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任龍還好,本來就隻是半步人玄境。

而萬雷王,還有傅葉這兩人。

乃是真正的人玄高手,不過是暫時封印了修為而已。

真正的人玄境,各方麵的實力都很強,包括他們的防禦。

所以,蘇辰在進攻之時,也是選擇了任龍這個弱雞,不停往死裡揍。

轟!

蘇辰連著打出三拳,逼得任龍節節敗退。

萬雷王實在看不下去了,立刻出手,攔住蘇辰。

“小子,給我死來!”

轟!

隻見,雷霆巨錘落下之時,掀起一大片雷海,席捲而來。

整個天地,一片混亂。

萬雷王爆發的這一擊,蘊含天地之勢,鎮壓一切。

蘇辰根本冇辦法躲避,唯有硬扛。

“雷動九天?那又如何,我依舊能把你給打爆!”

蘇辰冷笑一聲,目中露出一抹冰冷之芒。

轟!

蘇辰氣血沖天而起,凝聚出皇象道影,無敵於世。

砰!

皇象道影,衝出時,立刻擋住了雷動九天的轟擊。

“吞山拳,滅!”

蘇辰低喝一聲,靈氣爆發,一拳打出。

六十四座赤山!

轟轟落下,碾壓一切。

砰!

雷霆巨錘飛出,頓時與這六十四座赤山碰撞到了一起。

“好機會!”

任龍目光一閃,便是看到了出手的絕佳機會,冇有遲疑,南明離火劍,直接朝著虛無一刺。

砰!

天地一震,虛無裂開,立刻嘶啦一聲。

掀起一道萬丈之大的劍虹。

耀眼無比,破空而去,殺向蘇辰。

“巨殺拳!”

傅葉臉上也是寒光一閃,巨殺之力,轟然爆發,化作一隻萬丈之大的拳頭,狠狠打了過去。

三大強者,齊齊出手!

蘇辰,一下子陷入了生死危機。

“死!”

萬雷王獰笑一聲,突然衝了過來,揮手間,打出一個符陣。

轟!

這符文,爆發開來,化作一條條紫色鎖鏈,直接將蘇辰禁錮住了。

“小子,這是禁元符,死定了你!”

萬雷王大笑一聲,運轉修為,靈氣噴湧,瘋狂融入到符陣之內。

蘇辰感受到自己渾身僵硬,無法動彈。

不過,他並冇有絲毫懼色,依舊慢條斯理道。

“真是財大氣粗,價值一件天階極品法寶的禁元符,說用就用。”

“哼……大秦鎮龍衛的底蘊,不是你這鄉野賤民能明白的。”

萬雷王大笑一聲,揮手間,雷動九天,狠狠轟向蘇辰。

也就在這時——

任龍的南明離火劍,呼嘯而來,刺破蒼穹,捲起萬丈劍虹,貫穿長空。

還有,傅葉的巨殺拳,遮天蔽日,威力滔天,狠狠落下。

“不好,蘇辰要完蛋了!”

宋峒目中閃過一抹著急之色,道。

“準備出手吧!”

洪無涯雙眼之內泛起一抹凝重之芒。

三大強者,聯合起來,即使是他,也都不一定能夠扛得住。

而且,其中還有人使用了禁元符,直接定住蘇辰,讓他無法躲避。

這一刻,蘇辰就像成為一個靶子似的,任人攻擊。

三大強者,齊齊展開必殺一擊!

蘇辰如何能抵擋?

幾乎就在宋峒與洪無涯準備出手的時候。

蘇辰周身間,猛地露出一股奇異波動。

這波動,赫然是來自一股神秘骨頭。

當這骨頭出現之時,一切,都變了。

“這……”

宋峒睜大了雙眼,呆呆的看著這一幕。

“不……這不可能!”

洪無涯也是心神一顫,驚呼了起來。

轟!

雷動九天,破碎一切!

離火劍芒,毀天滅地!

萬古殺拳,鎮壓蒼穹!

可是!

可是!

這所有的攻擊,落下之時,竟然不是轟在蘇辰身上,而是互相攻擊。

雷動九天,直接朝著萬丈離火劍芒轟去。

萬古殺拳則是殺向雷動九天。

三大至強攻擊,互相碰撞。

宋峒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洪無涯睜大了眼,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站在風暴之內,一臉平靜的看著這一幕。

此刻,他手中握著一塊神秘骸骨。

這骸骨,有著無比夢幻的氣息,正在不停擴散。

萬雷王,任龍,還有傅葉,一時不慎,全都陷入到夢魘獸骨製造的幻境之中。

所以,他們心神錯亂,爆發出來的攻擊,互相碰撞。

“現在,該我出手了!”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寒光,踏步間,掙脫開了禁元符的束縛,一個巴掌,朝著萬雷王打去。

啪!

萬雷王整個人被拍飛出去,牙齒腫了起來。

蘇辰這一巴掌,冇有絲毫留手。

畢竟,這傢夥最不像話,竟然動用禁元符來對付自己。

而後,蘇辰身影一晃,來到任龍跟前,一腳踹了過去。

砰!

任龍倒飛開去,胸口上麵,多出一個腳印。

等蘇辰來到傅葉跟前的時候,對方已經從幻境之中掙脫開來了。

當傅睜開眼時,立刻看到一個年輕人,朝著他露出一抹冷酷的邪笑。

“蘇辰,你……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傅葉目中充滿了恐懼之色,聲音剛傳出,立刻看到蘇辰一腳踹了過來。

砰!

這一腳,直接踢在傅葉的褲襠處。

“啊……”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了開來。

傅葉渾身發顫,無比懵逼,冇有弄明白,蘇辰到底是怎麼來到自己身邊,且踢出這一腳。

轟!轟!

突然,兩道無比憤怒的氣息,爆發開來。

那是萬雷王與任龍。

這二人,一個捂著臉,一個捂著胸口,目光噴火,死死盯著蘇辰。

“啊……小雜碎,你剛打我臉!”

萬雷王聲音冰冷得可怕,傳出時,讓人如墜冰窖。

“小畜生,你竟然踢我胸口!”

任龍看著自己胸口上的鞋印,憤怒到了極致。

“啊……蘇辰,我跟你不死不休!”

傅葉捂著褲襠,發出歇斯底裡的怒吼。

三大強者,再也冇有了剛開始之時的盛氣淩人。

這時候,一個個狼狽之中帶著殺氣,還有滔天憤怒。

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想到。

自己三人聯手之下,還讓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弄得如此狼狽。

“三位,彆大吼小叫,這隻不過是給你們一個小教訓罷了!”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道。

“可惡,小子,今日老夫必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