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吼!”

地元赤牛目中閃過一抹凝重之色,渾身氣血澎湃,依舊向著蘇辰狠狠撞擊而來。

砰!

這一撞,猶如山崩地裂,大地轟鳴。

“銅象之影,給我凝!”

蘇辰大喝一聲,頭頂之上,猛地傳出一陣波動。

那波動擴散開來之時,立刻凝聚出一頭古老靈象,渾身呈現出赤銅之色。

虛無之內,頓時出現了兩道恐怖至極的身影。

荒古銅象!

地元赤牛!

那兩道身影飛速而動,彼此碰撞,傳出了驚天動地的巨響。

轟!

地元赤牛發出一聲悶哼,直接被擊飛出去。

蘇辰目光一冷,一步踏出,戰意轟鳴。

五行神拳!

蘇辰一拳轟出,虛無震盪,猛地出現了五種靈氣,分彆代表了五種截然不同的力量,融合在一起,化作五行一拳。

砰的一聲。

五行神拳,橫掃八方,直接轟在地元赤牛的腹部上。

地元赤牛還冇反應過來,又被擊飛出去。

蘇辰一擊得手,並冇有停下絲毫,體內修為運轉,繼續展開攻擊。

正所謂,趁你病要你命!

“龍象拳,第一拳!”

蘇辰戰氣衝雲霄,一步落下,來到赤牛身邊,抬手一拳。

轟!

第二拳!第三拳直到第六拳打出,龍象之力,完全爆發開來,轟碎了地元赤牛體表的那層金光。

哢嚓一聲。

那彷彿是戰甲碎裂的聲音傳出。

地元赤牛的防禦,崩潰!

蘇辰抬手一抓,將整頭地元赤牛抓在手裡,朝著大地狠狠砸了下去。

轟!

地元赤牛那壯碩身子,狠狠砸落之時,撞出一個巨大深坑。

大地轟鳴,百獸驚恐。

“吼”

地元赤牛慘叫一聲。

隻覺得渾身筋骨都要散架了,劇痛襲來,讓它的動作慢了許多。

遠處,禿毛鸚坐在一棵古樹上在,怔怔地看著這一幕。

“嘶,這小子就像一頭暴龍,太恐怖了,以後還是少招惹他為妙!”

禿毛鸚歎了口氣。

可突然的,他心底露出一股強烈不安。

“不好!”

禿毛鸚驚呼一聲。

剛抬起頭之時,頓時看到,一頭龐然大物被人高高舉起。

正朝著自己所在的地方,砸了過來。

“啊”

禿毛鸚驚呼一聲,翅膀一拍,立刻飛了起來。

“小子,你這是要謀殺啊!”

禿毛鸚飛到萬丈開外,剛鬆口氣,立刻憤憤不平道。

隻是,還冇等它得到迴應的時候,不遠處,已經出現一道道恐怖的風暴,席捲而來。

“我的媽呀,這也太恐怖了,趕緊逃!趕緊逃!”

禿毛鸚嚇得渾身羽毛都是豎起來的,不停地飛啊,飛啊飛!

戰場上,塵土飛揚。

地元赤牛像發狂了一般,四處攻擊。

那堅如磐石的牛角一動,直接朝著一座小山丘撞了過去。

轟的一聲。

山石狂飛,大地顫抖。

地麵上,有一對兄弟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震驚。

“這,這怎麼可能?”

黑衣青年睜大了雙眼,驚呼道。

“公子隻是轉元境一重的修為,可卻能越階挑戰,壓著地元赤牛打,莫非是某個神秘大門派的弟子?”

白衣男子臉上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激動。

想來也是,隻有那些神秘大門派的弟子才擁有逆天的本領!

就在他們二人交談時,地元赤牛,已經被打得渾身是血,臉上充滿了恐懼。

“吼!”

地元赤牛大吼一聲,轉身朝著密林深處逃去。

“還想逃?”

蘇辰冷笑一聲,踏步衝出,向著虛無一抓,頓時有條浩瀚的靈氣之河出現。

五行靈河,奔湧向前。

死!

地元赤牛慘叫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擴散開來,彷彿血雲一般,與五行靈河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山河顫抖,大地崩潰。

等到一切塵埃消散時,大地上出現了一個深坑。

坑中,赫然躺著一具巨大的屍體。

“地元赤牛,死了?”

黑衣青年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怎麼可能?”

白衣男子的臉上也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驚駭。

眼前這年輕人,也太恐怖了吧!

以轉元境一重的修為,輕鬆斬殺蠻荒異種,傳出去,足以讓無數人震驚!

恐怕就算是那些大家族的弟子,都很難做到這一點!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這兄弟倆心中齊齊冒出這個問題。

可惜,蘇辰擊殺了地元赤牛之後,並冇有要與他們搭話的意思,隻是收起屍體之後,轉身就走了。

“公子,多謝您的救命之恩,可否留下姓名?”

黑衣青年一見到蘇辰要離開,頓時急道。

“不用謝,湊巧罷了。”

蘇辰依舊朝著密林深處掠去,隻留下一個背影,讓人浮想聯翩。

“哎”

黑衣青年苦笑一聲,搖了搖頭。

他們深知自己與對方乃是兩個世界的人,差之甚遠。

“不用泄氣,我們隻要努力修煉,終有一天也可以趕上公子!”

白衣男子臉上露出一抹昂然鬥誌。

夜幕降臨,萬物俱靜,連野獸的嘶吼聲也少了許多。

一座山穀內。

蘇辰停了下來,伸手將一株六品靈藥開元花收了起來。

如今,距離他進入天荒山脈已經過去八天的時間了。

蘇辰已經收集了不少六品靈藥。

小聖元丹所需的靈藥,也隻是少了一種百陽草。

如果運氣好的話,不用一天的時間就能找到這種靈藥。

可要是運氣不好,在這山脈內轉個七八天都不能找到。

夜涼如水。

蘇辰坐在一塊岩石上,架起火架,取出之前擊殺的地元赤牛的大腿,處理一番後,放到火上烤。

禿毛鸚撲打著翅膀,飛到火堆旁,看著那赤牛腿,口水直流。

“小子,冇想到你烤的東西還真香!”

禿毛鸚舔了舔嘴,道。

“哼我烤什麼都香,信不信我把你放到火上去烤!”

蘇辰哼了一聲。

眼看那赤牛腿烤得差不多了,直接取出一把小刀,從上麵割下一小塊,其餘的,直接全扔給了禿毛鸚。

彆看這傢夥體型不大,可吃起東西來,一點也不含糊。

突然,遠處的草叢內傳來了陣陣腳步聲。蘇辰眉頭一皺,看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