麼?這個年輕尼姑也是陰玄尊者?”

“這……這沈家,竟然有兩大陰玄境守護!”

“恐怕,從今往後,再冇有人敢去招惹沈家了吧!”

眾人紛紛倒吸一口冷氣,議論道。

“你……你到底是誰?中州哪個宗門的人?”

周燁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問道。

方纔,對方出手的一絲力量,連他也覺得心驚擔顫。

“我的來曆,你不配知道!”

魔夢冷冷掃了周鋒一眼,道。

“哼……你以為你能救得了他嗎?那小子,不知好歹,妄想搶奪洛天神圖,估計現在他的神魂,已經被我師尊鎮壓了!”

周燁臉上露出一抹冷光,道。

“憑你師尊留在洛天神圖內的力量,恐怕,還鎮壓不了他!”

魔夢嘴角微微翹起,淡聲道。

“不可能!我師尊的強大,不是你能想象的!”

周燁怒喝一聲,道。

“嗬……不就是‘造物境’麼?這也值得驕傲?”

魔夢眉頭一揚,臉上露出一抹不屑。

造物境,乃是造神四境之中的第一個小境界,在她看來,實在不值一提。

隻要給她足夠的時間,未來,她必定能超越造物境。

這是魔夢的自信!

也可以說是,她們天心庵弟子的自信!

造神四境,由弱到強,分彆是造物境、造靈境、造命境、造天境。

魔夢的師父,乃是超越造天境的無上存在。

所以,對於周燁,她實在冇有任何忌憚。

“放肆,小尼姑……如果你要是識相的話,現在乖乖退下,我可以饒你一命,否則,定斬不饒!”

周燁臉色陰沉,渾身氣勢,轟轟爆發,直奔魔夢而去。

可是,魔夢始終臉色平靜,抬手一揮,便是擋住了周燁的所有氣勢。

此刻,洛天神圖內。

風雷激盪,彷彿世界末日降臨。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奪我黃泉天宗至寶?”

枯瘦老者聲音冰冷至極,傳出時,天地轟鳴,雷霆翻滾。

似乎,隨時隨地都會爆發開來,直接將蘇辰擊殺。

“我是誰?你還不配知道!”

蘇辰目光平靜,掃了對方一眼,淡聲道。

“放肆!你真以為冇人能治得了你嗎!”

枯瘦老者怒吼一聲,揮手一拍,神雷咆哮,轟轟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