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辰身影迅速遠去,抬頭掃了身後禿毛鸚一眼,忍不住搖頭。

如今,禿毛鸚正被北狂天圍住,激戰連連。

可實際上,從頭到尾都是北狂天在怒起攻擊。

而禿毛鸚則是躲閃連連。

“我們不用去救它嗎?”

徐蕊臉上露出一抹劫後餘生的表情,道。

“不用,這傢夥比誰都精明,不會有事!”

蘇辰淡然一笑,速度加快,疾馳遠去。

兩個時辰之後。

斷龍山脈中部,突然出現了兩道人影,一男一女。

“好了,那老傢夥暫時追不上我們了!”

蘇辰速度減了下來,淡聲道。

“蘇公子,這次謝謝你了!”

徐蕊心頭鬆了一口氣,道。

“我也是順手之勞罷了,你可以叫我蘇辰,不用那麼客氣!”

蘇辰微微一笑。

“好!”

徐蕊看著眼前笑起來那麼陽光、清秀的少年,又怎能想到,對方已經是能夠力戰半步合靈的存在。

“你現在身上有傷,一個人在這斷龍山脈也不安全,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蘇辰眉頭動了一下,沉聲道。

“這好吧!”

徐蕊猶豫片刻,點了點頭道。

雖然白泉是死在蘇辰手中,可徐蕊心底冇有任何怨恨蘇辰的地方!

畢竟,從跟蘇辰見麵開始,白泉就一直表露出對蘇辰的不滿,幾次三番出言挑釁。

最後,更是主動對蘇辰下殺手。

所以死在蘇辰手中也不奇怪!

而且,剛纔要不是蘇辰出手救了自己,恐怕她早就死在北狂天手中了。

“謝謝你,蘇辰!”

徐蕊臉上露出一抹紅暈,輕聲道。

“不用,我害得你失去了師兄,不怪我就很好了!”

蘇辰淡然說道。

“不怪你,我”

徐蕊搖了搖頭,剛想說什麼的時候,遠處,猛地飛來一道身影。

“啊好小子,你太壞了,敢拋下本神鳥自己跑了,混蛋!混蛋!”

禿毛鸚揮舞著拳頭,憤憤然道。

“行了,你自己把九陽神鼎給偷走了,還最後讓我背鍋,我都冇找你算賬。”

蘇辰哼了一聲,轉身一晃,朝著斷龍山脈外掠去。

整個山脈,通往龍血鎮隻有一個出口。

所以蘇辰肯定是得從那裡回去。

這次,與白水宗結下的仇大了。

北狂天乃是半步合靈境的強者,蘇辰可不敢繼續在斷龍山脈內晃盪了。

“也不知道,上次殺了那麼多白水宗弟子的事暴露了冇!”

蘇辰心底嘀咕一聲,速度飛快,呼嘯而動。

“小子,你彆走啊,留下來,咱們合計合計,乾一票大的,弄死那老傢夥!”

禿毛鸚砸吧砸吧,說了一句。

蘇辰理都冇理它。

這傢夥太不靠譜了!

明顯就是想坑自己!

北狂天身上肯定有不少的靈藥。

所以,禿毛鸚纔會如此上心。

可蘇辰一刻也不想留在這裡!

不知為何,他心底隱隱還是感到不安。

所以,他必須儘快趕回龍血鎮。

“大長老啊大長老,這次你要是再起什麼幺蛾子,那就彆怪我痛下殺手了!”

蘇辰心底冷哼一聲。

徐蕊一直靜靜的跟在蘇辰身後,看著禿毛鸚憤憤然的樣子,覺得十分有趣!

“這傢夥,不僅實力強大,所收的靈寵,也不是善類啊!”

徐蕊心底感慨了一聲。

雖然禿毛鸚身上冇有什麼修為,可一身本領,卻甚是了得。

就憑它能順利逃出北狂天追殺這一點,實在了不得!

換成一個轉元九重的武者,也都未必能做到這一點。

日落時分,殘陽橫空照射。

整個斷龍山脈,紛紛染上了一層血色光芒。

通往龍血鎮的古道上,人流,漸漸變得稀少起來。

蘇辰的腳步,慢慢變緩了下來。

“怎麼了?”

徐蕊臉上閃過一抹疑惑。

“冇事!”

蘇辰眉頭一皺,目光掃過四周,沉聲道。

“當然冇事,不就是兩隻螞蚱想跳出來,蹦噠蹦噠嘛!”

禿毛鸚落在徐蕊肩膀上麵,不屑道。

“螞蚱?蹦噠?”

徐蕊一時冇想明白,古怪道。

“喏,你看,那就是!”

禿毛鸚翅膀一挑,指了指前方道。

果然,隨著它聲音傳出,蘇辰前方,猛地出現了兩道人影。

“哈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

一道陰冷的笑聲緩緩傳開了來。

下一刻。

二長老與蘇軍二人,一前一後,出現在蘇辰視野裡。

由遠及近!

“小畜生,今日我看你往哪裡逃。”

蘇軍獰笑一聲。

“嗯你們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蘇辰眉頭一皺,冷聲道。

“當然是在這裡等你了,今天,蘇辰你插翅難飛!”

蘇軍冷笑一聲。

靈氣轟鳴,翻滾爆發,露出轉元一重巔峰的力量。

蘇辰目光一閃,頓時發現,蘇軍氣勢雖強,可一點也不穩固,顯然是服用了大量丹藥才突破的。

這樣隻不過是揠苗助長。

對於日後的修煉,隻有壞處,冇有好處!

“冇錯,今日,老夫就要替家族清理門戶,滅了你這小畜生。”

二長老目中殺機之芒湧動,獰笑一聲。

話音一落,他的修為轟轟爆發。

那是轉元四重的氣勢!

隻是,這股氣勢依舊有些不穩。

與蘇軍一樣,顯然都是服用丹藥突破的!

“原來是都突破了!”

蘇辰冷笑一聲。

“冇錯,我是突破了,告訴你也無妨,上官丹師給我們二人都提供了珍貴的靈丹。”

蘇軍臉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炫耀道。

“反正你很快就是死人一個了,知道這些,也無所謂。”

蘇辰像是在看著兩個小醜表演似的。

吞服丹藥突破,這都能拿出來炫耀?

真是井底之蛙!

豈不知,丹藥服用過多,隻會把自己的武道之基給毀了!

“哼你們兩個渣渣,竟敢跟我偉大的主人這般說話,簡直就是在找死!”

禿毛鸚突然撲打著翅膀,飛了過來,怒哼道。

聞言,徐蕊驚呆了。

偉大的主人?

蘇辰是它偉大的主人?

可這之前,它明明就是一口一個小子,一口一個混蛋叫的啊!蘇辰也愣住了,明顯是冇想到禿毛鸚這傢夥會如此無恥!-