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走!”

蘇辰低喝一聲,天水雲閃,施展開來,速度快到了極致。

砰!

可就在這時,天地八方,出現一道道冰柱。

轟然落下,恐怖至極。

“小子,東邊是生機之地。”

禿毛鸚躲在洛天神圖內,發出聲道。

“哼……”

蘇辰冷哼一聲,不斷避開這些冰柱,一個勁朝著東邊掠去。

大地上,一片乾枯!

焦土泥石,溝壑縱橫,生機滅絕。

特彆是那凍徹九天的冰柱,轟鳴落下,炸得這片土地,傷痕累累。

如同末日世界一般。

這個時候,一道人影突然衝了出來,閃爍連連,不斷避開那些毀滅冰柱。

虛空結界內。

古天熊王雙目之中,充滿詭異黑霧,甚至還有火焰在燃燒。

這怒火越大,那魔霧擴散的速度,便是越快。

到最後,它彷彿失去了理智,瘋狂至極,不停捶打虛空結界。

轟!轟!轟!

虛空結界,瘋狂震盪,似乎就要崩潰開來。

一股無法形容的巨力落下,掀起一塊塊巨石。

向著大地上那道渺小如螻蟻的身影砸去。

砰!砰!砰!

巨石破空落下,產生劇烈摩擦,燃起火焰,恐怖至極。

那火石翻滾,威勢滔天,撞破蒼穹,欲要將蘇辰滅殺。

“該死的,又不是我搶走你的九玄妖果,乾嘛緊咬著我不放!”

蘇辰忍不住吐槽了一句,速度全開,可那頭古天熊王,還是緊咬著自己不放。

如今,禿毛鸚躲在蘇辰的空間法寶內,它的全部怒火,都轉移到蘇辰身上了。

“龍象之甲!”

蘇辰低喝一聲,龍象罡氣,轟轟擴散,化作一副鎧甲,直接擋住四周肆虐的靈氣。

轟隆隆聲傳出。

也就在他身子剛衝出的刹那,之前所在的位置,立刻有上百顆燃燒火焰的巨石,狠狠砸了下來。

一道道驚天動地的碰撞聲傳出。

蘇辰頭皮發麻,不敢回頭,全速展開,朝著禿毛鸚口中的生機之地掠去。

幾乎就在蘇辰一個勁逃跑的時候,距離此地不遠的地方,有一座閣樓。

這閣樓,看起來十分殘破,似乎經曆了無數歲月的風吹雨打。

早已變得傷痕累累。

可就在這時,一道金袍身影從虛無中走了出來。

來人,正是金蟬子。

“按照記載,那條龍脈,應該就在這裡啊!”

金蟬子看了一眼手中的尋龍天盤,又看了看這殘破閣樓,冇有遲疑,走了進去。

每一步,他都走得小心翼翼!

就在金蟬子幾乎殘樓的時候,好幾道人影,從虛無內走出,也跟了進去。

這一切,似乎與蘇辰冇有絲毫關係。

此刻的他,正在拚命逃啊逃!

轟隆隆聲迴盪!

天地之間,一顆顆隕石,瘋狂砸落。

這些巨石,蘊含了古天熊王的神通之力,根本不是蘇辰所能抵擋。

任何一顆,落了下來,都能將他砸成稀巴爛。

甚至,還有冰封九州的光柱,轟轟落下,橫掃四方,滅殺所有。

“小子,加油,本神鳥看好你!”

禿毛鸚躺在洛天神圖空間內,懶洋洋道。

“給我閉嘴,再廢話,我把你扔出去。”

蘇辰狠狠瞪了它一眼,速度飛快,直奔東邊而去。

砰!

可就在這時,蒼穹之內,無儘寒光,轟然凝聚,化作一隻巨無霸的熊拳,狠狠砸了過來。

轟!

古天熊王憤怒到了極致,一拳打出,雖然虛空結界抵擋住了九成力量,可餘下的一成,依舊可怕到了極致。

“黑山之力,降!”

蘇辰低喝一聲,揮手間,一百零八座黑山,齊齊飛出。

砰!砰!砰!

一連串的碰撞巨響,傳了開來。

所有黑山,齊齊崩潰。

蘇辰冇有絲毫停留,藉助吞山訣抵擋的間隙,疾馳而去。

轟!轟!轟!

蘇辰身後,古天熊王的拳頭轟轟落下,砸穿了大地,可還是冇有傷到蘇辰。

“吼!”

古天熊王發出一聲憋屈的怒吼,揮手間,大地上萬千泥土翻滾,化作一個個風暴,朝著蘇辰追殺而去。

可不論這些風暴如何追蹤,都無法砸到蘇辰。

時間流逝,轉眼間,一個時辰過去了。

此刻,蘇辰身後的轟鳴聲,越來越少。

那些追殺他的風暴,全都消散了。

“呼……”

蘇辰身子落下,停了下來後,頓時鬆了口氣。

方纔一幕,實在太驚心動魄。

簡直是一顆心都懸到嗓子眼去!

“哈哈……小子,我們安全了。”

禿毛鸚撲騰一聲,飛了出來,興奮道。

“冇錯,我是安全了,可是你不安全了!”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冇有任何客氣,伸手一抓。

立刻趁著禿毛鸚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抓住它的翅膀。

“啊……小子,你想乾嘛?”

禿毛鸚心底頓時後悔極了。

早知道,自己就不跑出來了,一直待在洛天神圖內多好。

“坑了我,你說我想乾嘛?”

蘇辰一臉不善的盯著禿毛鸚。

“小子,君子動口不動手,咱有話好好說!”

禿毛鸚不停搖頭、擺手。

一個勁跟蘇辰說,不能動手!

千萬不能動手!

廢話,要是蘇辰跟它來強的,把自己的九玄妖果搶走,那就虧大了。

“好好說?也行,那你就給我說道說道,我幫你脫離古天熊王的追殺,是不是要把九玄妖果分我一半。”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道。

“啊……”

禿毛鸚頓時呆住了。

千算萬算,還算到蘇辰盯上自己的九玄妖果了啊!

不過,它也是機智之輩,眼珠子一轉,頓時心生一計。

“小子,九玄妖果給你也冇用啊,我用一個寶物下落的訊息補償你,如何?”

禿毛鸚身子被蘇辰倒掛起來,所以,它隻能一個勁仰頭,道。

“什麼寶物的下落?”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意動之色。

剛纔,他雖說要禿毛鸚把九玄妖果拿出來分一半,可那是開玩笑罷了。

九玄妖果十分珍貴,也是對於妖族而言,自己又用不到。

如今聽到禿毛鸚有的訊息,自然一下子來興趣了。

“具體寶物我也不知道,不過,金蟬子那傢夥盯上的東西,肯定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