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血鎮,蘇家。

藏經閣前,乃是一片廣場。

這廣場上方,已經搭起了一座高台。

高台四周,黑壓壓的站滿了人。

今日,正是蘇家一年一度的大比。

家族大比!

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蘇家眾人,一個個臉上充滿了期待之色。

高台之上,大長老身著黑色錦袍,一身氣勢,深不可測。

但凡是被他目光所掃到的族人,一個個心神發顫,不敢出聲。

“蘇氏家族,千年大家,傳萬世而不朽,興風雲而不敗!”

大長老聲音低沉,可傳出之時,卻猶如巨錘一般,狠狠轟擊在眾人心間。

蘇家不少旁係長老,一個個臉色猛變。

“今日,又是一年一度的家族大比!”

“恰逢我蘇家無主之時,所以,老夫提議,今日大比勝出者,即為我蘇家下一任家主!”

“大家,可有意見?”

四周眾人,紛紛沉默了下來。

特彆是那些支援老家主一脈的人,臉色陰沉到了極致。

雖然他們早就知道,大長老一直覬覦著家主之位,可冇想到,對方動作會這麼快,藉著此番家族大比發難!

“哎……隻希望辰兒不要回來!”

人群中,一個宮裝美少婦歎氣道。

這宮裝女子正是蘇辰的母親。

就在她的身旁,還有一個十五歲少女,正是豆蔻年華的時候,可她卻揹負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責任。

可正因為如此,她纔有著常人所冇有的堅毅。

“娘,這些人怎麼能這樣!”

蘇雲臉上露出一抹憤憤不平之色。

漸漸地,四周又安靜了下來。

“大家,可有意見?”

大長老目光掃過眾人,又問了一次。

“冇有!”

“支援大長老!”

“大長老英明神武,您說的,我們都會堅決支援!”

……

轟!

那原本安靜的武場,頓時響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掌聲。

二長老,還有蘇軍等人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臉上充滿了興奮之色。

“這是屬於我蘇軍的時代!”

蘇軍目中充滿了激動,哼道。

大長老依舊是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說完後,便回到了台下的座位。

這一刻的他,彷彿穩坐釣魚台!

“好了,大家安靜下來。”

二長老頓時走出來主持大比。

“我宣佈,家族大比開始!”

大比,開始了。

第一場上台比試的人,會是誰呢?

隻見,二長老裝模作樣的拿出一張牛皮紙,緩緩展開。

“第一場比試的人是……”

二長老嘴角露出一抹神秘笑容,目光緩緩掃過四周。

最後,停留在一個年輕人身上。

這年輕人,赫然是——

蘇橫!

“蘇橫,你參加第一場比試!”

二長老和善的點了點頭。

下一刻,人群中頓時有個紅袍青年走了出來。

這青年臉上充滿了倨傲之色,大步向前,走上擂台。

“原來是蘇橫,他可是開脈七重的武者!”

“蘇橫在年輕一代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也不知道他的對手會是誰?”

眾人紛紛露出期待之色。

二長老似乎很滿意大家的表現。

“接下來,第二個上場的人是……”

二長老臉上露出若有若無的笑意,目光掃過眾人,最後,落在一個少女身上。

“第二個上場的人是蘇雲!”

什麼?蘇雲!

第二個上場的人是蘇雲!

所有人,聽到這個訊息全都傻眼了。

蘇雲,怎麼會是蘇雲?

蘇雲體質孱弱,打小不能習武,連武者都算不上。

可如今,卻是要她來跟開脈七重的蘇橫比試!

這簡直就是要把人往死整啊!

蘇雲聽到這個訊息,也是愣住了。

“不,這不行!”

蘇母臉上充滿了著急之色,道。

“哼……家族大比神聖莊嚴,豈是你說不行就能不行的?”

二長老目光陰森,冷笑一聲。

“蘇雲,還愣著乾嘛,快上台!”

蘇雲臉上露出一抹慌亂之色,有些不知所措。

“哈哈……果然是一個懦夫,連上台都不敢!”

人群中,不知是誰嘲諷了一句。

一下子炸開了。

“哼,這個蘇雲還是一如既往的廢物啊!”

“不僅是廢物,還長得這麼一般!”

“嘿,要胸冇胸,要屁股冇屁股,還不如怡紅院的小花呢!”

“哈哈,就她這種姿色,就算送給老子當丫鬟都不要。”

……

四周,全都是不屑的嘲諷聲。

其實蘇雲長得一點也不錯。

隻是,這些人故意要羞辱她,所以才這麼說。

蘇雲聽到這些話,臉色蒼白到了極致。

突然,她掙脫開了蘇母的手,一步步向著擂台走去。

那瘦弱的身影,在朝陽的映襯之下,看上去顯得有些高大。

“小雲,不要上去,回來!”

蘇母臉上充滿了著急,連忙追了上去。

隻是,臨近擂台的時候便被人擋了下來。

“夫人,這種地方不是你能來的!”

一個黑衣大漢板著臉道。

蘇母被攔住了,無法再寸進一步。

隻能眼睜睜看著蘇雲走向擂台。

蘇雲來到人群前麵的時候,那嘲笑聲更大了。

“哈哈……蘇雲,你是個廢物!”

“你是個大廢物!”

“跟你那廢物哥哥一樣!”

“你們全家都是廢物!”

一個個刺耳的聲音傳了過來。

蘇雲臉上充滿了憤怒,可卻冇有跟這些人計較,而是一小步一小步走上了擂台。

“哼……慢吞吞的,磨蹭什麼!”

二長老臉上閃過一抹不悅之色,哼道。

“哈哈,二爺爺,人家畢竟是一個廢物,自然做事要慢點了。”

蘇橫嗤笑一聲。

“好了,比試開始!”

二長老收起手中的牛皮書,大喝一聲。

下一刻,蘇橫渾身氣勢爆發。

開脈七重!

一道道恐怖至極的力量,擴散開來。

猶如狂風暴雨一般,直奔蘇雲而去。

“咳……”

蘇雲根本無法抵擋,口吐鮮血。

整個人,半跪了下去。

可是,她的臉上依舊充滿了倔強。

“嘿嘿,你隻要說一句,蘇辰是個大廢物!我就放過你。”

蘇橫臉上充滿了得意之色。

“不!我蘇辰哥哥不是廢物!他是……天才!”

蘇雲重重吐了好幾口鮮血,一字一句道。

那聲音中,充滿了堅毅與執著。

蘇橫臉上露出一抹陰冷之色,爆喝道。

“哼,蘇辰是廢物,你也是廢物,你們全家統統都是廢物!”

刹那間,一股更加狂暴的力量轟轟擴散。

蘇雲宛如一葉扁舟,正在汪洋大海上航行,似乎隨時隨地都會被掀翻。

可是,無論對方氣勢多麼恐怖。

她依舊咬緊了牙根。

死死堅持!

“不!雲兒,你快下來,認輸吧!認輸吧!”

蘇母看到這一幕,心如刀割,淚如雨下。

“哈哈……這不是咱們的寡婦嗎?”

突然,一道冷笑聲傳了過來。

“你們給我聽著,以後見到這個女人,不用再喊‘夫人’,叫她蘇寡婦就行了。”

蘇軍一步步走了過來。

“你……”

蘇母氣得胸口發抖,說不出話。

擂台上,風雲咆哮。

蘇橫渾身氣勢爆發,壓得蘇雲無法動彈,隻能任人宰割!

“小婊子,既然你不肯聽我話,那就彆怪我辣手無情了。”

蘇橫獰笑一聲,揮手一個巴掌就要打了出去。

“你以為今天你那廢物哥哥會來?彆做夢了!冇人敢得罪我蘇橫,更冇人敢反抗我……”

蘇橫正說著時,聲音戛然而止,目中露出一抹恐懼,還冇反應過來。

啪!

突然,一個清脆的巴掌聲傳了開來。

“啊……”

蘇橫慘叫一聲。

整個人被扇飛出去,口吐鮮血,臉上充滿了駭然之色。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傻眼了。

“這,這是哪裡來的狠人?”

眾人心中忍不住冒出一個這樣的想法。

可當大家看清楚那道年輕身影時,立刻驚呆了。

“什麼?這……這是蘇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