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咦……這速度,挺快的嘛,也許不用三天,隻要一天就能煉化了這道意誌。”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精芒,喃聲道。

這時候,他發現,九層心塔的第一層,已經有一小半地方亮起來了。

蘇辰收迴心神,閉上眼,思考自己接下來的行動。

如今,煉製六品龍象丹的材料,隻缺少一種陰玄境妖獸的心頭血。

陰玄境的妖獸,本來就不多,何況是要獲取其中的心頭血,更是困難重重。

“如果市場上買不到,那就隻能自己去斷龍山脈深處碰碰運氣了。”

蘇辰目光一閃,心底頓時有了決定。

叩!叩!叩!

突然,屋外傳來陣陣敲門的聲音。

“進來!”

蘇辰抬起頭時,頓時看到錢大鼎推開門,走了進來。

“公子,今天我們有什麼安排嗎?”

錢大鼎神色恭敬,道。

如今的他,已經適應了自己的身份。

那就是,當好蘇辰的奴仆!

方纔,蘇辰硬撼天地意誌的一幕,讓他心悸不已。

跟了這樣的主子,錢大鼎一點小心思都不敢再有了。

“等一個人!”

蘇辰目光一閃,道。

聞言,錢大鼎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剛想詢問,具體等誰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下人的聲音。

“蘇公子,外麵有個自稱‘孟慶’的想見您!”

沈家一個下人,腳步匆匆走了過來,恭聲道。

“好的,你讓他過來吧!”

蘇辰淡笑一聲。

不一會兒,孟慶就走了進來,臉上充滿了恭敬。

“見過公子!”

說完後,他又朝著錢大師點了點頭。

“公子,張家的宴席開始了,幾乎把整個北陽府城的嬰境武者都邀請過去了。”

孟慶眉頭一皺,緊聲道。

“全都邀請過去了?”

蘇辰臉色一怔,心底露出一抹凝重之意。

看來,這一次,張家圖謀甚大啊!

“冇錯,隻要是嬰境武者都去了!”

孟慶點了點頭,道。

“是啊,我父親好像也去了!”

這時候,沈嵐走了進來,插聲道。

“什麼?伯父也去了?”

蘇辰眉頭,頓時皺得更緊了。

如今的張家,在他看來,簡直就是一片暗流湧動的凶海。

隻要進去了,都有可能萬劫不複。

“嗯……我父親半個時辰前走的,算算時間,應該到了。”

沈嵐深吸口氣,憂聲道。

“我父親他們不會有危險吧?”

“彆擔心,我們去看看,如果張家真敢亂來,我絕不會放過他們!”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寒光,冷聲道。

“是啊,沈姑娘不用擔心,一切有公子!”

錢大師也趕忙出聲,安慰道。

“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沈嵐眉頭一皺,凝聲道。

“好!”

蘇辰點點頭,轉身間,帶著眾人直奔張家而去。

北陽府城,張家。

喜鐘長鳴。

從清晨開始,賓客便是絡繹不絕。

其中,大部分人是衝著張夜風而來。

畢竟大秦鎮龍衛的身份,非同一般。

張府之內,擺放的桌子,至少多達千桌。

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儘頭。

嬰境以上的武者,全部到來。

當喜鐘迴盪開來之時,張府之內,一道紅光,陡然落下。

那是一個紫袍中年,臉容略顯蒼老,可他的氣息,卻是強悍無比。

一出現,猛地有股浩瀚氣息,擴散開來,引得眾人心神轟鳴。

“拜見張二爺!”

眾人齊齊出聲道。

張家,有三位‘大佬級’人物,其中名望最高的,乃是鎮龍衛‘張夜風’。

其次,便是眼前這位‘張二爺’,擅長陣法之道,雖然修為隻是嬰境,可佈置下來的陣法,卻可以絞殺陰玄強者。

排在最後的是‘張煥’,也就是張家的現任家主。

按理說,今天賓客齊至,應該是‘張煥’這位家主,出來接待纔對,可卻冇有看到人。

不少來客,心中不免露出了疑惑。

“諸位遠道而來的朋友,你們好!”

張二爺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目光環視八方,高聲道。

誰也冇有注意到,他的臉上雖然掛滿了笑容,可雙眼之內,卻充滿了擔憂。

張府外,蘇辰與孟慶等人,身影紛紛降落。

他們的到來,冇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你們先進去,不要聲張,一切小心,我去去就來!”

蘇辰目光一閃,掃了張府一眼,沉聲道。

不知為何,這座府邸給他的感覺,十分危險。

由不得他不謹慎對待。

“公子,我們先去了!”

孟慶深吸口氣,道。

而後,他們一行三人,進入了張家。

“張家,絕對有秘密!”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芒,踏步間,直接進入到內院。

整個宴會,都在張府外院。

所以,眼下這內院倒是一片寂靜。

蘇辰的查探,小心翼翼,從張家內院開始查起。

誰也冇有注意到,就在張家內院的一處密室之中。

有一個巨大的血池。

那血池內,正盤膝坐著張家的四大護法,還有一個便是那鎮龍衛‘張夜風’。

“小畜生,等老夫踏入陰玄後期,一定弄死你!”

張夜風臉上露出一抹陰森寒光。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自己兒子竟然會喪命在蘇辰手中。

這時候,血池之內。

正漂浮著一隻拳頭大小的眼睛。

這眼睛,被鮮血染紅了,不斷有詭異黑霧擴散開來。

融入到張夜風等人體內。

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他們的力量便增長了一倍。

渾身氣息,變得更加陰寒了。

每個人的雙眼之內,都在閃著幽芒。

看起來,詭異至極。

“血魔之眼的力量,又耗儘了!”

一個臉容威嚴的男子,走了過來,揮手間,收起了那顆血眼。

這男子,不是彆人,正是張家之主‘張煥’。

“拜見家主!”

眾人齊齊躬身行禮,臉上充滿了恭敬之色。

大家之所以能有今天的修為,全靠張煥,所以對他恭敬至極。

甚至,還越發忠心了。

“雖然冇辦法讓你們修為突破,可有了魔血,你們的力量,一樣可以暴漲。”

張煥臉上充滿了冰冷之色,揮手間,血池之內,飛出了五滴黑色精血,落在這五人手中。即使是張夜風,看到這滴黑色精血的時候,目中也充滿了激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