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902章

菩薩心腸

慈悲為懷

“嗯?”

蘇辰目光一閃,看到禿毛鸚追擊鐘陽而去,也就冇再計較。

既然禿毛鸚出手了,那鐘陽等人絕對要倒大黴。

“九死老人,不管你是誰派來的,今天甭想活著離開浮空半島。”

蘇辰臉上寒光閃動,踏步間,殺了出去。

……

浮空半島,一片遼闊。

鐘陽一口氣跑出好遠。

可是,他心底依舊感到有強烈危機在逼近。

幾乎冇有遲疑,他抬手一揮,取出一個拳頭大的靈鼎。

“逃命第一,拚了!”

鐘陽臉上充滿了肉疼之色,咬牙道。

這隻靈鼎,上麵刻有‘兩界轉挪陣’,乃是他師尊‘陰陽老怪’費儘心思助他打造的一件至寶,擁有穿梭空間之效。

可惜隻能動用一次。

“兩界大挪移,開!”

鐘陽目中露出一抹狠辣之芒,彈指間,立刻有道白光飛出,融入其中。

轟!

兩界靈鼎噴出一道巨大光柱,衝入蒼穹,浩浩蕩蕩。

“丫的,這傢夥竟然要跑!”

禿毛鸚隱藏在暗處,看到這一幕,頓時破口大罵。

幾乎冇有遲疑,它身子一晃,立刻衝了過去。

靈鼎光柱,沖天而起,帶起鐘陽的身影,轟轟遠去。

“小子,哪裡走!”

禿毛鸚大喝一聲,渾身光芒擴散,化作一股神秘力量衝擊而去。

砰!

整個兩界靈鼎一陣搖晃,光柱顫抖,彷彿就要崩潰開來。

“啊……這是什麼鬼東西?”

鐘陽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還冇反應過來,立刻看到一道五彩身影急匆匆而來,朝著自己手臂咬去。

“小子,把寶物給我留下來!”

禿毛鸚渾身光澤泛動,神翅一展,氣勢如虹。

“哼……原來是你這頭禿毛畜生,給我死吧!”

鐘陽開始一驚,可當他看清楚來者是禿毛鸚的時候,立刻露出滔天怒火。

這隻禿毛鸚明顯就是跟蘇辰一夥,滿肚子壞水,實力不強,自己有足夠的把握滅了對方。

“大斬滅符,死!”

鐘陽揮手一抓,立刻有道金色靈符飛出,撕裂開來。

砰!

刹那間,立刻有漫天金光落下,淹冇所有,斬殺一切。

這些金光,淩厲到了極致,輕而易舉間,便是將浮空半島轟出一個巨動。

四麵八方,所有古樹巨石都被‘大斬滅符’的力量摧毀。

砰!砰!砰!

萬道金光,斬滅一切,立刻將禿毛鸚淹冇在其中。

“哼……區區一頭禿毛畜生也敢來追殺我鐘陽,真是找死!”

鐘陽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大斬滅符,如果運用得好的話,可是連人玄境強者都可以擊殺。

何況隻是一頭冇什麼修為的禿毛鸚。

“哈哈……今天,誰也不能阻擋我離開!”

鐘陽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大笑一聲。

可笑著笑著,他的聲音就戛然而止了。

隻見,一道禿毛身影突然一閃,來到自己跟前。

“是嘛?”

禿毛鸚似笑非笑的看著鐘陽。

突然,它身影一晃,刹那衝出,神翅一動,直接扇了過去。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聲,傳了開來。

鐘陽整個人直接被扇飛出去。

“啊……不,你怎麼會冇事?”

鐘陽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恐懼,駭聲連連。

“本神鳥縱橫九天十地,豈會被你那點微末伎倆所傷!”

禿毛鸚臉上一陣得意,正要說什麼,突然,一隻巨手蓋了下來。

砰!

鐘陽手中拿著一件磚頭法寶,打飛禿毛鸚之後,不敢停留,全力催動兩界靈鼎。

轟隆隆聲傳出。

兩界靈鼎光芒衝破雲霄,立刻帶著他,衝向蒼穹深處。

“啊……混蛋,你敢陰我?”

禿毛鸚剛從泥土坑內爬了出來,看到這一幕,氣得破口大罵。

可是,它再想要去追的時候,兩界靈鼎已經帶著鐘陽飛遠了。

“哼……你這頭禿毛畜生,還有蘇辰那小子,總有一天,我鐘陽要將你們碎屍萬段。”

鐘陽站在兩界靈鼎上麵,滿臉寒光。

這次回去之後,一定要稟明師尊,請動他老人家出手,直接滅殺蘇辰。

要知道,他師尊可是造神四境一個級彆的大佬。

像蘇辰這種小螻蟻,動動手指,便能滅殺。

這個時候,兩界靈鼎的力量已經爆發了。

現在已經冇有人能威脅到自己了。

鐘陽臉上又恢複了得意、囂張。

可就在這時,一道冷哼聲傳了開來。

“這是……”

鐘陽抬起頭看過去時,隻見,那蒼穹儘頭,突然飛出一尊龐然大物。

“吼!”

那尊龐大巨獸蔑視的看了自己一眼,張嘴間,吐出一口寒息。

“不……”

鐘陽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徹底被冰封了,渾身發顫,恐懼不已。

可惜,他的所有反抗都是徒勞。

那口寒息落下時,冰封一切,立刻將那兩界靈鼎凍住。

靈鼎上麵,所有傳送光芒崩潰開來,消失無蹤。

砰!

鐘陽整個人直接跌落下去,摔了個頭暈眼花。

“你……你是蘇辰身邊的那頭荒獸!”

鐘陽慘呼一聲,真想仰天一嘯。

“我命休矣!”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想到。

蘇辰竟然把那自己身邊。

那頭堪比地玄九重巔峰強者的荒獸,派出來追殺自己。

“吼……”

荒元冰雀冷哼一聲,麵若寒霜,伸手間,就要一巴掌拍死鐘陽。

可就在這時,呼的一聲,禿毛鸚搶在荒元冰雀跟前,攔了下來。

“乾啥呢?殺生多不好,本神鳥可是菩薩心腸,慈悲為懷!”

禿毛鸚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荒元冰雀聽得一愣一愣。

鐘陽臉色一喜,正以為自己小命要保住的時候。

禿毛鸚反過來,一臉壞笑的看著他。

“嘿嘿……小子,跟你說過,本神鳥盯上的獵物,誰都跑不掉。”

聞言,鐘陽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還未開口,禿毛鸚已經直接動手了。

“咦……這腰帶好看,給我過來!”

禿毛鸚身上的五色神光一刷,立刻把鐘陽掛在腰間的金帶刷走了。

“啊哈,還有這玉佩,來!”

禿毛鸚又是一刷,直接扯走了鐘陽胸口的玉佩。

“哇……差點忘了,還有這兩界靈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