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就算動手,我未必會輸給對方!”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滔天戰意,自通道。

隻是,真正打起來的話,變故還是很多。

這個烈明鏡,也遠不是表麵上看起來這般簡單。

雖然,他從始至終都表現出很憤怒的樣子,可蘇辰隱隱覺得,這一切,都是表象罷了。

包括,烈明鏡顯露出來的修為,也隻是為了迷惑人而已。

“北陽天府,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精芒,喃聲道。

這時候,沈嵐走了過來,臉上還餘留著一抹震驚。

“蘇辰,冇事吧?”

沈嵐目中露出濃濃的關心,道。

“冇事,我們走吧!”

蘇辰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而後,二人離開了。

這時候,藥街儘頭,忽地走出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麵容俊俏到了極致的男子。

任何女子,隻要看上一眼,都會被此人給深深迷戀住。

特彆是他的雙眼,竟然深邃如星空,包羅萬象。

唯一讓人感到奇怪的是,這男子,晴天無雨,也無陽的情況下。

他卻撐著一把傘。

這傘,看起來十分簡單,好似油紙做成,可卻是血色的。

如果細看,便會發現,這油紙上麵,還刻著一個個黑眼形狀的圖案。

這圖案,好似邪惡之眼、罪惡之眼、陰暗之眼。

“曇花一現日,似景再流年……”

俊俏男子撐著油紙傘,一步步,走進人群。

伴隨著他走過,四周的武者,連慘叫聲都來不及傳出,直接化作一片枯骨。

如此詭異的一幕,竟然出現了。

短短不到十息的時間,整個藥街,化作一片修羅地獄。

死亡之意,籠罩四方。

包括,那個看上去很精明的崔胖子,此刻也躺在地上,睜大了眼,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血……血魔……”

崔胖子嘴角微動,拚了命,吐出這幾個字後,便是斷氣而亡。

這時候,虛無之內,赫然出現一隻血眼。

光芒照耀之下。

所有死去的武者,渾身氣血飛出,宛如河流一般,流入到血眼中去。

到最後,地上,枯骨一片,猶如人間煉獄。

而天上,血眼神光,照耀八方,耀眼奪目,猶如死亡神境。

“收!”

俊俏男子輕哼一聲,揮手間,將那顆吸收了無數生命精華的血眼,收入手中,仔細打量。

“等著吧……陰陽雙眼合壁的日子,要到了。”

俊俏男子抬起頭,深深看了張家一眼,而後,又看向蘇辰所在的沈家。

緊接著,他一個踏步走出,消失了。

北陽府城,東風大道。

一座掛著‘張家’二字的府邸內,有箇中年人,正在修煉。

此人,正是‘張煥’。

突然,張煥雙眸睜開,露出一抹陰冷血光。

這血光的氣息,與那俊俏男子的血眼氣息,有幾分相似。

“奇怪了,為何我會有種不好的預感,莫非是被人盯上了?”

張煥眉頭緊皺,喃聲道。

半響後,他搖了搖頭,壓下心底的思慮,目中冷光一閃。

“哼……隻要我再吞一些人,修為必定能突破,到時候,誰滅誰,還不一定呢!”

張煥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陰森的笑容。

這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道恭敬的聲音。

“家主,明天的宴會都安排妥當了!”

聞言,張煥起身,推開房門,赫然看到一個身著紫衣華服的人,低著頭,一臉恭敬。

此人,竟然是鎮龍衛‘張夜風’。

按理說,張夜風的實力、地位,比起‘張煥’要高得多纔對。

可眼下,張夜風卻是躬著身,如同下人一般,聽候張煥的差遣。

這簡直不可思議!

“嗯……不錯!”

‘張煥’深深打量了張夜風一眼,臉上露出滿意之色,點了點頭,又問道。

“最近,北陽府城,冇發生什麼意外吧?”

“冇什麼大事,隻是,出了一個敢挑釁我張家的小賊。”

張夜風目中閃過一抹血煞之芒,怒聲道。

“既然敢挑釁我張家,那就殺了!”

‘張煥’臉上殺機一閃,寒聲道。

“知道,屬下已經在安排了,先抓了這小賊身邊的人,令其投鼠忌器,再攜雷霆之勢鎮壓。”

張夜風渾身氣息陰森,道。

“好,你做事,我放心!”

‘張煥’揮了揮手,讓張夜風退了下去。

望著張夜風遠去的背影,他的目中,閃過一抹滿意之色。

“這魔種就是好用,連陰玄境,也能輕鬆控製。”

‘張煥’嘴角微微翹起,淡聲道。

隻是,突然,他腦海內想起了什麼,眉頭皺了起來。

“魔種雖然強大,可是,麵對那個小畜生,怎麼就冇有效果呢?”

‘張煥’臉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道。

“當初,九潭秘境內,那個小畜生最後到底是怎麼把魔種煉化?真是讓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一想到那人,‘張煥’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心底裡,還是十分懼怕對方。

另外一邊,沈家。

蘇辰剛進門,立刻看到,整個沈家都在忙前忙後,似乎在收拾東西。

大廳內,沈家備好了酒席。

蘇辰本想推脫,可拗不過沈淵的執著邀請。

“蘇辰公子,請坐!”

沈淵臉上掛著笑容,熱情道。

此刻的他,看起來恢複得很好,比起早上,臉色又紅潤了許多。

沈澤見到蘇辰,目光有些躲閃,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

“還不快點給蘇辰公子倒酒!”

剛一入坐,沈淵便是狠狠掃了沈澤一眼,凝聲道。

聞言,沈澤臉上露出一抹尷尬之色,給蘇辰倒了酒後,躬身道。

“公子大恩大德,沈澤永生難忘,我敬公子一杯,先乾爲敬!”

沈澤說完後,立刻把自己杯中的酒,一飲而儘。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是我應該做的!”

蘇辰擺了擺手,道。

接下來,沈家的其他人,也都來給蘇辰敬酒。

酒過三巡,沈淵說出了自己接下來的打算。

“公子,這一頓,也算是離彆宴了,過幾天,我們沈家就會離開。”

沈淵目中閃過一抹緬懷之色,道。

聞言,蘇辰一愣。“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