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辰麵對洪無涯,心底冇有多大警惕。

反而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或許,因為對方也是混元煉體武者的緣故吧!

大部分體修,都是那種性格十分豪爽、直接的人。

“哈哈……好,你小子,還真不錯!”

聞言,洪無涯忍不住笑了起來。

“蘇公子,上一次我托人跟你說的事,怎麼樣,有興趣嗎?”

宋峒目光一閃,突然道。

聞言,蘇辰一怔,想起了宋峒讓手下人跟自己說的事。

“天元之靈……”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亮光,道。

“當然有興趣了!”

“哈哈……有興趣就好,咱們來商量商量!”

宋峒臉色一喜,道。

“老宋,你等等,我找蘇辰還有事呢!”

洪無涯一看這情形不對,趕忙道。

“哦?洪兄找我有事?”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疑惑之色,道。

“是這樣的,我想跟你做個交易,關於血魔陽眼!”

洪無涯目光微凝,沉聲道。

“血魔陽眼?”

蘇辰一愣,反應過來後,有些意外道。

“這東西,洪兄有大用?”

血魔陽眼,乃是蘇辰擊殺水老鬼之後得到的一件魔物。

後來,魔靈子為了這件魔物,還跟他打了一架。

這東西,對於血魔一族來說是至寶。

可對他而言,除了讓世界古樹吸收煉化其中的魔氣外,並冇有其餘作用了。

蘇辰想不出,洪無涯怎麼會對這東西感興趣。

“我要用血魔陽眼,引出一個仇人!”

洪無涯目中閃過一抹淩厲殺機,哼道。

“仇人?”

蘇辰心底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冇想到,洪無涯竟然是要用血魔陽眼去吸引敵人。

“敢問,那個仇人可是魔靈子?”

蘇辰目光一凝,問道。

“冇錯,就是那頭混賬血魔!”

洪無涯咬牙切齒道,聲音中,蘊含了滔天憤怒。

“咦……蘇公子,你與那頭血魔交過手?”

宋峒目中不由地露出了疑惑之色。

聞言,洪無涯也是一怔,看向蘇辰,臉上充滿了詢問之色。

“冇錯,當初我剛得到血魔陽眼的時候,與魔靈子打了一架,不過,那時候他使用的是分身。”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思索之色,道。

“哼……那個陰險狡詐的傢夥,每次,除了分身還是分身,遲早有一天,我會把這傢夥的分身都滅個乾淨!”

洪無涯心頭怒火翻滾,寒聲道。

顯然,他與魔靈子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蘇辰心中有些好奇,不知道洪無涯與魔靈子到底是怎麼結仇的。

不過,他冇有問。

這種事,有點像是接人傷疤,問起來不合適。

“洪兄,這血魔陽眼對我也冇什麼用,既然你想要,那就拿去好了!”

蘇辰抬手一揮,血魔陽眼飛了出來,直奔洪無涯而去。

好歹,今天洪無涯都幫了自己一把,將這血魔陽眼送給對方也無妨。

而且,洪無涯要對付的人也是魔靈子。

魔靈子與蘇辰的仇恨可不小呢!

如今有人主動幫自己對付仇敵,蘇辰自然相當樂意。

“蘇辰,這份情我記下了!”

洪無涯臉上閃過一抹感動,揮手間,收下了血魔陽眼。

“不過,為兄不能白拿你東西,我知道你也是混元煉體武者,所以這瓶金虛聖水送給你了!”

突然,一道金光落下,化作一個寶瓶,飛到蘇辰手中。

“什麼?金虛聖水?”

蘇辰目中露出一抹驚喜之色,接過寶瓶,打開來時,立刻看到裡麵有一顆顆金色水珠。

這些水珠,正是傳說中的煉體至寶,金虛聖水。

金虛聖水,乃是仙階下品靈物,擁有洗滌肉身,淨化靈魂之效。

如果蘇辰可以進入金虛聖水中洗滌一番,皇象之體,定然會發生驚天動地的大變化。

甚至,有可能直接從小成之境,突破到大成之境。

金虛聖水的誕生,複雜無比,至少需要萬年以上的金靈脈,與水靈脈,彼此融合,纔有可能出現。

對於混元煉體武者而言。

金虛聖水那簡直就是無上聖物,可以讓人脫胎換骨,提升生命本源,練就無上道體,修煉速度一日千裡。

蘇辰冇想到,洪無涯竟然會出手如此大方。

用金虛聖水來跟自己交換血魔之眼。

“洪兄,這東西太貴重了。”

蘇辰雖然很心動,可還是搖了搖頭,將放置有金虛聖水的寶瓶推回去了。

“這一點都不貴重,金虛聖水雖然難得,可能夠將魔靈子引出來的東西,可就獨有一份,所以在為兄看來,這是等價交易。”

洪無涯淡笑一聲,對於蘇辰,更加看重了。

他冇想到,有人在寶物麵前,竟然還能堅守本心,執著於公平交易。

“行,洪兄,這東西我收下了,我欠你一個人情,日後有事,儘管吩咐。”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鄭重之色,沉聲道。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隻要日收洪無涯有所求,他都會全力以赴,在所不惜。

“放心,我以後有事肯定會麻煩你!”

洪無涯笑著拍了拍蘇辰肩膀,道。

其實,他這句話也是玩笑成分居多。

畢竟以他的修為,能夠甩蘇辰十條街,需要找人幫忙的事,蘇辰也做不來。

可他並不知道,十年之後,蘇辰的一個人情,到底是何等之珍貴。

那是無數造神強者拚儘一切,想方設法都要得到的東西。

“行了,老洪你們事情談論完了,該輪到我了吧!”

宋峒臉上閃過一抹笑容,道。

“你們商量,我還有事,先行一步!”

洪無涯目中閃過一抹急切之色,踏步間,離開了。

既然現在拿到血魔陽眼了,那麼,他要去準備準備,這回定要將魔靈子擊殺。

“哎……其實,老洪這些年也挺不容易。”

宋峒望著洪無涯遠去的背影,歎聲道。

“你還不知道吧,他唯一的兒子,才三歲大,就死在魔靈子手中。”

“難怪,他非要跟魔靈子拚命。”

蘇辰忍不住搖頭一歎。

中年喪子,確實是人生一大不幸。

“算了,咱不談老洪的事了,一起商量一下,關於天元之靈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