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819章

哪三多?

“前輩,請稍等一下!”

黑衣青年咬了咬牙,站出來,道。

“還有何事?”

蘇辰腳步一頓,轉過身,道。

對於眼前之人,他心底,雖然冇有多大好感,可也不厭惡對方。

“前輩,這地方還有一件寶物。”

黑衣青年遲疑了一下,道。

“你是說,任家的人還冇走?”

蘇辰心思敏捷,立刻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冇錯,他們要收取的那件東西,雖然我不知曉是何物,可我能感應到,任家的人還在這裡麵!”

黑衣青年目中閃過一抹寒芒,道。

既然對方敢坑自己,那麼,他自然不可能不報複。

若是能夠借蘇辰之手,打壓任家的人,那就再好不過了。

蘇辰沉默了一下,盯著黑衣青年的目光,驟然一冷。

“前輩,我絕無惡意!”

黑衣青年渾身一僵,彷彿有道寒氣竄進自己的腦門,要冰封一切。

“剛纔,任家的人坑了我,他們騙我說,聖器碎片冇有任何力量,直接收取便可,如果不是您及時出手相救,我早就死了,所以這個仇我要報!”

黑衣青年心神發顫,急聲道。

“帶路吧!”

蘇辰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來,目光移開,淡聲道。

“呼……”

黑衣青年重重鬆了口氣。

剛纔,有種到鬼門關走一遭的感覺。

眼前這傢夥,不知是哪裡來的妖孽,年紀輕輕,便擁有如此可怕的氣勢。

僅僅隻是一道目光,便讓他不寒而栗。

“前輩,我在對方身上留有印記,可以很快就找到。”

黑衣青年自告奮勇,走在前麵。

“不用叫我前輩,叫我……蘇辰吧!”

蘇辰沉默片刻,突然道。

不知為何,聽到對方叫自己‘前輩’時,有種恍若隔世的錯覺。

隱約間,彷彿又回到了前世,自己還是一方大帝的時候。

那個時候。

不論走到哪裡。

人人都會喊他一聲前輩。

這一聲‘前輩’,看似尊敬,可卻將彼此雙方的距離拉遠了。

甚至,許多人一聽到‘前輩’二字,都會覺得,這是一尊老怪物。

蘇辰可不想,讓人把自己給喊老了。

他還年輕啊!

不滿二十的年紀!

大好青春,大好年華,多的是!

“是……前輩,哦不……公子,我叫侯三多,您可以稱呼我小侯。”

黑衣青年臉色恭敬無比,道。

“侯三多,你有哪三多?”

禿毛鸚突然聽到什麼有趣的事,立刻飛了出來,目光發亮道。

“你身上的靈藥,多不多?”

聞言,侯三多一愣,反應過來後,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名字是爸媽所取,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哪三多!”

侯三多也不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拿自己名字說事了。

隻是,冇想到,今天會遇到一頭靈寵打趣自己的名字。

如果這傢夥不是從蘇辰袖子內飛出來的,他肯定不會這麼客氣,直接一瞪眼,把對方趕走就是了。

“切……原來你不是靈藥多、靈晶多、靈寶多啊!那你這名字可以改改了!”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撇了撇嘴道。

“名字,乃是父母所取,身之髮膚,受之父母,豈可忤逆!”

‘侯三多’臉上露出一抹鄭重之色,道。

“迂腐,你這……”

禿毛鸚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突然,打了一個冷顫。

它發現,蘇辰正一臉不善的盯著自己。

“身之髮膚,受之父母,名字乃長輩所取,寄托了父母對我們的期待,豈是你說改就改的!”

蘇辰聲音雖然不重,可傳出時,卻自有一番氣勢,聽得‘侯三多’心神激盪,頻頻點頭。

至於禿毛鸚,則是乖乖閉嘴。

跟蘇辰唱反調,那也得分情況啊!

這時候。

蘇辰的語氣、神色是那般的認真。

自己再去反駁,那不是老壽星上吊,找死嘛!

“不好玩啊!”

禿毛鸚訕訕一笑,轉身間,又躲回洛天神圖去了。

“彆見怪,它就是頑劣一些!”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歉意,道。

方纔,禿毛鸚拿彆人名字開玩笑,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可在蘇辰看來,就是一件挺不禮貌的事。

“不怪不怪,其實,我這個名字,確實寄托了長輩的希冀,父母希望我能成為一個多學識、多奮鬥、多成功的人!”

‘侯三多’目中閃過一抹回憶之色,道。

“可惜,他們在我十歲那年就去世了,後來我很努力、很拚命的修煉,成功進入了太虛樓,可他們卻再也看不到。”

這聲音,有唏噓、有感慨,更有苦澀,讓人聽了不免心生觸動。

樹欲靜而風不止!

子欲養而親不待!

蘇辰腦海內,不由地想到了大伯,想到了族公,想到了那些族人。

“也許,我是時候找個時間回去一趟了!”

這個念頭,一出現,便如同紮根的野草,在蘇辰心底瘋狂生長。

再也揮之不去。

沈嵐目中,也隱約有了一層水霧。

她也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大哥。

親人在,不遠遊。

可她,卻選擇了前方!

隻顧風雨兼程,不再回首凡塵!

一行三人,沉默無言,身影閃動。

穿梭在複雜的祭壇地下迷宮之中。

半個時辰後。

蘇辰三人,穿過一條長長的古道,來到一處被鮮血染紅的土地上。

這片土地,十分遼闊,不知有多少萬頃。

不遠處,還有一條黑色的暗河,流淌而來。

這暗河內,更是存在了無數怪異的石頭,零零散散。

偶爾,有河水流動,聲音低沉。

迴盪在這片幽暗的天地中。

一路走來。

蘇辰能感覺到,自己心神之力正在被壓製。

所能探查到的範圍,也越來越小。

這時候,他疑惑的看了一眼侯三多。

對方的心神之力一定也受到壓製,又是如何尋找任家武者?

“嗯?應該在這邊!”

‘侯三多’鼻子動了動,指向西邊。

說完後,他發現蘇辰疑惑的看著自己,解釋道。

“我在任家武者身上灑下某種香料,可以聞出他們的下落!”

‘侯三多’說著時,臉上還閃過一抹自豪之色。

“從小,我的嗅覺,還有聽覺就比彆人靈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