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丫的,這裡的三火神樹總共有一百零八棵,發財了!”

禿毛鸚雙眼之內閃著興奮之芒,竄了出去,又是一鏟子下去,挖起一棵火樹。

隨著三火神樹數量的減少。

此地靈氣,一下子變得混亂起來。

可是,禿毛鸚並未理會,轉身之時,朝著另外一棵三火神樹挖去。

這些三火神樹都是一方大陣的陣眼,挖走之後,自然會影響到此地的大陣。

不過,禿毛鸚一點也不在意。

它已經看出來了,這方大陣,乃是在為蒼穹之內那輪鳳陽提供力量。

這也是為何,原本隻能存在一千年的鳳陽,為何可以留到今天的原因。

不過,隨著時間流逝,該隕落的終將會逝去。

而且,小火凰已經在煉化那輪鳳陽了,所以,這方大陣也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禿毛鸚信心滿滿,以為自己,已經看透此地的所有秘密。

可實際上,卻是差得遠啊!

這方大陣,又豈止是為鳳陽提供力量那麼簡單。

真正原因,還是這為了鎮壓此地一件魔物啊!

“三火神樹,給我起!”

禿毛渾身羽毛都豎起來了,低喝一聲。

砰!

第九十九棵火神樹,飛了起來。

一下子,被它收入囊中。

緊接著,第一百棵火神樹,也被挖走了。

一百零一棵!

一百零三棵!

一百零五棵!

……

到最後,一百零八棵火神樹,全都被它一股腦挖走了。

突然,一陣冷風吹了過來,禿毛鸚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這時候,它抬起頭看向蒼穹之時。

那輪鳳陽的光芒,開始閃爍,變得黯淡至極。

“咦……不對啊,這地方,怎麼變得陰森起來了?”

禿毛鸚輕喃一聲,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砰!

突然,一道驚天巨響傳了出來。

那大地中央,開始坍塌,露出一道巨大裂縫。

裂縫之內,咆哮聲不斷。

慢慢地,有一道無比陰森的氣息,傳了出來。

“毀滅魔族?”

禿毛鸚臉色一凝,鼻子嗅了嗅,驚呼一聲。

下一刻,無儘血霧,翻滾而動,朝著裂縫外湧了出來。

轟隆隆聲傳出。

一尊腐朽的青銅鼎,從裂縫內,飛了出來。

這青銅鼎,看起來彷彿擁有萬載歲月,上麵血跡斑斑。

所有圖案,都變得模糊不清。

可即使如此,禿毛鸚還是能夠從中感受到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

“咦……”

禿毛鸚目光一凝,完全落在那青銅鼎內,立刻看到,其中有一顆血色的眼睛。

這顆血色眼睛,原本是禁閉著的,可在這個時候,卻睜開了來。

恐怖!

太恐怖了!

一枚本應該死去的眼睛,竟然在動!

“這……這是‘帝血王魔’的眼睛,到底是誰把它封印在這的啊!”

禿毛鸚驚呼一聲,渾身僅有的六根羽毛,全都豎立起來了。

“逃!”

幾乎冇有遲疑,禿毛鸚腳底抹油,立刻就跑!

帝血王魔,乃是血魔一族之中的皇,恐怖到了極致。

幾乎是不死不滅的存在!

禿毛鸚可不敢去招惹它們。

跑!跑!跑!

禿毛鸚渾身羽毛亮起了光芒,飛速疾馳。

顧不上那正在煉化鳳陽的小火凰了,自己先逃了再說。

幾乎就在禿毛鸚遠去之時,那青銅古鼎一陣顫抖。

上麵的帝血魔眼,似乎掙脫開了青銅古鼎的束縛,飛了出來。

轟!

刹那間,帝血魔眼爆發出了璀璨光芒。

砰的一聲!

也就在這時,青銅古鼎上,陡然散發出一道浩瀚的力量。

這力量,充滿神聖與威嚴,出現之時,朝著帝血魔眼鎮壓而去。

帝血魔眼的力量,滔天肆虐,飛出時,狠狠轟在青銅古鼎上麵。

砰!

巨響傳出,整個青銅古鼎顫抖不已。

似乎,就要崩潰開來。

“臥槽……帝血魔眼要破封了。”

禿毛鸚忍不住大罵一聲,倒飛之時,大地之上的古陣,爆發出最後的力量。

轟!

無儘火陽之力,噴湧而出,形成一**日,轟鳴間,朝著帝血魔眼鎮壓而去。

轟隆隆聲傳出。

深淵裂縫之內,無儘血海,不停翻滾。

隱約間,有一尊絕世神魔正要脫困。

轟!

這尊絕世凶魔,踏步間,從萬古歲月中走了出來,散發出前所未有的殺機。

這殺機,似乎破開了一切封印,貫穿了日月輪迴。

出現之時,狠狠轟在禿毛鸚身上。

“嗯……是你這頭鸚鵡!”

突然,一道迴盪在亙古的聲音,傳了開來。

這尊絕世凶魔,似乎認識禿毛鸚一般,聲音中,蘊含了驚訝。

“丫的,你認識本神鳥?”

禿毛鸚身影一頓,停了下來,仔細打量了一眼,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咦……原來隻是一縷魔念,竟然差點被你嚇跑了。”

“魔念,照樣可以滅你!”

一道低沉且霸道的聲音,傳出時,蒼穹之內,猛地飛出一片血海。

轟!

這血海,落下之時,化作一隻九天滅神手,狠狠拍向禿毛鸚。

“哼……如果你是本尊在這裡,我二話不說立馬就走,可惜,你隻是一縷魔念罷了!”

禿毛鸚眉毛一揚,望著那迎麵而來的血海之手,冇有任何懼色。

隻是,它的翅膀猛地一扇。

刹那間,立刻出現一片風暴。

這風暴,飛出時,與那血海之手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無儘風暴,擴散開來,迴盪八方。

蒼穹之內。

那輪鳳陽,一陣搖晃。

似乎隨時都會隕落。

“嗯?鳳凰血脈?”

那青銅古鼎內的魔念,目光一閃,看向蒼穹之內的鳳陽。

刹那間,一股無法形容的殺機,轟轟爆發。

彷彿,它與這輪鳳陽的主人,擁有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

“吼……”

一道無法形容的怒吼聲,傳了出來。

“死!”

天地八方,猛地出現了無儘血霧。

這些血霧,彙聚到一起,融入到青銅古鼎內的帝血魔眼之中。

轟!

刹那間,帝血魔眼睜開了。

一道毀天滅地的血色光柱,飛了出來,貫穿蒼穹,朝著鳳陽轟去。

如果鳳陽被這道血色光柱擊中,那麼,絕對會四分五裂。

甚至是灰飛煙滅。

到那時,小火凰恐怕都無法存活下來。

“不好,那頭破火鳥還在鳳陽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