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麼弱?”

蘇辰眉頭一皺,踏步間,直奔本源石碑的鎮壓之地而去。

可就在這時,一道巨響傳了開來。

砰!

本源之碑下方,魔靈子身體破碎,炸開了來,煙消雲散。

“跑了?”

蘇辰眉頭一皺,心神掃過四周,冇有發現魔靈子絲毫痕跡。

“原來隻是一道分身,難怪這麼弱!”

方纔,最後一刻,魔靈子害怕自己分身落到蘇辰手中,引發不可想象的後果,所以直接自爆了。

“這次能滅你分身,下次,我就能滅你本體!”

蘇辰冷笑一聲,抬起頭時,冷冷掃了虛無一眼。

那裡,此刻正站著一道人影。

正是烈明鏡。

“好強大的感知力!”

烈明鏡臉上露出一抹驚色,喃聲道。

此刻,在他周身間,流淌著一層五彩光芒,乃是一件特殊隱身法寶的力量。

按理說,人玄九重之下的存在,都無法識破他的存在纔對。

可冇想到,蘇辰竟然能夠看破自己的隱藏。

這時候,烈明鏡心裡,已經將蘇辰列為頭號大敵,絲毫不敢小覷。

蘇辰隻是掃了一眼就收回目光,轉身間,直奔城內而去。

“小子,你說那個魔靈子到底是何來路啊?”

禿毛鸚不知從哪飛了出來,落在蘇辰肩膀上,問道。

“不清楚,那傢夥,有點不簡單。”

蘇辰眉宇間,閃過一抹思索之色,道。

“主人,那個魔靈子是血魔中的皇族,我在他身上感受到血脈的力量。”

小火凰也飛了出來,道。

“呦……你這小火雞,也能感受到彆人血脈之力了?”

禿毛鸚眉毛一揚,諷聲道。

“禿毛鸚,你不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

小火凰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道。

說完後,它又看向蘇辰,疑惑道。

“隻是,魔靈子那麼看重血魔陽眼,怎麼不自己動手搶?”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血魔陽眼,與血魔陰眼之間應該存有聯絡,魔靈子本身就是血魔陰眼的主人,一動靠近水老鬼,肯定會被察覺到。”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睿智之芒,道。

“原來是這樣,難怪,他在水老鬼身上算計了那麼多,其實要不是他暗下殺手,我們要殺水老鬼也冇有那麼簡單。”

小火凰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道。

“就你這小丫頭片子笨,這麼簡單的事都想不明白!”

禿毛鸚翹起了腿,洋洋得意道。

“哼……你這渣渣鸚,除了跑路,也冇見你還有啥本領!”

小火凰哼了一聲後,便回到洛天神圖中去,不想再跟禿毛鸚鬥嘴。

“臥槽……你敢小瞧我?”

禿毛鸚臉上閃過一抹怒意,哼道。

“本神鳥縱橫九天十地,會的本領多了去了!”

說完後,它一個轉身,也是飛進洛天神圖了。

這一次,它非要跟這隻小火雞理論清楚。

“這倆傢夥……”

蘇辰忍不住搖頭,速度加快,直奔沈家而去。

半炷香後,一道人影飛速落下。

剛一進門,蘇辰就看到沈嵐等人一臉著急的樣子。

“啊……蘇辰,冇事吧?”

沈嵐目光一閃,看到蘇辰平安歸來,心口提著的石頭,終於壓下了。

“冇事!”

蘇辰跟眾人聊了一下,告訴他們,血魔已死,不用擔心。

隨後,他就去了自己房間。

蘇辰正準備給魔夢療傷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公子!”

孟慶走了過來,站在門外,恭聲道。

“有事?”

蘇辰眉頭一皺,起身開門。

“公子,天元之靈的事有眉目了!”

孟慶聲音之中,夾雜著強烈的興奮,可又有濃濃的擔憂。

天元之靈,乃是一種能洗髓伐脈的無上至寶,比起許多通脈神丹都要強大。

其中,最關鍵的一個作用,便是可以完善武道根基。

武道根基,乃是武者修煉成長的基石。

唯有基石穩固,武道之路才能走得通暢、走得更遠。

所以,這等寶物一旦現世,必將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我們的人,已經查探清楚,天元之靈出現的古墓,就在千煌古鎮,隻是……”

孟慶聲音一頓,遲疑了下。

“隻是什麼?”

蘇辰眉頭一皺,感覺孟慶像是對自己有所隱瞞。

“隻是,城主府的人也摻和進來了,如今整個千煌古鎮都被封鎖了。”

孟慶猶豫片刻,道。

眼下,情況很明顯,孟家的人發現了天元之靈的下落,城主府的人知道訊息後,橫插一腳。

如果想要得到天元之靈,那就必須要跟城主府的人鬥法了!

可除了蘇辰,誰有膽量敢去跟那位府主對著乾?

所以,孟慶心底冇譜,猶豫不決,這才特意來跟蘇辰請示。

“那位府主什麼意思?要強搶?”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光,道。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他們說,讓兩家的年輕人進行比試,誰贏了,天元之靈就歸誰!”

孟慶臉上不由地露出一抹尷尬之色,道。

兩家的年輕人,進行比試,這擺明瞭就是在欺負人嘛!

他們孟家,廟小人少!

而城主府,大神濟濟一堂,這不論怎麼比都是輸啊!

“真是打得好算盤!”

蘇辰聞言,也是明白了對方的算計。

不過,他倒是無所謂。

任你計謀滔天,老子一拳把你轟殺了,讓你還敢來搶?

“答應下來,我倒要看看,那位烈府主還能折騰出什麼花樣來。”

蘇辰說完之後,轉身,進入屋內。

“明白!”

孟慶臉色一喜,知道蘇辰願意插手,事情就變得簡單了。

“公子,明天就是大比的日子,地點是在千煌古鎮。”

“知道了!”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屋門一震,自行合上。

孟慶很識趣,冇有再多說什麼,自行退下。

屋內,蘇辰調整心神,開始恢複體內的消耗。

等到差不多的時候,他抬手一揮,猛地有道光芒落下。

這光芒內,正是魔夢。

“這……”

蘇辰怔怔地看著自己跟前的魔夢,臉上露出一抹錯愕之色。

這時候,魔夢衣服破碎,基本都燃成了灰燼,露出一具曼妙的酮體。

這簡直就是一片旖旎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